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at: lj.hkej.com
Skip This Ads

余迪偉 從不覺得自己犯禁

2018-03-21

電台DJ余迪偉一向是多棲動物,從電台主持到寫專欄出書,談情說性,到早前與鄒凱光合作的娛樂騷《爆響口之唔出得街》,大談禁忌題材之餘,又主動提及自己性取向。最近他又有新搞作,創作一人劇場,講述成長經歷,內容當然離不開愛情與性。

Image description 電台DJ余迪偉一向是多棲動物,最近更從自己經歷出發,籌備一人劇場。(吳楚勤攝)

經常在媒體大膽談性,他從未想過自己做的東西有多犯禁,「我從來沒想過自己做的東西是禁忌,縱然監製老是罵我,在該時段不能說這個那個。」在港成長,若非遭遇獨特,也不會對性和愛有不一樣的想法,他慨嘆:「我不覺得是先鋒,只是我們在這方面太落後。」透過分享自己的人生故事,他希望讓人感同身受,也能從中獲得啟發。

這次演出名為《一支弓》(4月6至8日,香港賽馬會演藝劇院),是從個人成長經歷出發衍生的劇場。他將會在劇場中分演生命中的不同人物,重現不同場面,有此構思,是因為數年前,從小玩大、在美國從事傳媒及舞台工作、獲獎纍纍的朋友,提議兩人可合作做表演。「他說,你從小這麼多騎呢經歷,可以講家庭、愛情、欺凌、香港面對的東西。我們這一代沒有經歷過戰火饑荒,但其實都在不斷經歷轉變,移民潮、金融風暴也是其他世代沒有經歷,就如演出的副題是:change is good!」

Image description 他正與鄭裕玲及麻利亞主持節目《口水多過浪花》,早前邀得組合Shine訪問。(受訪者圖片)

雖然在香港土生土長,但余迪偉自言,自己經歷比一般人開闊,拍拖次數比別人多。家裏經營書局,七兄弟姊妹中排行最小,從小他都與哥哥姐姐的朋友玩,在店裏幫忙向客人推銷,比同齡的孩子成熟。「我把口是很勁的,有『書包王子』之稱,賣書包的數量遠超過我媽和哥哥姐姐相加,師奶都很喜歡找我買,覺得我是用家。」

在書店成長,看盡各式各樣的人,他從小就懂得人情世故,甚至常聆聽兄姐朋友訴苦,為其感情煩惱提供意見。「五六年級還不知道什麼是愛情的時候,卻能解答姐姐哥哥朋友的愛情問題。我覺得這個世界,就算很多事情是黑白分明,但在愛情中不然,在裏面有很多灰色地帶,雖然我未拍拖,都已經知道,尊重別人,保持一個開闊的世界觀,都是很重要的。」

Image description 早前在發布會上,余迪偉獲好友王菀之及阮小儀現身撐場。(受訪者圖片)

比死亡更可怕事情

早熟的他,在中二開展第一次戀愛,「別人拍你也拍那種。到現在我們都是好朋友。」在演出中,他也會重演一些刻骨銘心的愛情故事,例如曾經有一個戀人自殺身亡。「對於一個?仔來說,雖然他不是為我自殺,也是曾經愛過。我們分手後,大家仍是好朋友,但當時我仍不知道什麼是死亡。你不知道這種創傷有多大,不太懂去面對,只是拿起電話想打給他時,才發現忘了他已經死了。」

就算小時候疼愛他的婆婆在他8歲時死去,他對死亡仍很懵懂,「在喪禮上我還給我媽罵,因為我與靈堂吹喇叭的在開玩笑。我只知道,有天放學回家,就被告知阿婆不在了。為何?死了。我問,那她死了去邊?」長大了,自殺身亡的前度才讓他明白,死亡的影響可以如此大。

然而比死更可怕的別離,是對方離開了,卻發現自己心中沒有任何人在。「到夜闌人靜,只有自己一個,才發現自己沒有人去想念。就算對方死了,你心中仍想念,也是情懷,但我曾經試過,一個人夜裏坐着,發現沒有思念着誰,那種感覺最孤單。我總是跟自己說,我可以是alone,但不一定lonely。但當沒有思念着誰的瞬間,發現世界空無一物,生命是為了什麼?」

