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Priscilla:《軍艦島》- 歷史和戲劇

Priscilla | 2017-08-16

Image description

(內含劇透)

在進場看《軍艦島》之前,碰巧在網上看了一個有關軍艦島的紀錄片,知道這個地方其實是一個位於日本長崎對開名為端島的人工島,因為外型和軍艦相似,所以被稱為軍艦島。在日治時期,數以百計的朝鮮人(和中國人)被誘騙到島上當苦工,男的深入地底開採煤礦,女的被賣作慰安婦, 飽受欺凌虐待,還被剋扣工資。島上最深的礦坑,據說達海底一千米(香港的IFC才四百多米高),單是一來一回要花好幾小時。有些礦坑因為太窄的關係,所以只能由身材矮小的小孩爬進去挖掘。軍艦島,是一個有如煉獄一般的地方。

近年的韓國電影、電視有不少都令人刮目相看。《軍艦島》是韓國影圈本年度的大製作,進場前有一定期望,結果拍得比想像的還要精彩。這不是一部吃着爆谷喝着汽水觀看的消閒電影,它由頭到尾都悲壯淒涼。

對的角色對的人

合適的選角,令電影事半功倍。全片最好戲的,要數年僅11歲飾演樂團團長女兒素熙的小演員得金秀晏(就是屍殺列車裡的那位小妹妹)。這小演員根本就是個演戲天才,年紀這麼小,劇情那麼複雜又沉重,她卻演得自然兼有感染力。除了表現了恰如其分的童真,在悲傷和緊張的場口,她的情緒又都拿捏得非常準確。最記得有一場戲,講述她跟一群新的慰安婦第一次被安排為日本軍官陪酒,她那種焦急惶恐,配搭着走江湖的機智,完全把觀眾折服了。飾演她爸爸的黃晸玟是韓國的影帝級人物,他的角色李康旭本來是個朝鮮京城的樂隊領班,帶着女兒行走江湖,卻和樂團被誘騙到軍艦島,令他懊悔不已,只有憑着跑江湖的小聰明盡量爭取生存空間,和女兒的平安。劇組花了不少篇幅描繪二人之間相處的點滴,角色立體,二人演出有默契又有火花,令觀眾不知不覺間也對他們產生了感情。

另一對令人印象深刻的主演,要數蘇志燮飾演的崔七星和李貞賢飾演的馬蓮。印象中蘇志燮官仔骨骨,這次在《軍艦島》飾演性格火爆的流氓崔七星,身材健碩,幾場打鬥場面看得人熱血沸騰,他應該早點加入武打明星行列才對。「一個從來不低頭的人,來到了必須低頭的處境,會怎樣自處?」導演從這個問題開始思考,終於塑造出這個有血有肉的角色。李貞賢飾演的馬蓮還未被賣到軍艦島之前,就已經經歷了不少滄桑,面對要當慰安婦的悲慘的前景,這個女子表現得剛烈沉穩。七星和馬蓮不打不相識,亂世兒女,談情說愛是奢侈。兩人外表強悍,骨子裏卻都善良熱血,慢慢建立出一種信任和默契。他們這一對的關係,寫得不落俗套,兩人幾場對手戲都演得精彩。

宋仲基因為《太陽的後裔》大紅,相信有不少觀眾因為他而入場。這次在《軍艦島》再次飾演軍人朴武英,成為了劇情轉折的關鍵。典型的英雄角色,配合俊俏的外貌和矯健的身手,的確俘虜萬千少女的心,難怪小秀晏都對他着迷,笑言跟他對戲很難投入。飾演軍艦島上朝鮮人精神領袖的尹學哲的李璟榮也是氣度不凡,甫出場就知道這個角色有戲。

歷史和戲劇

在歷史上軍艦島和島上的悲慘世界的確存在,電影中描述的大型抗爭和逃亡卻從未發生。其實朝鮮(和中國)的苦工加起來就比島上的日本人多,為何當年的人都逆來順受?真相無從稽考,電影卻對這個問題提出了一個可能性。這個或許也是導演拍攝這部電影的其中一個原因,除了商業的考慮,這部電影也有它對韓國這個民族、人性和政治的批判。

為求達到逼真的效果,劇組在韓國仁川的片場重建了差不多三分之二的軍艦島。煉獄一樣的礦坑;那道被稱為地獄梯的長樓梯、礦工的簡陋宿舍、飯堂和操堂;慰安婦生活的紅燈區,都在大銀幕上一一呈現。昏黃灰暗的調子,給觀眾帶來莫名的壓迫感。

近年韓國的演藝事業發展非常成熟,不少電影、電視劇在美學方面表現相當突出。《軍艦島》這齣電影雖然發生在煉獄一般的孤島,一眾演員又都蓬頭垢面,它在攝影、構圖、配樂方面的造詣還是相當高。原來悲慘的畫面,配上喜氣洋洋的樂曲,反而更見淒涼。

Image description

導演對電影的結構和節奏拿捏得非常準確。故事節奏明快,幾個主人翁各自有代表性,透過他們的背景和在島上的遭遇,把當年被賣豬仔的苦工的慘況,有條不紊的就表達了出來。在演員的訪問中,小演員金秀晏就曾經說道:「我的角色代表當時(所有)的小朋友。」我不知道這句說話是不是劇組教她講的,看她在戲裡的精彩表現,雖然年僅11歲,但是可以對劇本有這樣的理解,也是有可能的。戰爭災難片小孩的角色本來就不常有,素熙的角色卻成了全片的骨幹,也是這部電影突出的元素。

韓國經濟起飛,是近年的事。在過去很長的歲月裏,它有很悲慘的歷史。《軍艦島》一片沒有財大氣粗歌功頌德,反而選擇呈現一段被欺凌的黑暗歷史,批判韓國民族性裏讓人不齒的部份,在商業計算之外,也是一齣有心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