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at: lj.hkej.com
Skip This Ads

【香港startup不簡單】港產元宇宙AiR: metaverse × 手機遊戲 × 現實世界三合一的遊戲體驗

2022-08-15

Image description AiR Metaverse 的全名就是「Adventure in Reality」,現實與虛擬世界融合,以 location-base 的形式將元宇宙「外賣」到大家的電話裏面,去到邊玩到邊。

香港 startup 不簡單!
怎樣的 startup 才算成功?一定要做到獨角獸才值得留意嗎?
要找有創意有想法的初創,不用老遠去到 Silicon Valley,香港其實有不少有抱負的初創公司,打破常規、以想不到的方法去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不論是將遊戲玩樂方式連結現實世界及元宇宙的 AiR Metaverse,還是大想頭到以一條度身訂造牛仔褲改變消費模式的 unspun、抑或是引入紅外線 3D 掃𣈴器配合自研演算法來設計西裝的時裝初創公司 Crave Technologies,三家初創企業都憑着創辦人們的執着,努力為香港、為世界帶來改變。困難嗎?難啊,甚至是跟投資者、跟用家解釋自己的理念就可能已經並不容易;不過,他們肯踏出嘗試的第一步,就一定已經成功了一大半。

Image description AiR Metaverse 團隊努力開發線上線下融合的香港,圖中間的就是 AiR 的主腦 Gabriel Kwong,他擁有多年的「metaverse」經驗,早於十多年前還未有 「metaverse」這個字時,Gabriel 已在香港創建著名網上社群 sooff.com,在網站上的虛擬市民可以互相聊天交流,更可以玩遊戲、買屋、裝飾家居,比現時的元宇宙更「貼地」。

Image description

AiR Metaverse 港產元宇宙:metaverse x 手機遊戲 x 現實世界三合一的遊戲體驗
相信大家不會對「元宇宙」這幾個字感到陌生,但原來香港都有港產元宇宙?AiR Metaverse 是「Adventure in Reality」的簡稱,跟大家比較熟悉的 metaverse 如 Sandbox、Decentraland 等 web3 為基礎的元宇宙的玩法最大的分別是 AiR 只限手提電話,玩家需要下載 app 去進入 AiR 的元宇宙;其次就是當其他元宇宙大多是將大家帶離現實,AiR 的做法會現實與虛擬世界融合,以 location-base 的形式將元宇宙「外賣」到大家的電話裏面,去到邊玩到邊。今年 4 月才正式面世,AiR 就已經有大約兩萬下載人數;香港,是否要搬到元宇宙避世了?

