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兆彬:《鳥獸行》vs 《當祈禱落幕時》,那齣是推理電影?

何兆彬 | 2018-05-29

這陣子日本片多,良莠不齊。朋友問我《鳥獸行》好看不,我竟有點語塞。有點意外的,是《鳥獸行》幾乎沒引起坊間任何反應。片中蒼井優「破格」演出,跟三個男人連場肉搏,雖然沒露點,但戲中又被摸被摷被揸被舔(原諒我粗鄙,這要得用廣東話才傳神)。意識很大膽,算是突破了。

這突破值不值?真的不是一句話說得清楚。

文: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鳥獸行》中蒼井優跟男星連場肉搏。

電影改編女作家沼田真帆香留的懸疑小說,原名《彼女がその名らない鳥たち》。電影一開始就拍著蒼井優演的女主角窩在家中,這家滿地垃圾,既髒且亂。然後她的同居男人回來了,是一個在地盤工作,低下收入,也沒甚麼文化的粗人(阿部貞夫演)。男人吃飯時還要抓腳,被小優喝止。電影要給你的第一印象,就是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

半夜男人替小優按摩,突然慾火來了,就想上陣,卻被喝止。卻原來小優也不視他為男友,大家雖然同住,吃喝使費都是男人出的,還要受氣,被看不起。

電影的關鍵不劇透,但大抵故事是如此:女人因為前男友失蹤,她始終掛念他,大受打擊,結果受重挫下被這醜男人收留照顧,她也不工作。她不把他看上眼,遑論愛情,然後,他就在這種荒唐的生活中,認識了另一個在鐘錶店工作的男人,這男人第一次見面,乘她哭泣,就吻過來,未幾二人就打得火熱,展開一場幾乎在同居男人(又不是男友)面展上演的情慾戲。導演白石和彌沒浪費小優的豁出去,拍完一場床戲又一場,然後再加上回憶,小優的前男友(竹野內豐)又跟小優床上大戰。因為入場前不知道戲是這樣的,嚇了一小跳(哈)。那一晚我還跟女性友人來看,還好大家很熟,沒有尷尬。

看到最後,當然會揭露中間發生了何事,以至這美女淪落至此,而醜男又肯為何奉獻一切。這其實是一齣假裝成推理電影的愛情電影,但說真的,前半段太故弄玄虛,到了結局揭盅想「歌頌」的這種愛及犧牲,其實只會令人覺得盲目愚蠢,也沒有甚麼值得好書寫傳頌。

小優因為電影奪了五個影后,於她而言,這幾乎剝光豬的一搏,當然值得。上網一看,才知道小優今年已33,她常演純真少女,又因為在《嫲煩家族》演個幾乎等同從前原節子那樣的溫馴日本傳統女人,太深入民心,到了這關口必須轉型,放手一搏。有時我不懂日本電影,小優的優出其實並不怎樣,在我眼中《鳥獸行》也不是甚麼出色之作,但電影似乎在日本頗受好評。而近日日本電影有此趨勢,就是把這類帶社會議題、有懸疑元素的電影,全部拍成了像推理小說/電影一樣,一方面沿用日本電影的慢調節奏,另一方面又像是David Fincher上身,不斷怕你/要你猜到底結局如何。如此故弄玄虛的,去年還是前年有一齣《怒》是代表作,真的是看得人發怒。《鳥獸行》不差,但就是平凡,堆砌賣弄,有點煩人。

同期幾齣電影,最叫好的是那一齣?是東野圭吾原著的《當祈禱落幕時》,《當》片是推理小說改編,導演交出的功課算是穩打穩紥。但他明白凶手是誰,發生何事是情節上的重心,而非故事的重心,更不是作者最想說的話。我不知道女性觀眾看《鳥獸行》感不感動(同行女性朋友說不),而《當祈禱落幕時》還是頗得觀眾歡心的。問我近日推介那齣電影,我會毫不猶疑的將《當祈禱》撥入推薦名單中。

明明是愛情電影的《鳥獸行》,就像假裝成一齣推理電影;但在正統推理電影《當祈禱落幕時》,就反過來拍得像一齣溫情電影。觀眾們從中看到了溫情、人間,世界很多事物都調轉了,真是奇怪。

原刊於作者臉書專頁:午夜翻牆‧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當祈禱落幕時》

Image description 《鳥獸行》

Image description 《鳥獸行》

Image description 《鳥獸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