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只加密貨幣咁簡單】徐家健:NFT價格波幅很大

2021-09-02

NFT已出現了好幾年,為何今年大升又大跌?中文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徐家健認為:「用經濟學去解釋,就是因為早前加密貨幣炒得高!加密貨幣走勢是co-move(聯動)的,一隻升就全部升,購買的很多是IT人,他們因此暴發得好緊要。由於暴發了,再轉成現金,要轉有難度,銀行有可能給你麻煩,他們會考慮購買其他資產, NFT是一個出路,一是分散投資,也是財富效應。」徐教授說,NFT爆升,也可能因為投資者左手交右手,例如會找朋友替你買,這是股票市場常用的手法,「市場這麼熱,不能排除有這些炒作手法,成本很低。」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陳奐仁新曲《Nobody gets me》,以七枚以太幣,約十一萬港元成交。

徐家健本行是經濟,也熟悉藝術市場,他甚至參與了一些NFT的製作。藝術市場上,除了作品本來就是數碼形式創作的,還有作品本是實物,就需要轉化成數碼(NFT),再上載到區塊鏈。「轉成NFT,它要掛勾得好,才算做得好。」

怎叫做掛得好?「因為我有參與,也常問自己這問題,它大概可以用三個方法製作。一,例如實物是鑽石,就可在鑽石上做微刻,再將微刻數碼化,跟區塊鏈就可連上了,這方法有缺點,就是微刻會破壞藝術品。」方法二,是在它上面噴上塗層,掃瞄塗層時可得到一個碼,連上區塊鏈,將實體與虛擬掛勾。不過,也有人不喜歡塗層,還有方法三。「將作品,例如油畫,拍攝大量特寫照片,拍下它的紋理,由於每張作品的紋理都是獨一無二,將它們數碼化,就成了獨一無二的區塊鏈紀錄,此方法可行,問題是怎樣買賣?」

徐教授書寫加密貨幣、區塊鏈已有幾年,他屬於自由經濟學派,對區塊鏈技術抱較開放和樂觀的態度,「我看好它的應用,它當然有風險,例如政府會否出手阻止?其實政府會的,只是要看力度,當加密貨幣/NFT的市值越來越大,想操控已經很難,幣圈是否有操控?當然有。」他說自己雖然支持自由市場經濟,但若出現一些監管,相信對區塊鏈會更健康,加密幣從前聲譽不大好,一直有傳涉及很多犯罪活動。「我也相信圈中有犯罪活動,政府因此想監管它,只要不太扼殺圈中活動,相信監管後會有幫助。」

幣圈大升大跌,投資加密幣或NFT風險自然不小,「前幾年出現ICO(首次代幣發行),曾炒得相當厲害,當時大家爭相發幣,但很多現在都一文不值了。香港唯一發行的加密幣又有聲譽的是Likecoin,他們堅信民主自由,想用Likecoin來幫助出版業和作者。除此以外,九成幣都是垃圾。以太幣現在的應用十分之高,其實近年NFT因為幣值大跌,成交減少,這是汰弱留強,不是不健康的。歷史上每有新興事物,總有人魚目混珠。」

若要投資NFT會有什麼要注意?「當代藝術價格波幅較大,過幾年它可以完全不流行,NFT是很新的事物。張五常教我,購買這些藝術品,一是價位要細,可以多買一些,若價位只是三幾萬,蝕了就算;另外,你一定要買自己喜歡的作品,即使大跌,也可收藏。」

NFT出現,令一些創作人看到曙光,例如早前陳奐仁就因為想幫助音樂人,學習NFT的一切,把作品上傳,試試市場反應,結果成功出售作品,此舉是否能幫助到新人?「暫時不能,陳奐仁第一個做,又有名氣,自然有Fans支持,但這樣難以持續。」

他比較看好的,是圈中以智能合約形式出售歌曲版權,透過區塊鏈連接所有收益。這方面,英美音樂圈已在進行中,今年二月,美國Ditto唱片公司推出Opulous,它是一個替藝人籌集資金的P2P區塊鏈平台,透過去中心化的Defi財經技術,連接了藝人和投資者。若藝人需要借錢,它會透過藝人過去一段日子的串流收入計算,給投資者每年10%回報。這是區塊鏈中的智能合約,透過系統自動支付給投資者。四月,Ditto又透過區塊鏈平台Bluebox,替英國Rapper Big Zuu和美國藝人Taylor Bennett,將他們仍未推出的新歌,每首分成1%一份,共125份,變成NFT,在網上出售,每份一百美元,購得NFT的樂迷成了歌曲的股東,日後歌曲任何版稅收入,都會每月自動計算及交付給股東。

這就是區塊鏈/NFT的潛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