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只加密貨幣咁簡單】時尚如何NFT?

2021-09-13

潮流興NFT,當數碼藝術家Beeple作品以天價賣出,錢途無限,走在時代尖端的時裝品牌,何時加入NFT戰場?答案正如Gucci曾向傳媒透露,「only a matter of time」。

TEXT BY BEN WONG

Image description 眨下眼,Kim Jones的處男Dior騷已經三年前,以KAWS的號召力,再出NFT,可能再炒一會。

時裝品牌最簡單的入場方式,可以參考NBA Top Shot製作moment,把時裝騷的fashion moment炮製成幾十秒的NFT。隨便數數,Alexander McQueen生前的機械人噴裙、Karl Lagerfeld生前的超級市場及穿梭機時裝騷、Dior Men與Louis Vuitton近年非常IGable的fashion show,或者明星粉墨登場行騷的片段,統統是潛力無窮的NFT寶庫。再者,疫情令時裝騷轉型,品牌紛紛投放資源拍攝時裝短片,將短片剪輯成NFT,易如反掌。

Image description Gucci將《Gucci Aria》時裝系列剪輯成NFT作品的方程式,相信會是時裝NFT其中一種主流表達手法。

結果,Gucci管理層提及的時刻,在五月底終於來臨。早前Christie’s舉辦「Proof of Sovereignty」NFT數碼藝術拍賣會,透過區塊鏈技術拍賣十八位新晉媒體藝術家作品,Gucci則成為第十九個參與單位。這是品牌首件NFT藝術品,以四月初發布的《Gucci Aria》系列短片為素材,重新剪輯而成。四分鐘的NFT版時裝短片,只抽取十五分鐘完整短片其中一段,呼應Aria系列「寒冬已去,萬物重生」的中心思想。短片中,模特兒打開一道大門,溫暖陽光照射在她身上,她望向門外的花園,看到幾隻白馬自由自在地奔跑。這一段戲,大概一分鐘,Alessandro Michele把它重複又重複,總共四次,象徵未來與過去重新連結,引領品牌回到宇宙起源,喻意相當玄。最終,《Gucci Aria》以二萬五千美元成交,是平是貴,每人心裡面都有一個答案。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十一月,Gucci利用AR技術,製作了The Gucci Virtual 25波鞋,只賣親民價,抵玩。

到目前為止,除了Gucci,暫時未有頂級品牌出招。其實,早於《Gucci Aria》發布成NFT作品之前,品牌去年已在官方應用程式推出Gucci Sneaker Garage專區,並以AR技術製成的The Gucci Virtual 25波鞋。不能穿的波鞋,在Gucci app賣12.99美金,買家可以在虛擬世界穿着,post下IG,都算抵玩。雖然Alessandro Michele愛懷舊,他同樣愛新鮮刺激,設計一個虛擬系列,分拆成幾十個NFT,讓粉絲在社交媒體或遊戲中裝身,也相當有趣。綜合外國傳媒報道,不少品牌都蠢蠢欲動,希望製作不只純粹觀賞的NFT,譬如類似Gucci Virtual 25的虛擬穿着,或者結合虛擬與現實,將NFT設計製成實物,組合成一個套裝發售,提高產品的可用性。

Image description 這就是The Fabricant設計的虛擬Iridescence dress,仔細看看布料質感,真的一樣。不過,定價九千五美金,買真裙定虛擬裙,視乎你是什麼人。

發展新科技,頂級品牌相對多顧慮,除了NFT,仍有其他可能性。當一線品牌仍在十五十六,荷蘭時裝startup公司The Fabricant早已付諸實行,公司定位是世上首間digital fashion house,網站寫上「Always Digital, Never Physical」的宣言。成立短短三年,The Fabricant已憑栩栩如生的3D衣服,在虛擬時裝界打出名堂,曾經跟Tommy Hilfiger、Puma、Adidas及Under Amour等國際品牌合作,炮製會行會走、動感十足的衣服。公司曾經舉行數碼時裝騷,發表他們的virtual collection,兩年前更以9,500美金,成功拍賣出一條只能透過屏幕欣賞的virtual dress,開創虛擬時裝歷史。說不定,幾十年後,The Fabricant會發展成數碼版的Dior或Gucc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