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謊真相》:洩密者到底要對誰忠誠? │ 何兆彬

何兆彬 | 2019-11-27

一個女子,替英國政府情報處辦事,她的工作是翻譯,每天聽著政府監聽下的秘密錄音,再選有用內容由中文翻成英文(她會流俐國語)。有天,她收到一個國安局機密郵件,郵件清楚指出美國指使英國情報員搜集聯合國弱勢國家的黑材料,從而勒索他們、操控選票、務求英美出戰伊拉克合法化。女子叫Katharine Gun(Keira Knightley飾演),受良心責備,她偷偷用影印機將密件影印了一份,寄了出去。

《官謊真相》(Official Secrets)的故事改編自真人真事,Katharine Gun的洩密動作,差點令新聞工作者以為可阻止美國小布殊出兵,攻擊聲稱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的伊拉克,陰差陽錯,新聞刊出時出了點點差錯,戰爭仍然爆發了。《官謊真相》前半寫記者工作,後半寫Katharine Gun一個平凡女子,面對國家機器的檢控。洩密後,英國情報局全個部門逐人受到審問,看誰在洩密,罪及叛國。她的所作所為,幾乎阻止了一場戰爭發生,拯救了以萬計生命,但從政府角度看她就等同叛國。歷史可會判她無罪?

Image description 官謊真相

我不是替政府欺騙市民!
中國傳統上講「忠」是講君臣,談是指忠君,忠於上司,忠於一個人。西方民主世界的忠,是忠於人民。八十年代中國記者/作家劉賓雁曾提出第二種忠誠,他說第一種忠誠代表是雷鋒,緊跟黨的路線,追隨國家號召赴湯蹈火;第二種忠誠是發自內心良知和責任看待國家,以獨立思想和分析判斷事情,大膽是其是非其非。時間過了三十年,前者在中國仍是主流,甚至傳播到國外,實在悲劇,後者在中國國土上只餘一個小島上的市民在頑強抵抗。直到今天立法會大會上,建制派議員仍然在忠誠二字上強加定義,他們提出口頭質詢,提問特首會否行使《基本法》第四十八條賦予她的行政權力,要求公務員宣誓擁護《基本法》及效忠香港特區,以確保公務員上下一致。

忠誠是甚麼?Katharine Gun被審問叛國,被政府指「你是替英國政府辦事啊!」她馬上反駁:「不,我的工作,是替英國國民做事。我的工作不是替政府去收集資料,然後去欺騙市民。」Gun清楚知道自己的翻譯工作包括了聆聽監聽內容,這部份,在道德上可能有點踩界。被抓時,她先生因為是新移民,心慌了,說你也不過打份工。但在她心中,她替情報局工作,是在查證誰是恐怖份子,她是保衛國家。在洩密事件上,她清楚政府正聯同美國,為了出兵伊拉克講盡大話。

記者在電影中的形象隨時代改變,八十年代尾荷里活電影的記者,形像很多都欠佳,例如《虎膽龍威》(Die Hard, 1988)中的記者就只顧攞料,可犧牲其他人。但近年寫記者生涯,寫調查報告的電影倒也不少,例如《焦點追擊》(Spotlight, 2015),甚至是史匹堡出馬的《戰雲密報》(The Post, 2017)記者都較正面,大概與時勢有關,後者拍攝時,史匹堡花了極短時間製作,趕著上映,坊間都相信他是以電影來回應時局:一個充滿假新聞,說那是Alternative Fact的時代。《官謊真相》前半花大量篇幅寫不同取態的新聞工作者對撞,有人罵報館上司只顧住擦政府鞋。記者間又會對罵:你成日掛住舔貝理雅屁眼啦!拍過《天眼追擊》的Gavin Hood手法平實,仔細描寫記者收到密件後,怎樣Fact Check,證實一個本來你不確切他存不存在的人物,一步步走近真相。這一段尤其好看。

Katharine Gun其實不只是個普通小女子,她是半個弱勢社群,她丈夫還因為是土耳其庫耳德族人,當時是新移民,她被捕後,丈夫差點就被驅逐出境。可見即使是民主社會,政府行事也一樣齷齪邋遢,只不過制度完善,有新聞自由,一切在陽光下被監察罷了。因為認罪,變成了新聞人物,同事之間反應各異,有一幕寫女同事與她見面,禁不住嚎哭,Gun不好意思:「你又沒做甚麼不對的事(You 've done nothing wrong !)同事大哭:「但我也沒做對的事啊!(But I have done nothing RIGHT !)」人都有良知,只是做或不做,冒險爆料與否,往往在一線之間。看著同事冒叛國之險,嘗試拯救幾千萬個生命,自己卻沒上場,那感覺大概跟在直播看到年輕人上街被毒打差不多吧。

大家都說好人一生平安,Gun怎走出險境,不在此劇透(她今天全家居住在土耳奇)。但電影在尾聲突然接上了她當年走出法院,接受訪問說「我並不後悔這樣做,再發生一次,我決定也會是一樣」確實使人缺堤淚崩,它提醒了你這不是戲劇,它是真實發生過的。再冷酷的政府,再無情的鎮壓,都會有帶良心的人,冒生命危險,出來洩密。

既然如此,你又怎可以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