文:Jaz Kong     圖:AiR Metaverse

Image description AiR 是一個依賴 GPS 定的遊戲,因此鼓勵大家親身到訪香港不同角落,發掘各式各樣的小遊戲。

Image description

新香港
相隔一兩個星期就會聽到再次有商家、大企業在 Sandbox 買地、在 Decentraland 舉辦了什麼活動,鼓勵大家擁抱 web3,說在元宇宙都可以建立起新生活、新身份;但其實,元宇宙到底是什麼?除了買地打卡,企業還可以在元宇宙做什麼?對大眾而言,元宇宙又跟大家有什麼關係?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因此,AiR Metaverse 的幕後「大佬」Gabriel Kwong 就直言 AiR 的想法可說是完全相反,希望可以透過 AiR 去創建另一個跟不同的持份者都有關係的元宇宙:Adeventure in Reality,顧名思義,「現實」是這個元宇宙非常重要的一部分,透過手提電話上的應用程式,AiR 希望將元宇宙融入大家的現實生活,跟前幾年很受歡迎的「Pokémon GO」遊戲一樣,鼓勵大家去到現實世界不同的地方,開啟不同的 metaverse gateway,進入特定地方所屬的元宇宙進行不同的任務,而所儲得的獎品可以是 AiR 入面的禮物、又或者是現實世界可以兌換的獎品,由線上線下兩個世界共同創建一個「新香港」。以正於銅鑼灣時代廣場舉辦的 9GAG 「Memeland」為例,這次已經是時代廣場跟 AiR 的第二個合作項目,大家身處 Memeland 時,除了可以玩到現場的遊戲之外,掃一掃場內指定的 QR code、亦即是 AiR Metaverse 的 gateway,就可以進入元宇宙內的時代廣場繼續玩入面的遊戲贏取禮物。這種線上 x 線下的遊戲玩法缺一不可,而這亦是 Gabriel 在研發 AiR 時的目的,「AiR 做到的是希望大家被元宇宙包圍,由現實世界不同的入口進入元宇宙,去探索裏面的世界,我想為玩家帶來的體驗是在現實世界遊玩一般,真正做到一個沉浸式的遊戲體驗,感覺像『metaverse-to-go』,將元宇宙外賣到手提電話入面,隨時隨地都可遊走在現實與虛擬世界。」關鍵字是「連結」,Gabriel 想鼓勵大家走出房門,要真真正正到訪不同的實體地方,才可以進入相應的虛擬世界,以手機連結兩個世界。好像好複雜,舉個例子,AiR 跟荷里活廣場自 4 月成立以來已經是長期合作伙伴,而兩者為了一同推動環保,就舉辦了「荷里活廣場 元宇宙綠色村莊歷奇之旅」遊戲,去到荷里活廣場就可以進入商場在虛擬世界的環保村莊,在虛擬的大自然中盡情探索及冒險,包括暢玩種花、餵雞仔、釣魚、捉蝴蝶、伐樹、回收廢物等不同小遊戲;而當中除了手機遊戲內的獎品之外,玩指定的項目更可於商場兌換潤手霜、保濕面膜等實體獎品,將虛擬禮品實體化,使遊戲更具互動及真實性,獲取前所未有的滿足感。但前題是,大家要實實在在地前往商場,所以 AiR 所想像的元宇宙是不容許大家宅在家的。走出房間,可以發掘到香港的美好,更可以在元宇宙看到不一樣的新風景。

舊香港
說明是港產的元宇宙,當然是別具香港特色,除了現時只開發了香港地圖這一點,以及應用程式暫時跟提供繁體中文字的版本之外,其實 Gabriel 以至 AiR 的團隊都致力加入不同的香港元素,其中當然有深入民心的街頭小食如雞蛋仔等,而《食神》名物「黯然銷魂飯」亦有出現在遊戲入面,大家可以積極玩遊戲換取。

Image description Gabriel 希望可以在 AiR 發展到保安範疇,亦可以幫助香港本地 SEM 或新晉藝術家爭取線上線下的發展。

Image description AiR 裏面的灣仔軒尼詩道。

香港的變化急速,早前有沉沒的珍寶海鮮舫、還有陸續消失的老舖小店:小時候那家還大家流連忘返的玩具店可能名字都忘記了,但多少時光跟朋友在那裏渡過?以往熟悉的地方已變成古跡、甚至消失得無影無蹤,舊日的囍帖街、皇后碼頭大家可還有印象?其實除了要建立一個虛擬的新香港,Gabriel 的另一個心願是在元宇宙做到保育的工作,包括重現香港一些已經或即將消失的歷史文化或小店,其中一家主動聯絡 Gabriel 的就是上世紀極為出名的 Sam’s Tailor,不少荷里活名人都曾是它的老顧客;為了傳承 Sam’s Tailor 的傳奇故事,Gabriel 特意在 AiR 為它們建起了一幢專屬建築,讓大家了解它的歷史及故事。「我想做更多本地文化、甚至是文化遺產的內容,香港有不少像 Sam’s Tailor 的老店值得大家留意,所以希望可以用冒險的形式在元宇宙呈現。」Gabriel 形容 AiR 的另一個用途是可以作為元宇宙的 enabler,將一些跟元宇宙完全無關、甚至不是這個年代的小店帶入元宇宙,「我不希望見到元宇宙成為大企業屬的世界,這不應該只是一個讓大家展現財力的地方:香港有不少值得留戀的 small emotions,例如茶餐廳,是否可以將舊冰室等地方『現代化』、web3 化,以另一個形式在 AiR 出現?即使可能老店的店主完全不知道 web3 是什麼,是否更應照顧到它們、enable 它們在元宇宙出現及傳承?」其實 Sam’s Tailor 只是一個導火線,Gabriel 之前已有創造一個「hub」的計劃,希望發掘多一點香港的老店,以 Air Season 0 建立最「貼地」跨行業本地遊戲化生態圈。試想想,如果珍寶海鮮舫可以在 AiR 的香港仔出現、大家可以在上面飲茶食海鮮、甚至是重溫一次《食神》、《無間道》等電影場境,延遲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多好!「又或者讓大家去到高街鬼屋,雖然現時建築物已變成社區中心,但若然大家可以在遊戲上再次入內探險,又可以活現香港著名鬼屋,一個地方兩個體驗!」

