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兒時小吃 味道的消失

2018-07-26

四五歲已很為食,喜歡吃家中順德女傭的拆肉鹹魚煲飯,或者用鹹鴨腎代替鹹魚,好開胃,很快便可吃完一餐飯。每有小孩子生病時,媽媽會有特別優待,就是到中環華豐燒臘斬叉燒頭煮叉燒河粉,什麼病也忘掉了。

自8歲時媽媽把我過契給叔叔嬸嬸,自此便住叔叔家。雖然叔叔教小朋友的方法非常嚴厲,但久不久亦有一些快樂日子。堂兄大我十多歲,當時已有工作,在中環會德豐公司會計部打工,他久不久會買一箱只有72個美國大金山橙回家,對當時年紀還是小的我,能一個人吃一個大橙已開心半天!有時候堂哥哥在我暑假時會偶然帶我到中環華豐燒臘買兩三隻鵝翼,兄妹二人坐在皇后碼頭岸邊吃鵝翼,至今還記得當年的情景。

小學及中學念嘉諾撒聖心書院,在半山羅便臣道,叔叔家在北角模範邨,路途頗遠。放學回家坐巴士到北角渣華道總站,再從渣華道走路約20分鐘到模範邨。渣華道有一間粉麵店的燒鵝瀨粉,是特別出名。那時候零用錢少之又少,要儲蓄10日才可以吃一碗渣華道燒鵝瀨粉,當時是1.5元一碗。渣華道燒鵝瀨粉的味道深入我心,直至出來做事才有機會吃鏞記燒鵝。假如今天渣華道的燒鵝粉麵店還存在,我一定會喜歡他而不是聞名香港的鏞記,鏞記燒鵝皮不夠他香脆。

Image description 蝦子和大地魚是雲吞麵的靈魂。不少麵家在麵餅加入蝦子,特別鮮美。

新不如舊

雖然燒鵝瀨粉很好吃,但我的至愛是雲吞麵,直至6、7年前,有半個世紀最喜歡吃是麥奀記雲吞麵。第一次帶我去麥奀記是堂嫂,當時她和我也在聖心讀書,是需要儲錢才可以吃一碗我心儀的雲吞麵。12歲時,每儲到一元二角便會到現今中環永安百貨公司對面的金龍酒家地下麥奀記吃一碗雲吞麵,覺得是天下最美味的東西,味道至今難忘。

不知道是否因為兒時回憶太強,尤其是對吃的經驗,很多新不如舊,雲吞麵是個好例子。麥奀記雲吞麵從小吃的是雲吞細細隻,有條長尾如金魚,雲吞裏面有少少肥豬肉和豬肉,加入少許大地魚粉,雲吞香味才能突出。雲吞麵是銀絲幼麵,是廣東人的鹼水麵,連雲吞湯底也非常講究,是用豬骨、大量蝦米、很多蝦子和燒烤香了的大地魚慢火熬好幾小時才完成。

以前是個雲吞麵癡,開車去威靈頓街麥奀記附近泊車,是冒着被抄牌也要去吃碗雲吞麵,可惜愈來愈做得差,這5、6年來他對我也再沒有了吸引力。麵條粗了,只是實,彈性差,再不是銀絲幼麵。雲吞餡偷工了,有時鹼水麵走鹼還未夠時間,是敗筆,自此對這個老店失了興趣。何洪記還在老舖時,間中會去吃乾炒牛河。7、8年前去吃晚飯,問雲吞麵有無下味精,他們回覆是什麼食物也有味精,除了乾葱撈麵,但薑葱要特別為我做,因為其他也加入了味精。你看!竟然這麼差,那我怎會再去吃呢?其實不單止是麥奀記和何洪記,其他稍為有名氣的雲吞麵舖一樣不能保持五十、六十年代的高水準。

最近有一間位於灣仔修頓球場對面的雲吞麵老店也決定結業,做到8月尾。從沒有對這間雲吞麵店有興趣,竹昇麵粗,又硬,不夠爽。雲吞有用豬肉,是現今很多人只放入蝦已比較好,但湯只得個鹹味,完全沒有鮮味,唉!知道他們結業,於是也去湊熱鬧一下,去試多一次,質素還要比以前差呢。

雲吞麵已過了以前的輝煌日子,年輕人去吃拉麵或越南河粉,少吃雲吞麵,但我們的雲吞麵舖又太不爭氣,沒有用心來做,還說香港有名的小食其中一款就是雲吞麵!

Image description 雲吞麵源自廣州西關,是深受歡迎的一款消夜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