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CES OF CHANGE】吳安儀:我只是一個鍾意打桌球的四眼妹

2021-03-23

未來之路,是由大家一起走出來的。在 Covid-19 期間,紐西蘭總理 Jacinda Ardern 在抗疫的成績有目共睹,加上她在不同領域的政策,讓她罕有地成為男性主導的國際政治舞台上的焦點。勇敢、果斷、大膽、求變,這些形容詞不再只是男性專屬,在努力地塑造美好將來的,還有今次訪問的幾位女性,包括第一位正式參與職業巡迴賽的亞洲女子球手「四眼 Que 后」吳安儀、環保企業家及 8Shades 創辦人林恬兒 Emily Lam-Ho、教育家及 ARCH Education 聯合創辦人 Jennifer Ma 馬賢慧及 Eaton HK 文化總監黃子欣(Chantal),她們心目中的未來,像 Emily 所說的,應該是 judgement-free 的社群、或者像 Chantal 所言的,多點了解就多點尊重;正因總有未做完的事,Jennifer 才可以 keep 住有動力,以行動締造世界。

未來,應該人人都有份參與建立的。

TEXT BY JAZ KONG


Image description

吳安儀:我只是一個鍾意打桌球的四眼妹

安儀一大步
三月八日,婦女節,土生土長的「四眼cue后」吳安儀,獲得世界職業桌球總會發外卡,未來兩年有資格參加男子職業巡迴賽。

TEXT BY BEN WONG

對安儀來說,能夠與現時世界第一的Reanne Evans同時獲發外卡,跟一眾頂尖男子球員同枱較量,自然是夢想成真。「一直覺得世界桌球巡迴賽的資格好遙遠,當然,我仍希望有朝一日是靠自己實力,透過Q School或者其他資格賽躋身職業圈。」當日收到教練通知,她正在廚房煮飯,一下子反應不來,差點煮燶晚餐。「過了一會,Reanne也有發短訊給我,她收到消息時,正在開車,她開玩笑說差點撞車,哈哈。對於我們,以及整個女子桌球圈,也是期待以久的機會,同樣是重要里程碑。」這是安儀的一大步,女子球員的超大步。

Image description 在桌球枱上的安儀,冷靜、專注,未來兩年的職業賽,是她桌球生涯最重大挑戰。(photo by World Women’s Snooker)

過去幾年,她也參加過最高榮譽的世界桌球錦標賽的外圍賽,跟男子球員比賽。不過,每次搭完飛機到英國,先要克服時差,然後適應比賽環境與氣氛,絕不容易。「比賽時,非常手緊,幾乎是手震住打,所以最初三次都是大敗而回,輸十比一。直至最近一次打世錦賽外圍賽,對手是Alan McManus,開始慢慢適應,最終輸十比六。始終世錦賽是長途賽,自己技術與經驗都有差距,希望未來兩年,吸收更多比賽經驗,發揮得更好。」

其中一年落敗後,她在社交平台分享:「我相信只要我可以同佢哋打多啲,我一定會繼續進步,距離係遠,目標係難,但總要盡力試試!可能有人唔明白點解我要去打,去輸。正如我最初學打桌球,我成日都輸。我相信要進步,就要同多啲高手打。比賽冠軍、贏或輸,都只係一個結果,但經驗同知識係會一直陪伴我去行桌球路。」下面還有一個hashtag,#我只係一個鍾意打桌球嘅四眼妹,安儀就是渾身正能量。打過,輸過,令她更明白,要追趕男子球手,最重要是提升起break能力。「在職業比賽,每盤波不會有很多埋枱機會,所以一有機會要盡量把握攞分。」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二月,安儀參加比利時公開賽,在決賽以4:2擊敗好友一姐Reanne Evans,捧盃而回。(photo by World Women’s Snooker)

由傅家俊到中學生
完成五月展開的世錦賽,下半年將會踏入新球季,假如疫情緩和,安儀便會與同獲外卡的傅家俊,一起到英國打比賽。Marco是她的偶像,以前經常在電視欣賞他的比賽,之後安儀開始打波,慢慢認識兒時偶像,這是另一個夢想成真。「以往,我們經常在外地比賽,不是經常見面,去年難得大家都在香港,有時候會一起練習,過程中他也會給我一些指導。由於他的形象正面,行出來斯斯文文,十足公子,令香港人對桌球運動改觀。」以往,桌球運動形象差,很多人以為桌球室龍蛇混雜,在桌球室長大的安儀,證明桌球不會教壞細路。「現時情況已好轉,不少學校都有桌球枱,本地學界亦會舉辦桌球比賽,反映香港桌球運動發展正在進步,譬如Marco去年也開辦一間桌球學校呢。」

男女之間相對平等。為什麼,男女球員實力彷彿天各一方?曾經三奪女子世界冠軍的安儀,客觀分析。「不論是參賽球手、比賽數目,男性都比較多,比賽多、競爭大,自然會令水平提升。近幾年,女子桌球比賽數目越來越多,大家都有進步,假如可以拉近男女球員的水平,對女子桌球發展相當有幫助。」她希望藉着未來兩年的職業賽,大家有機會在電視看到她比賽,吸引更多女生接觸這項運動。

