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有食緣

2018-12-24

最近真有食神,每個星期也有好節目,是一浪接一浪。首先是半個多月前到了北京參加姨甥秉忠在Opera Bombana 搞的私人晚宴,他包了整個餐廳,是Bombana及江振誠(André)的「四手晚宴」。為免舟車勞頓,晚宴的前兩日,我和大師公便到達北京。這次下榻於北京香港馬會會所,這裏設備不錯,我一連兩日做了按摩,按摩師的手勢真的好,令我疲勞頓消。

失望之作

馬會會所位於金寶街,步行幾分鐘便是金寶滙購物中心,裏面有好幾家餐廳,大董是其中一間。貪方便,第二日下午到了大董,隨便要了幾樣菜式,當然有酥不膩迷你烤鴨,結果是失望的。北京填鴨當然要有麵皮包着吃,他們稱之為荷葉皮。荷葉皮是一早做的,只是微微翻熱便拿出來,硬硬的,又凍。這次短短的三日半行程共吃了三趟迷你北京填鴨,最好還是曾於7月去過的梧桐 Plus,水準很高,吃得非常舒服,地方又好。梧桐Plus的烤鴨裏面塞了松露炒飯,飯很鮮美,充滿烤鴨的油香和少許松露味。以後再到北京不需要去大董了,比起梧桐Plus,他是望塵莫及。

秉忠的「四手晚宴」在上月23日舉行,共七十多位賓客。Chef Bombana和Chef André二人共擁米芝蓮五星,亦是亞洲五十大名廚,加上Opera Bombana 本身的行政主廚Marino D'Antonio,對這個晚宴是十分期待。

秉忠安排的晚餐本身已經是wine pairing,再加Silver Heights提供的多款紅酒及白酒,已忘記當晚有幾多款美酒,但最好飲的竟然是André從成都帶來的自製梅酒呢!11月是白松露當做,Bombana出名做松露菜式,這晚他有三款菜用了白松露,江振誠亦有一道菜,對我這個不懂得欣賞松露的人便略嫌太多了。總括而言,七十多位客人要同時間上菜,兩位名廚亦難以應付。想真正欣賞他們的廚藝,反而是平時與幾個朋友去吃會比較好。

在同一個晚上,有位朋友去了台州新榮記總店。從他發過來的相片知道當晚真是個盛宴,餸菜之多數也數不清,想必然是十分精采。這位朋友從台州帶回來兩盒新榮記果園種的甜桔,一盒送給我們,真的清甜,在香港是買不到的。

Image description 新朋友慷慨地與我們分享靚普洱茶葉,有生普洱和50年老普洱茶。

為吃而生

返港後繼續有好嘢食,除了甜桔,還吃到本地靚海鮮。有位好友很喜歡吃,我常笑他是為吃而生。他除了每個月去東京同一家壽司店,其他時間也是四處飛,是為了尋覓美食。在香港,他的遊艇泊在西貢附近,跟當地漁民混得非常熟。26日下午,有漁民給他找到兩隻共重一公斤石頭蟹和釣到一條600克重的三刀。好友立即請漁民用三刀做魚飯,然後與石頭蟹一起由司機送到我家。野生三刀在香港少見,間中在鴨脷洲街市會買到,但沒有一斤重這樣大。平時吃三刀是清蒸,然後用調校好的蒸魚豉油一起吃,用來做魚飯是第一次。

各種海鮮中,大師公最喜歡蟹,但養殖蟹很多時含有抗生素,而他對某類抗生素是敏感的,所以我家只吃海蟹。這晚的晚餐非常豐富及清淡少油,有蒸石頭蟹、三刀魚飯和白灼菜心。大師公平時吃得非常克制,不會大飲大食,這晚他卻毫不客氣,一個人幹掉了一隻半蟹和三分二條三刀,是情難自禁。石頭蟹很少吃得到,很清甜及肉實。三刀連鱗一起蒸,油份頗重,吃了一半後便用少許意大利黑醋一起來吃,又另有一番風味。

吃過靚海鮮,兩日後便在家與這位好友及他的朋友們一齊吃七両半舊花膠公和六両半重的舊花膠乸。當晚10個人,除了花膠,還有八道大菜、一款粉麵和三款甜品,實在吃得很飽了。當中一位新朋友對普洱茶甚有研究,他從車裏拿來兩餅普洱茶,一餅是價值20萬元的生普洱,另外一餅是價值超過100萬元的老普洱!他告訴我生普洱茶是用來消除油膩,但如果睡得不好便要飲老普洱。我卻不聽他的說話,一連飲了四小杯生普洱茶,然後才再飲兩小杯老普洱茶。第二日早上10時我發了一個訊息給這位新朋友說:「謝謝你的生普洱,我整晚眼光光,完全睡不到呢!」唉,不聽老人言,終於瞓廟前。

Image description 第一次吃用三刀做的魚飯,配清蒸石頭蟹,美味得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