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CES OF CHANGE】黃子欣:藝術足以回應時代嗎? 不可能任務可以實現嗎?

2021-03-30

Image description Eaton HK文化總監黃子欣(Chantal Wong)

Eaton HK 香港逸東酒店於 2018 年以全新面貌示人,除了繼續提供酒店住宿及米芝蓮餐飲服務外,讓人更驚喜的是裏面的共享工作空間及一系列如 Women’s Festival 等文化藝術項目。作為 Eaton HK 的重要一環,「Eaton HK 創辦人 Katherine 希望重新定義『酒店』,她希望創出一個不只是遊客、而是本地社群及居民都支持並擁有的社區空間。」為此,Eaton HK文化總監黃子欣(Chantal Wong)一直不遺餘力,從藝術、文化活動以至前線工作人員的訓練,體現多元化和包容性,為每個社會上的群體創造一個安全的空間。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Image description

座落社區,回應社區,貢獻社區
「我有一個瘋狂的計劃,希望將空間設計及服務業融合在一起,重新想像一家酒店可以如何帶動藝術及社會的轉變⋯⋯」當年由 Eaton HK 創辦人 Katherine Lo 致電 Chantal 的一刻開始,Chantal 就一直站在推動香港逸東酒店去改變的最前線。由 2018 年開始,Eaton HK 的角色好像就是要顛覆傳統「酒店」的定義。當大家對酒店的印象多數還停留在為遊客服務、本地居民去 high tea 打卡,雖然最近兩年多了「staycation」去服務本地人,但定義上還是只是還作短暫停留而實質的社區參與並沒有太多。Eaton HK 的新面貌新定位就是要打破這個傳統,因為 Katherine 認為酒店既然佔了社區的一個位置,這個空間就要跟社區有連繫,不只是服務遊客,而是需要創造一個被本地群體所支持及相信的地方。這個改變大家有目共睹,由一開始見到 Eaton HK 既有共享工作空間、又有 Eaton Workshop 在藝廊、Food Hall、影院、甚至在餐廳裏面舉辦的節目,大家都在想,到底 Eaton HK 是什麼?筆者尤記得 2018 年 Eaton HK 於 Human / Progress Festival 竟然邀請到世界上第一位出櫃的王子——來自印度皇室的 Prince Manvendra Singh Gohil 親臨演講,當時除了心裏讚歎,另一個問題亦隨之出現——這是真的嗎?Eaton Workshop 真的如此厲害嗎?直到現在,大家都開始習慣了,同時亦確立了 Eaton HK 是一家多元化的酒店這個事實。Chantal 直言大公司或財團予人的感覺並不是以大眾利益為本,但 Eaton HK 好像樹立了一個例子,「好像是告訴大家,當年 Katherine 在酒店重新定位之時,將一盤生意以更大的意義放為前題,是仍然可以有收入或利益的;以往大家好像不敢去想像這個可能性,Eaton HK 就是一個好例子,證明即使是在大家的想像力以外的做法,其實都可以成功的。」

Image description 現正於藝廊 Tomorrow Maybe 展出的《MANIFEST EPHEMERAL》邀請了香港人權藝術獎2018得獎者 Ophelia Jacarini 展覽,利用攝影、雕塑裝置及錄像作媒介,將短暫瞬間轉變成持久時刻,強調舞蹈表演中短暫時刻的重要性。

打破框架的人
Eaton HK 有這個宏願,Katherine 打從一開始就知道酒店需要一位「Director of Culture 文化總監」,而碰巧地,Chantal 是一位完美的人選。加入 Eaton HK 之前,Chantal 在 Asia Art Archive 工作了十二年,加上自己跟朋友於深入埗開設「Things That Can Happen」藝術館的兩年經驗,種下她對打破框架及關注社區的種籽。「Asia Art Archive 不只在做學術研究或者作為藝術藏館,在我工作的十多年,團隊一直以尋找『亞洲是什麼』為任務,如果不是地域所限或政治因素,我們可以如何定義亞洲?當中的思想、創意交流是怎樣的?這段時間的工作可以說是塑造了現在的我,那時候開始對空間、土地、發展潛力及創造力有更深的興趣;加上在 2015 年經歷香港的政治環境,發覺公眾對創意及民間藝術有很大的需求,所以就跟朋友在深水埗開設『Things That Can Happen』藝廊,在地理上香港的正中心做一些不是在恆常藝廊會見到的藝術展覽。雖然藝廊不再存在,但對社區的意義卻得以延續——例如當時不少合作的工作人員都走入了社區,以創意解決社會問題;而另一個學習基金及慈善團體『Learning Together』亦得以繼續運作下去,為小數族裔小朋友提供獎學金,鼓勵他們透過學習去解決自身社區問題。這兩年的經驗讓我接觸多了小數族裔團體及難民等不同香港社群。」

Image description

由 Things That Can Happen 開始到現在於 Eaton HK,但凡 Chantal 經手的藝術展覽或表演都一定不是典型在出名的 gallery 可以見到的藝術——不是要將它們分類,而是 Chantal 害怕連藝術家自己都會將自己定型,「當時依唐樓而建的 TTCH 目的是將藝術帶離 objectness 而帶回生活當中,原因其一是見到社會上因大環境的轉變而有此需求,二來是當 Art Basel 及 White Cube 等進駐香港而帶起本地的藝術界時,另一個隱憂是剛畢業的藝術家們會因為某類型藝術作品比較好賣而將自己套入框架當中,久而久之我們只會再見到那類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即使各項社交距離措施限制現場表演,Eaton HK 希望可以在限制中尋找更多可能性,即將於四月舉辦的「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現場舞蹈表演就是其中之一。這個跟香港芭蕾舞團及多位藝術家合作的項目讓客人安坐客房中俯視位於四樓 Terrible Baby 的露天舞台,猶如身處音樂廳獨立包廂欣賞舞蹈表演。

