《叔.叔》:晚年真愛白開水

2020-05-28

Image description 阿柏家庭完整,有樓有仔女,但到了年邁才找到真愛。

電影《叔.叔》尚未公映,先在去年金馬獎得五個提名,獲香港電影評論學會頒發最佳電影,太保、區嘉雯再分別獲金像獎影帝及最佳女配角。編劇/導演的是留美多年的香港人楊曜愷。他曾拍過數部同志電影,《叔.叔》取材自口述歷史著作《男男正傳》。電影集中描寫兩個年華老去的伯伯,在暮年相遇。跟一般Gay Film不同,它沒有俊男,也沒有年輕的胴體,但創作上更大膽,他堅持用一種近乎白開水的調子拍攝,也堅持二人有大膽床戲。

TEXT & PHOTOGRAPHY BY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叔.叔》導演楊曜愷

60多歲才初戀
《叔.叔》講述的是兩個伯伯相戀的故事,人到晚年才找到真愛。電影靈感,來自江紹棋訪問老年同志的著作《男男正傳》(2015)。角色從中取藍本再創作,沒有跟足。書寫得平實,當中一個不打算出櫃,卻也從沒在人生感到羞恥感的老人,打動了楊導,「作者問他,你到老了才識男朋友,有沒有很後悔?他說沒有,自己當初游水來港,身無分文,如今有老婆有仔女,也有樓。每天回家有老婆煲湯我飲,仔女會畀錢我使。他可是成功例子,有何好後悔?」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取材自口述歷史著作《男男正傳》。(網上圖片)

這對楊曜愷頗有啟發。他從小就知悉自己是同志,13歲到美國讀書,深受西方思維影響,一直認為出櫃好重要,「我們認為好需要做番自己,否則做人好失敗。但讀完這書,發現上一代另有看法。老人們不認為自己生命浪費了,反而覺得是成功故事。」他自己的生活及體驗,從前已拍夠,開始對上一個年代同志的故事發生興趣,有所幻想。2016年間他做了大量訪問,開始創作。

「他不感覺自己在人生中有被壓迫過,無!他很樂觀。」可惜楊曜愷始終跟藍本這老同志緣慳一面,想見面時,他已過身了,「他60多歲才認識男朋友,開始拍拖,是第一次戀愛!男朋友小他二十歲左右。他記述拍拖後二人生活,對方會帶他去吃東西,過平淡的生活,但他說,一輩子從來沒有如此開心過。」楊決定把它創作成劇本,除了因為是他關心的同志故事,也想透過電影去捕捉那上代人的想法,「他們年輕時他們天天上班,然後人家叫你結婚你又結了,一輩子沒怎計較,只求生存。」

Image description 電影寫兩個伯伯戀愛,但沒避違親熱鏡頭。

堅持有床戲
《叔.叔》的劇本寫了約一年,開始籌集資金。導演先把完整劇本給關錦鵬過目,「他很喜歡,說要幫我,然後又真的先後在大陸、台灣、香港都有找過投資者,也跟部分人見過面,但結果不了了之。我們唯有去找Funding,香港的兩個電影資助都有找過。」可惜ADF(藝發局)的評審認為電影未夠實驗性,香港電影基金則說它未夠商業性,結果都沒申請成功。

轉而找小投資者,他舉辦圍讀,跟像天使投資者一樣的獨立投資者解說劇情,嘗試說服大家投資,「有些人有興趣,有些則覺得劇本不夠劇情化,不夠張力,也有人會建議故事要有Happy Ending。」所謂Happy Ending,指的是兩個主角拋開一切,離家出走,相宿相棲,「他們覺得我劇本太像一煲白開水,有人說情節要有老婆知道了,有場大龍鳳。」結果細節他都願改動,大處卻都堅持了下來,不搞煽情,不搞大龍鳳。

「其實我覺得,兩個阿伯拍拖 ,在平常人身上本身已好戲劇化!如果還要劇情化處理,拍出來會好像電視劇,或Melodramatic(肥皂劇)。」他記得清楚,初次讀《男男正傳》感覺有點乾巴巴,但讀着讀着就感受它的寫實,「他們是把經歷講出來,我很想保留這口述歷史的部份。」有人曾提議過他用Flashback(倒敍)來呈現二人年輕時的時光,但楊導一心想透過兩人談情,來懷念往昔香港,呈現像書中口述歷史感覺,「這是一種Shared History,而不是激烈愛情。兩個人祼着身體,抱住講以前的經歷。Flashback會變成了由年輕演員演出,是很戲劇化的處理。」