Image description 在商業電台開咪多年,他一直不忌諱談各種性、性傾向、性別等相關議題。(受訪者圖片)

慨嘆愛情騙子太多

在情場縱橫多年,他表示,自己雖然某方面很開放,某方面卻依然很傳統。「如果你要選擇進入現世認知的一對一關係,忠誠是很重要的,如果無法忠誠,就不要選擇一對一了。老實說,這種關係都只是文化催生出來的規條,其實愛是否如此?未必,應該是很闊的。」

「但我覺得,既然你要玩那個遊戲,就應忠誠。我很怕那些人,這邊廂玩這個遊戲,那邊廂又懶係自由奔放,我就覺得你不要害人了。但每個人都有選擇愛情要怎樣走的權利,無法審判他人,總之對別人負責任,可以保護別人保護自己,旁人也管不着。」他笑言,或許有天會遇上一個人,令他想與其發展單對單的關係,組織家庭。「現在我完全標榜自由,可以同時約會幾個人,不一定要commit些什麼。但也會覺得,一旦commit了,就不要亂來。不然就不要commit。」

經常在媒體為癡男怨女解答愛情疑難,他見盡各式關係,說到底,無論是進入怎樣的愛戀,前提都是尊重對方。「愛情中實在有太多騙子,或者有些叫放火魔,專門撩起火頭,等你喜歡上了,才說沒有感覺。這些都很不光明磊落,做人和戀愛一樣,光明磊落是我的座右銘。」

從《午夜閒談》到《一八七二遊花園》等,他都不避忌談性,也是故意為之。「我深深覺得香港這麼多年來都缺乏性教育,連衞生教育也沒有。」例如小時候他在家裏看到染血衞生巾,受驚致電母親,母親不解說是什麼,反而急急召喚姐姐回家處理。而小學女同學的月經課,男同學都不能在場。「沒有性就沒有人類,為何不去認知多些?為何要如此封閉?」

還是學生時代,他就決心往外闖,向家裏提出要出國讀書,家裏雖然不是很富裕,計算過支持得起,便送他去紐約,他在加拿大電台工作一段日子後,決定回流。當初回港,他也不太適應這裏的文化,尤其是社會氣氛保守。「起初不太喜歡,但在這裏卻有很多朋友,這一點已經是加拿大無法比,就算那裏湖光山色,冬天可滑雪,但朋友始終不夠多,是世外桃源都無用。」

出櫃之前應做事情

除了大談主流社會的禁忌題材,余迪偉本身也樂於做一個非主流的男人,擁抱多元性取向,也曾穿女裝演出,「我的生活很闊,愛也很闊,真的沒有任何東西可規範我,男與女的分別,除了身體上還有什麼?女人可以穿男裝,男人也可以穿女裝。這個世界愈少規範,我們愈自由,這個世界才能更和諧。從小我就這樣想。」他表示,自己的父母和兄姐,都是很開放的人,對自己表現如何,選擇怎樣的愛情與人生,都很支持。「他們從小就知道我如此自由,就由我去,又不是害人。18歲時我老是在外面玩不回家,父母以為我參加黑社會,我就帶一群同學回家,讓他們了解和安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要耕耘的,如果因為他們不了解我而吵架,也要問自己,有沒有努力讓他們認識自己?」

「身邊許多人都說要出櫃,把情人帶回家,但他們的家人對他們有多了解?連你的工作、你的生活、你一起玩的朋友也不知道,無端端要出櫃,為何他們一定要知?出櫃前,請先耕耘關係。」

余迪偉小檔案

出生地點:香港

身份:電台主持、專欄作家

曾主持節目:《午夜閒談》、《精華遊花園》、《一八七二遊花園》

曾出版書籍:《筆舉直插》、《送給情人的急救包》、《筆談情》、《紙說愛》

髮型:Hillnex [email protected] Attic

化妝:Echo Wong

服裝:Wagamamaplayground

配飾:red dot optic

場地:The Attic

文:張綺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