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我都未叫八寶鴨!

2020-04-17

怎會想到一隻雞,令老友兩夫婦拗到面左左。

事緣他們的兒子從英國回來,完成14天家居隔離放監出來,本與另一有兒放洋的家庭相約大擦一餐,不料「限聚令」頒布,6人宴告吹,老友一家三口自己開枱,為人父親盡點愛兒愛吃的東西:龍蝦伊麵、中式牛柳、清蒸青斑,還要了一隻炸子雞。

據說太座去完洗手間歸來聽到滙報便要取消炸子雞,她認為「3個人點食到一隻雞」,老友堅持兒子最愛吃,便說「冇所謂啦」。又據說就是這兩句話,兩人便咿咿哦哦了一整頓飯,結果剩下半枱餸。老友說,最妙是炸子雞雞胸肉都被兒子吃掉,餘下兩隻翼兩隻髀。雞是導火線,兩公婆誰都沒碰。

以為我識食,要我來評理。關食乜事!清官難審家庭事,何況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Image description 風沙雞做到皮香肉軟,加蒜蓉後更加惹味。

坐困愁城

我家小子坐困愁城一個月又一個月,好幾位同學仔波友從英國回來,好不容易等他們完成隔離期,以為可以盡情打幾場波,不料「限聚令」連籃球場也封閉,聚會不能超過4人,去茶餐廳又驚無端端被查身份證。網上說,有人一天只走了33步,幾得人驚的紀錄!即是除了去廁所,只呆在電腦前!疫情中,安排子女如何過日子,煩過勸他們溫書。

老友家事,可以怎樣幫口呢?只好說:「兩公婆,一人少一句啦!」那傢伙真抵死,竟然回一句:「我都未叫八寶鴨!」就算有4個人,不叫其他餸,也未必吃得掉一隻八寶鴨,這句話分明撩交嗌。

有這個例子,這晚來到六國酒店粵軒吃懷舊菜,知道友人帶來10頭醉鮑魚,點了紙包骨、野菌芋盒、鴻圖窩伊麵、焗西米蓮蓉布甸,還有一隻風沙雞,我依然很鎮定。無巧不成話,這晚只是3個人。

主人家點的,我無異議,第3人終於提出:「一隻雞,得3個人,點食得晒?」主人家反問:「風沙雞,半隻點做?」我說:「冇所謂啦!」似曾相識的對話,但這晚3個男人沒有拗撬。風沙雞做得相當好味,加上預先拆去大部分骨頭,吃得份外舒暢,但到我們這個年紀,幾肆無忌憚都無法吞掉一隻雞,吃剩半隻打包。

疫症無情,14日之後還有多少個14日,難說!限聚令下,別說大菜無人敢點,一條超過一斤重的魚也難消受,4個人3餸1湯是極限,還要記住叫小菜好了。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沒有星星的美食》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

Image description 野菌芋盒夠香酥,芋蓉磨得相當滑溜。

Image description 懷舊紙包骨之所以好吃,皆因肉味和汁料香味都鎖在紙包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