Image description

兩個主角與藍本人物,由性格到生活背景都大幅改動了。電影中,的士司機阿柏(太保飾)遇上了同樣退休的阿海(袁富華飾),是兩個老年人談戀愛,沒有一個較年輕,「我不想給人的感覺是老人懷緬年輕胴體,或懷緬青春。我想說,老人家也可以有吸引力。」

堅持拍床戲
楊導籌拍《叔.叔》找過大量男演員,結果被拒數目過百。他想找年紀六十過開的男演員,不少都演過舊日武俠片,形象正襟危坐,要他們演老同志還要有床戲,太冒險了。幾經艱苦,才找到在《翠絲》演跨性別人士的袁富華,再找來已移居台灣,從前在八十年代演過大量港產類型片的太保主演,電影堅持了白開水一樣的雋永風格,激情床戲也保留了下來。

要找上年紀演員拍同志電影已經難,還要二人肉搏,難上加難。創作上,為何要堅持拍床戲?「因為我覺得好重要。中國人,好像過了60歲就沒有性。如果有性,印象中也是很猥瑣的,男人就是去公園找大媽,又或叫雞;女人一定是枯木逢春,臨老發姣。」他想透過電影,談人到老一樣可以有性談戀愛,「社會看老人很二元:要尊重老人、多謝老人,叫他多穿件衫。但老人的老伴可能已去世三十年了,他日子怎過?又或他68歲了,夢想沒法實現,這會有抑鬱啊!」他不想把老人和性拍得醜陋,「所以一定要做,但又不想令觀眾Put Off(不高興)。」

Image description 難得一見的情景:同志桑拿,親熱完吃頓飯。

戲中有一個場景令人印象深刻,他們去幽會的地方,是一所同志桑拿,親熱過談過心後,一班年紀不同互不相識的男人,祼着上身,就在大廳一起吃飯,如同家人,「那是一家專門給老人家去的同志桑拿,我第一次是下午去的,人很多,但一到五、六點,人就開始散。原來好多人都有家人,開心過後要回家了。」楊導把場景在戲中重現,「可惜最近他們受疫情影響,暫停了營業。」

Image description 阿柏返教會,年紀大開始思考過世後怎跟最愛重聚。

他說市面不少同志聚腳點都有年齡歧視,上年紀同志能去的其實很少,「所以它特別旺。其他地方都為了年輕、有身材的人而設的,甚至有一兩間會不讓老人家進入,怕你整衰個場。」他想呈現社會弱勢的暗角。

記者笑說你拍這電影題材,也不是為賺錢吧?他正色說:「不,我認為是可以賺錢的,香港的電影業就是太多商業計算,有成功例子的又有人跟風照拍。」試映場上,他見過一家大小的同看,感動的觀眾很多也非同志,「我希望關心社會的人來看。」由構思到拍攝,關關難過,到電影要上映了,楊導說最難的是推廣,「又LGBT又老人,這個題材,怎樣去Sell?」

感情屬世界性,不分種族性別,戲中尾段有一幕令人印象深刻,跟隨兒子返教會的阿海,問到阿柏會否信教。大家年紀不輕了,信教後百年歸老,也可在天國再聚。「寫這一段,是因為我訪問過一位同志 ──他跟神父拍拖,有天這神父叫他信教,日後可在天國見面。我聽了印象很深,放了進戲裡面。戲中阿海去過婚禮後,見阿柏生活好幸福,他已知道二人這輩子沒法長相廝守,再下去,一定會傷害到家庭。唯一延續感情的方法,是在另一個世界再會,這其實是很絕望。」

有家庭,老來才拍拖的同志,可有成功例子?「有,但他們沒有成婚,而且也是瞞住家人。其中一個70幾歲,已搬了出來獨居幾十年。他跟我說,死前會寫一封信給家人,叫他們不要來自己葬禮,因為屆時男朋友會打點一切,他不可能處理到家人的事。」楊總覺得這不可能成事。生命有限,無限的情,只能在有限的空間裡談,要顧全繁文縟節,別人眼光,難免左支右絀。

「他的戀情,死都不能讓別人知道;但同時,他這決定也很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