因此,來到 Eaton HK 擔任 Culture of Director 一職,得到 Katherine 的 100% 自由,Chantal 在 Eaton Workshop 的不同領域都希望帶給大家耳目一新的活動參與,更重要的是為 Eaton HK 的多元共融為目標而努力。某程度上,Eaton HK 跟 Chantal 是任性的,有多少時候大家會「被迫」接觸藝術、去了解我們不熟悉的議題?舉個例說,Eaton HK 是香港首批提供性別友善廁所(gender-neutral toilet)的企業之一,大家來到 Eaton HK 借廁所,一定會見到這個左邊「女性」圖案中間一條黑線右邊「男性」圖案的廁所時,若然大家一向是性別友善都會立刻理解到圖案的意思,但若然是首次接觸,這就可以引起你的關注,努力一點 Google 一下,可能會明白更多、之後更有可能會理解及尊重更多,成為擁抱多元共融的人。另一個可以製造與藝術的偶遇的地方是 Food Hall,不管是牆上的藝術作品、或者是中間的 DJ 位置,顧客來到用餐時,竟然抬頭一看就是 Chantal 為大家預備的展覽,就好像近期舉辦的「跨卓藝術展」,於酒店大堂及 Food Hall 展出的《跨卓》相展,展示十一位跨性別人士真摯的形象及他們獨特和觸動人心的故事。「這些『偶遇』是特意的,即使不是大家平常會欣賞的藝術、或者不在舒適圈內的資訊,不喜歡、不想看可以選擇不看,但我們就是希望有一天這些偶遇會成為大家的日常,讓藝術融入生活。」

Image description 四樓酒吧 Terrible Baby,亦是復活節期間打破傳統的表演項目「Through The Looking Glass」的表演場地。

除了好好計劃展出地點,展覽內容亦是讓 Chantal 足以驕傲的一點,以去年本地藝術家江記(江康泉)的《蜃樓水月》展覽為例,Chantal 由認識到跟江記討論展覽內容前前後後都有幾年時間,當中江記亦在不同地方及平台展出過,「但我跟江記說 Eaton 不想只是展出他為人熟悉的作品,即使是推廣他的動畫《離騷幻覺》,我都想讓觀眾可以在展覽中認識江記的另一面;更重要的是讓江記自己也重新認識自己及創作目的,因此在展覽中我們重新鋪排《離騷幻覺》的時序,以時間、命運等主題重現動畫片段;在座談會中我亦邀請了另一位日本歷史學家跟江記交流,二人在過程中重新探討《離騷幻覺》的勞工、女性、機械人、道德、神話、歷史等議題,除了讓大家理解原來一切都跟作品有關外,更能夠呼應上年大家所經歷的時代變遷。這大概就是我作為策展人的工作。」

Image description Eaton HK文化總監黃子欣(Chantal Wong),圖片攝於 Eaton HK 藝廊 Tomorrow Maybe 展出的《MANIFEST EPHEMERAL》展覽。

You are not alone
以文化作為一間酒店的核心,Chantal 回想幾年前這個過程其實一點都不容易,Katherine 要打破藝術文化及服務業的邊界,需要 Chantal 及各部門的配合,而將實驗(包括藝術表演及 Eaton HK 的運作模式)帶到服務業是很危險的,「記得當初我提議將表演藝術放到餐廳舉行,負責的同事就會擔心若然表演出錯、讓人不理解不明白,怎麼辦?Hospitality 是不容許『錯』的,但失敗卻是我們成功前必須經過的階段,但一旦出錯,可能只是一次機會,就代表米芝蓮之星被奪,所以當時各部門之前都很緊張。」但經過一段時間後,Chantal 發覺 Eaton 上上下下都改變了,好像上年疫症期間由餐飲部推行的「Pay It Forward」活動,讓大家為有需要人士預購食物,幫助他們渡過難關。「以往這類活動可能應該由我的團隊提出的,但這次由餐飲部推行的計劃就正好證明了『幫助別人』及『包容』成為了每一個 Eaton 員工的 DNA。」除此之外,銷售部亦為有需要家庭提供幾星期的免費住宿,作為回饋社會的一部分。

Chantal 推動了 Eaton Workshop 的改變,其實她自己亦默默地在變。「在開業的第一年,我們專注於兩性平等、女性主議、LGBTQ 等議題,但經過幾年運作酒店的經驗,我們員工也在反省,是否可以談談晚年生活(ageism)的議題?面對 aging,我們可以如何面對?又應該如何面對年老的客人?又或者一些看不見的健康問題如精神健康議題,我們又該如何帶起及了解客人的需要?Eaton 的目的是提供 safe space,我們又如何為他們做到?我認為在這個了解的過程中可以讓大家互相尊重多一點,最近我跟一個視障人士傾談,了解視障或聽障人士的日常生活,以他們的感受重新認識這個世界,才發覺原來可以更美麗。」不只是 Chantal 或 Eaton HK 的員工,其實大家只要回想一下過去一年的抗疫措施,就大概可以想像到一些難民或殘疾人士長年累月被迫困在同一個空間的那種壓迫感,「了解可以引起同理心,透過明白理解,我們都可以改變自己——這是一個學習過程,學習做人的過程。」在這個獨特的時代,更需要學習及改變。

作為女性 game-changers 的,還有她們:https://bit.ly/3s8Euu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