提起香港女子桌球手,大部分人只認識安儀,事實上,本地女子球手發展慢慢成形,現時世界頭三十二排名,便有八位是香港女生,數量僅次於英格蘭。「當初我加入港隊,女隊員只有三、四個,現在已增加到六、七個,還有一些十幾歲的年輕球手即將加入,相信之後會更加好。」

Image description 2018年度香港傑出運動員選舉,安儀與水哥及媽媽合照。

一棒最高戰鬥力
去年十一月,安儀踏入三十歲,以往,女士們可能會認為三十歲好大件事,她卻瀟灑面對,剛剛獲得職業賽資格,才是人生另一個階段。「我沒有很在意自己年齡,桌球有一個好處,球員運動生涯比較長,有些運動三十歲已經要退役,桌球手四十幾歲依然是黃金時間,經驗豐富,技術又穩定。」在她心目中,成功是達成一個目標,目標不需要偉大,不一定要做世界冠軍,可能今日打了一cue過百分,或者今年打到二十cue過百分,都可以是成功。「成功不在乎結果,過程中學到什麼,也是成功一部分。」

去年二月,安儀參加疫情前的比利時公開賽,更捧盃而回。之後,疫情開始反覆,曾經三次關閉桌球室。在這段期間,安儀沒有鬆懈,把握難能可貴的機會,盡量加強戰鬥力。「我花了不少時間欣賞職業賽的比賽片段,因為之前比賽不停飛來飛去,或者經常訓練,比較少機會欣賞職業賽。透過睇比賽,最大得着是學習他們如何拆局,以及打每球波選用的cue法,這些對我即將參加比賽很有幫助。」

思想上完成增值,安儀自行加強體能訓練,鍛鍊上半身、腹及腳部肌肉,希望可以穩定扒枱動作。「桌球是全身運動,之前應付一些長途賽,或者一日要應付兩場比賽,每次打完都像虛脫。經過一番努力,最近體院重開,營養師都讚我fit了,上身肌肉明顯增強。」體能以外,她希望重新掌握好基本,期待手感盡快回來。從她的社交平台觀察,她的手感沒有生疏,去年十月更開心分享,在爸爸吳任水工作的桌球室打出一cue 134分,在桌球室「一棒最高度數排行榜」超越爸爸。

Image description 2019年,安儀在土耳其奪得IBSF女子桌球世錦賽冠軍,身旁為總教練Wayne Griffith(左)及教練Alan Wong(右)。

正面cue后
這對父女兵,在本地桌球界無人不識,水哥是香港桌球名將,一手將寶貝女訓練成世界冠軍的故事,充滿傳奇。安儀說她在讀書時期,我的志願已經寫上桌球手。「那時只是覺得有更多東西寫,哈哈。當初學打桌球,純粹是喜歡桌球比賽那套戰衣,以前見爸爸比賽,覺得那套西裝背心很有型。完成中五之後,沒有繼續讀書,那時候,只想像爸爸一樣,可以當桌球室經理,經常接觸自己享受的運動,之後自己開始參加比賽,逐步發展。」這位乖乖女,最初由爸爸親自指導,即使現在主要跟隨港隊訓練,兩父女也經常交流。「我非常幸運,爸爸是打桌球,否則未必有機會接觸這項運動。假如不在體院,我經常會在爸爸工作的桌球室練習,他依然會教我,或者一起研究應該怎樣處理某一球波。」

桌球難打,一cue清枱的背後,是數之不盡的挫敗與努力。三年前安儀升上世界第一,自然希望好好發揮,展現「四眼cue后」的實力,可是,期望變成壓力,嚴重影響比賽表現。「那段時間,練習時感到自己有所進步,可惜在比賽總打不出應有水準,差不多一年也沒有贏過比賽,逐漸有點氣餒,甚至會問教練,為什麼打得這麼差,是否不會再進步。他叫我不要想太多,只需要好好準備自己,可能機會就在前面轉角位。」比賽與練習,教練安撫她的不安,回到家中,愛犬才是她的心靈雞湯。「以往練習表現不好,回家後會不開心、好忟憎,現在有了Muffin,每次返屋企,它都會好開心咬住玩具去迎接我,所有唔開心都一掃而空。」

我們問她,時代女性需要具備什麼特質,她立即回答:「最重要是自信、正面。」

她直言,跟男子球員比賽比較緊張,能夠埋枱打波的機會不多,反而坐在座位的時間好長。「桌球其中一個困難,它讓你有太多時間思考,當你親眼看見對手打波,很容易出現負面思想,那時候,必須要說服自己,即使看着對方打波,都是一個學習過程,將自己由負面拉回正面。」由負變正,是任何運動員,以至任何人都需要學習的態度。安儀的信念很強,教練不只一次公開稱讚,正如她的座右銘,「我真心相信:『If you believe it, you can achieve it』」。我們都相信,她會竭盡所能,在桌球枱上打好每一球波,繼續開開心心做一個鍾意打桌球的四眼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