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何兆彬:《我,不低頭》無情官僚 古道熱腸沒有好下場

何兆彬 | 2017-02-07

林鄭上載短片拍年輕人教自己玩臉書,坊間笑到佢面黃。港人玩臉書從07年起,迄今有十年了。如果你見到有人教老人把滑鼠往Mon上移一點,他卻把整隻滑鼠貼在Mon上滑行,這場面好笑嗎?得看內容及背景。本周上畫的電影都很不錯,今明兩天分別介紹。其中最佳的作品是左翼大師Ken Loach《我,不低頭》,片中老人就是上述的電腦文盲。
貧富差距已不只是有麵包沒麵包,更多是關於社會無情造成的代際距離,年輕人因貧富沒法學習電腦,年老的就被社會遺棄。看《我,不低頭》是一場同理心的考驗,看你今天,到底麻木了沒有?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我,不低頭》:金棕櫚奬得主 鞭撻官僚系統
今天80歲了,左翼導演堅.盧治(Ken Loach)憑《我,不低頭》(I, Daniel Blake)再奪金棕櫚奬,上次他得此獎是在十年前,作品是《風吹麥動》。堅叔多年來維持左翼路線,《我》片平實地拍攝59歲的Daniel,因為心臟出了毛病,大半身從事三行(建築、維修等)工作的他,被迫停工。妻子已去世多年,他獨自一人,遇上了另一家人的故事。

堅叔功力深厚,在於三兩個鏡頭,就好好交代了他的背景、性格。鄰居小伙子要Daniel替他收包裹,他關心的是包裡是甚麼,又趁機責罵他常把垃圾亂放。在社署申請援助,排隊期間,他見一陌生女子帶著兩個小孩,因為剛搬到鎮內,人生路不熟,遲到了,被拒於門外。Daniel火起了,大聲問等候中誰人排第一,「你願意把第一讓給這位女士嗎?」他根本是一生俠氣,古道熱腸,只是碰上了官僚,馬上連同女子Katie一家被趕出門外。

《我》片寫他申請資助,但他一生從事勞動工作,以為只是到社署填Form?不,今天你不通電腦,就幾近被社會遺棄。他先後被告知申請已沒有紙本,要到網上去,結果到了圖書館搞一輪,再去又說你這情況不是申請這種資助。被僵化的官僚系統左推右恐。之後,社署推說Daniel不是完全沒有工作能力,但過一陣子,另一部門又說他要申請失業資助,而申請者必須要先搵工,但搵不成才能成功申請。於是去找工作的他,到有人要他上班,他又不能。堅叔的鏡頭一直平和,像紀錄一樣的看著Daniel左支右絀,觀者也跟他一起發出了怒哮。遇上新搬來的Katie一家,使他生活起了漣渏,開始關心她的生活,卻發現她沒有賺錢能力,有一幕寫到她要到食物銀行排隊領物,幾經艱辛,終於進場挑食物,經歷饑寒交迫的她,忍不住馬上打𨴂罐頭狼吞虎嚥,而這其實是劇組在做資料搜集時找回來的真人真事。即使在文明英國,這種事還是每天都發生。

《我》片是一種揭露、控訴,讓大家直面政府的無情機器,根本從沒關懷弱小。從前路進,堅叔的新戲一如舊作,本身就是一個抗爭,這電影也是同理心的教育,看你是否已經麻木。別說社會了,一間豪宅多美倫美喚都好,屋底穿漏了還是得先去修補。得獎時,堅叔說:「感到很怪,因為在如此輝煌璀燦的環境下領獎,而電影題材是來自那些受苦的人。當社會出現絕望,極右的人總是從中取利。我們必須說,另一個世界是可能及需要的。」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