這就是 Gabriel 提到的 gamification 層面,不論是 AiR 還是其他元宇宙,「兩者也是希望為大家的世界創造 additional experiecne;但 AiR 的『play to earn』模式是我們的一大重點,在重現古跡、重新想像『旅行』之外,fun factor 是一個我們非常注重的要點。」

Image description

屬於大家的香港
對於香港,或多或少都總有唏噓;但在 AiR 上的香港,其實可以屬於大家共同建構、共同擁有的,而重點在於「community」。AiR 不是 Gabriel 的第一個 startup,早於 2004 年,Gabriel 已經用 Flash 創立曾經極受香港網民歡迎的虛擬世界 sooff.com,當年單是香港都有十多萬的用家;之後手機遊戲開始盛行,Gabriel 又創立過不同的遊戲,因此,AiR 可說是他十多年以來所累積的經驗,「當年網站跟一個新成立的網上論壇合作,短期內就鼓勵到二萬個網站的用家到論壇開用戶出 post,換取虛擬世界的禮物,所以當年已經知道 community 的威力。」

要維持社群的 loyalty,「最直接的就是透過 gameplay 有『value』,多勞多得,這是比較市儈的層面;但更重要的是一個有所成就的感覺,甚至是可以共同建立,而虛擬世界是可以做到的,decentralization 是每一個元宇宙的重點;以 AiR 為例,長遠而言,各用家可以自己創出自己所屬的部分,可以擁有某些東西、甚至可以 contribute 給其他用戶,例如我在銅鑼灣種下一棵蘋果樹,是可以跟其他人分享的,就可以建立起歸屬感,以團體感維繫這個社群。」

Image description 透過 gameplay / play to earn,大家可以在小遊戲中得到各式工具而 unlock 新食譜。

Image description

畢竟,AiR 想做到的跟其他元宇宙有一點分別,AiR 不是想大家逃避現實,而是要共融,將現實與虛擬融合,讓現實變得更有趣。「雖然 digital transformation 已是這個世代不爭的事實,但我不希望數碼世界要完完全全地取代現實世界,因此 AiR 至少有一半是在現實發生。我們不是 Matrix,不管虛擬世界有多成功,我們人還在現實世界,還需要 physical presence 要生存,人與人之間要互動,試想想,一個實在的擁抱都不能取代 virtural hug 吧?」但 Gabriel 坦言即使這個理想很宏大、concept 很合適,但礙於這個世代的人太「速食」,要讓大家容易理解得來又傳遞到 AiR 的理念,正是 Gabriel 與團隊的挑戰,但理想地,AiR 除了在商業層面可以吸納企業及機構,將人流換成消費金額之外,這個線上、線下共融的社群理應可以讓香港不同持份者共同成長,小商店可以在 AiR 的企劃下多一個發展路線、本地的藝術家又可以透過 AiR 開拓 NFT 的機會及接觸更多人。AiR 跨越了虛擬和現實世界的整個元宇宙冒險體驗,為玩家及企業、甚至是香港開創無限的可能性。

密切留意 LJ 的 startup 專題 #香港startup不簡單

Image description

想體驗 AiR Metaverse 線上線下活動?可以到 Times Square 的 9gag Memeland 感受一下!
時代廣場X 9GAG 「Memeland」數碼互動遊樂園
日期 : 即日起至2022年9月25日
地點 : 香港銅鑼灣時代廣場5樓517-519舖

BLOG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