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關於《無雙》,我疑慮的不是抄襲 │何兆彬

何兆彬 | 2019-04-17

今天本來想談這個。

朋友問有沒有記者問過莊文強關於《無雙》抄襲疑雲,有的,一共兩篇:《香港01》及SCMP。

香港01:http://bit.ly/2UCAFS1
SCMP:http://bit.ly/2De2XYc

有趣的是,莊在01訪問中,避談「抄襲」二字,只說「似」,然後轉移話題,說「你們看到似《非常嫌疑犯》(The Usual Suspect),但我去了這麼多地方,無人覺得有問題,中國陸無人覺得有問題。」(網民留言:大陸梗係唔覺有問題,new balance 抄 new barlun 嘛),然後他轉移視線,說「你睇到似《非常嫌疑犯》,其實你仲睇唔睇到有其他更多的電影在裡面?……裡面有超過20部戲。」

Image description

前者意思是係你香港人先鍾意挑剔我,後者是老生常談,說的是抄一齣戲就是抄,抄二十套戲就不是(這是事實)。莊文強的態度略帶點輕挑,但不敢提「抄」字,也不提「參考」及「致敬」,這心理及肢體語言相當有意思。

其實音樂上的抄襲以八小節為準,但若有七節相同,告不入又是否抄襲?法律上我沒有聽說過電影被抄襲有去控告的,雖然,我們都心裡有數。今時今日致敬二字被濫用,但真正的致敬是在創作上有轉化,真正有誠意的致敬,是像塔倫天奴拍《落水狗》,一開始就講明出處,對原作(林嶺東《龍虎風雲》)心懷敬意。

不喜《無雙》,相信很多人跟我一樣,是因為對麥莊心存期望。畢竟是寫過《無間道》外,寫過談新界丁權《竊聽風雲3》,一直用電影回應社會的電影人。如果你係王晶,一笑置之啦。
我介意的也不是你參考了那齣戲,而是電影全由Rip Off各電影及發哥經典形象外,所餘無一物(難不成就是那替做假貨說項的金句:「任何嘢做到極致就是藝術」?)。《無雙》在拍攝犯罪(製作偽鈔)的場面維持了香港犯罪片的傳統:高度像真,相當有犯罪魅力。但中段加入柬甫寨槍戰,販賣發哥槍神形象及港片舊日黃金回憶(網友說柬甫寨不種罌粟花多年了),尾段加入瘋狂扭橋,參考《非常嫌疑犯》,就是對自己的編寫劇本技巧全失信心,才會行此一著。(其實唔搞幻想一段已經很完整)。當年麥莊拍《關雲長》訪問過他倆(這訪問找不回來),莊說他倆「一直相信小故事」。《無雙》的扭完又扭,證明他當年一直的相信已不再存在嗎?

沒有信心,被發現跟名作相似,沒有覺得「變成一個壞咗嘅人,感到羞恥、嘔心」不承認還要像指責港人「唔識嘢」一樣,這種不斷將道德界線降低的現象,才是我所擔心的。王晶喜歡將名作湊湊合合,搵錢至上,這種電影人一個已足夠。創作路長,日後能否超越《竊聽》,能否接近《無間道》其實都無所謂。我們想要的,是從前那個給人文人印象的莊文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