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無才可去補蒼天 是枝裕和《第三度殺人》

何兆彬 | 2017-12-04

擅長拍家庭倫理片的是枝裕和,今年轉型之作拍出這齣推理犯罪片《第三度殺人》。電影評價參差,但還是有值得討論之處的。

故事寫殺人犯三隅在片初已被捕,他有殺人前科,又是社會底層邊緣人,再加上一早認罪,又常改口供,基本上這案子未打就塵埃落定。福山雅治演的律師重盛很好勝,還是想替他打這案子,結果很快就演變成查案,他開始質疑案中有案,故事漸漸透露出劇情並不簡單。福山與罪犯之間的對敵,漸變成了了解,有一點點像吳宇森《追捕》(但沒有那種勇往直前的舊片味,或曰鳩味),而電影最後,(注意:有限度劇透來了)原來是想殺這個社會底層,nothing to lose,於是決定犧牲自己。這是個redemption的故事,寫的是無才可去補蒼天。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福山雅治演律師



一點,與張經緯《藍天白雲》有很相似之處。但處理很不同,張的新作一月才上映,我雖看了,但暫時不說太多。我看《第三度殺人》,則認為是枝拍錯了。電影並不難看,也頗有深意,但這種案中有案的故事,若以David Fincher懸疑拍法,或揭洋䓤式的敍事手法,相信會吸引得多。是枝的敍事仍保持一貫風格,片長達124分鐘,就顯得太過拖杳,人物(重盛)被殺人犯一騙再騙,他每次說的殺人版本都不同,但一直沒有發作,直到最後一刻才以拳頭捶牆,就很不符人性。整齣片子都太冷靜了。


(以下才是今天我想寫的,注意:有嚴重、終極劇透。注意:打算看電影的請暫時不要讀了,可先把文章Save下來)

看着《第三度殺人》,我們很早就知道三隅殺人這件事並不簡單。他一再改動供詞,但片中第一幕我們就看到他用石頭在河邊把受害人殺死,並開始燒屍。到了電影中段,我們又得知死者女兒竟跟這殺人犯是相識,並常到他家裡去。
重盛查下來,開始聽聞了這女兒從小被父親性侵,無處傾訴。得知這一點,重盛開始明白這人到中老年,根本一早就沒有前途的殺人賺犯,為何要犯這案,也為何要一再改動供詞。

他再到了監倉內,再一次面對他。他說出自己估計的故事版本,他認為這說法根本無懈可擊。疑犯似乎被他打動了,但數天之後,他突然再一次改動口供。這一次我們要看到電影完結,才明白他的心意。

那是因為,若他公開真相,小女孩(廣瀨鈴)就需接受審訊、查問,及傳媒報導,公開被獸父性侵的所有細節。她需要被評頭品足,被討論。但其實禽獸已滅,殺人罪已有人承擔。在補蒼天那人心中,這一切都並不需要。

無才還是可以有救天下之心,但有才的人,往往利用它來檢財呃like,歪論連篇。因此有網民說陶傑「勇敢」,我在某方面是很讚同的。像運動教練之中的敗類,通常性侵都是慣犯,以個人估計,可能很快就有第二第三位受害人,出來指證這是真話。事實上,有報道指,有女教練回應事件時,說早已警告過年輕女運動員要把持得好,因為教練替運動員按摩是很尋常,但有些教練會借勢摸手摸腳。陶傑開fb page是為了增加收入,他廣收廣告,替產品宣傳,但這件事若一逆轉,我看很多廣告商就不大敢找他賣廣告了。曹先生寫文章一向喜歡「扒冷」,這一刻,他還沾沾自喜,覺得很好玩。

是枝裕和的想法,就是人性最寶貴之處,的確與才華、身份、地位無關。戲的確拍得不夠好,但他這人心地還不錯。

作者臉書專頁:午夜翻牆‧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