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都》寫的不是婚姻,是自由 │何兆彬

何兆彬 | 2020-01-08

一輪特別放映,參加金像獎排位賽的港產電影之中,《金都》果然是最好的一齣。電影由黃綺琳自編自導,她今年32歲,是早幾年《瑪嘉烈與大衛》的編劇,後者被嚴重過譽,這是後話。黃由出生至今一直居住在聯合廣場樓上,恰恰就在金都商場對面,她對這專經營婚禮相關產品、服務的商場,從小就很感興趣。同一個場,樓上還有一間偵探社,她本覺得結婚、離婚(捉黃腳雞)都在一處,很適合寫進劇本,後來搜集資料遇上難度,放棄了這想法,集中寫結婚。

電影透過Create HK的電影發展基金,全數資助320萬,戲找來Stephy鄧麗欣、朱栢康主演,另有林二汶(身兼電影主題曲及配樂)、鮑起靜演出。以往無論甚麼學會、影評人盛讚鄧的演出,於我而言都毫無說服力,《金都》的主題突出、劇本紥實,剪接俐落(這後面再講),是極少數每一幕都柡清楚自己在做甚麼的年輕導演,Stephy的演出也是歷來最具說服力的一次,無論是你(觀眾)或她自己,都會相信這個角色。

Image description 黃綺琳《金都》

據黃表示,電影中很多靈感都來自自身經歷,包括三十出頭被催結婚,也包括了朱栢康這角色,藍本來自其中一名分了手的男朋友。因為這些經驗,她開始思考婚姻是否人生必要。

但《金都》並不是一齣描寫中女猶疑結婚、女人是否需要男人,被催婚等老土主題的電影。故事寫在金都商場婚紗店工作的阿芳(鄧麗欣演),結識了婚禮攝影師Edward後二人在金都樓上同居,生活總離不開金都。阿芳跟原生家庭關係淡薄,十年前因為跟好友出來居住,身上缺錢,曾經一大陸人假結婚,此事發生不久後中介被捕,假老公失蹤了,但二人未辦離婚,而再婚原來在結婚證書上將會顯示。Edward對此並不知情,表面上,這是一齣關於真假結婚的電影:假的婚不離,真的不能結;但當假的離時,如果開始懷疑自己將結婚的對像,人又該將如何。
實際上,這卻是一齣關於自由的電影,日夜都生活在金都上下的阿芳,漸發現Edward的長不大,二人精神、價值上無法溝通。金都,從一開始是個囚禁的意象,電影第一幕寫阿芳意外在寵物店看到一隻翻轉的烏龜,需要幫忙,她就是那烏龜。

因為要先離婚,她登報,用盡方法去尋找那失蹤多年的假老公,那個一直想藉此拿單程證的大陸人。戲的對白精警,寫她終於找到的那假老公,想儘快辦好單程證再離婚,二人見面,他說:「你們(香港人)都不懂自由。」假老公想先拿香港身份證,再由香港移民LA,由結婚、戀愛的自由,再談到更廣義的自由。Edward得知未婚妻的過去後暴怒,妒火中燒,又擔心她跟假老公弄假成真,一直說「大陸人信唔過」,但假老公斯文有禮,而最後,阿芳要在中國大陸,才找到自己的自由(解放)。

《金都》在細節上還有沙石,但故事主題鮮明,拍攝爽朗明快,對白詼諧搞笑,絕對沒有現在流行的虛無扮文青(《綠豆》是個例子)。據映後分享她說,電影第一Cut 110分鐘,剪好後她到處拿給前輩看,有天給了關錦鵬,關說:「剪接我邊識啫,我畀我老友睇!」結果戲就去了張叔平手上,張一看後評:「剪接好難用口講,不如咁,我替你剪。」一個月後,片被剪成約90分鐘。少了甚麼?少了黃原以為部份角色不夠立體的篇幅,例如Edward一角,本有描寫他當年在英國讀電影回來,為了生計,去做婚攝。但戲中Edward一角家中貼滿電影海報,卻晚晚在家中打機,也不理解及明白女友處境,這些場面,剪了反而令主題更明確。現在的戲,令你很難不同情阿芳。

相信,這一剪替電影大大加了分。

朱栢康演這笨實、Animal一樣的官能男友,也演得有趣。值得一提,金都商場位處旺角警署(太子)斜對面。太子者,英文名Prince Edward,即華德華八世,後稱溫莎公爵。他曾兩度離婚後,向名流Wallis Simpson求婚。由於Wallis Simpson也離了婚,英國首相及總理都反對這一婚事,認為民眾無法接受一兩度離異且前夫均在世者將成為王后。最終42歲就繼王位的愛德位選擇了退位,是個離婚兩次,為了美人不要江山。戲中,男主角也叫Edward。電影名子是「我的太子」,也是「我的王子」。

(電影將於4月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