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公的禮物

2022-06-14

Image description PHD創辦人Willem與Ysabelle

灣仔某座商業大廈的頂樓,有個單位,在七、八十年代是某個建築商的私人俱樂部,他和朋友在此打牌作樂、開開派對,但它的私隱程度之高,是連他的家人也從沒踏足過。俱樂部運作了二、三十年,時光飛逝,男人老了,派對停了,它堆滿了雜物及男人的多年珍藏。約八年前他去世了,家人得到了鑰匙,才終於步入這個秘地──單位的冷氣機已有十數年沒有運作,到處鋪滿了塵及霉菌。男人的外孫女Ysabelle和丈夫都從事藝術相關工作,決定將這個地方,這份公公留下的禮物,化身成商業畫廊。

TEXT & PHOTO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公公的私人會所
「這地方本來屬於我公公的,它是在70年代建成,公公是這大廈的建築商。」Ysabelle(張伊婷)說:「它是很隱私的,一直沒有什麼人知道這地方,公公跟朋友常來這裡開派對、耍樂,它像個私人會所一樣。」大廈建成年份是1975,單位內還保留了一份當年的售樓書,附有價目表。

頂樓的單位沒有顯示在價目表上,可算是特色單位,它有一個偌大的客廳、三個房間、一個廚房。由於單位位處頂樓,打開門口就可俯瞰銅鑼灣鬧市,十分特別。「他過身了,家人得到這裡的鑰匙,才第一次步進這裡。之前連我父母也沒有來過這裡!此前只有公公有鑰匙,但我想父母是知道有這地方的,因為大家會談到公公去了會所。」公公的建築公司,也位處同一大廈,就在樓下。

Ysabelle夫妻二人決定將空間變成一個商業藝廊,她在英國出生,2012年才搬回香港,她只說一點廣東話,來港後一直從事藝評及藝術相關寫作,她與丈夫 Willem Molesworth在紐約認識,此前多年Willem都在香港Desarthe Gallery任職畫廊總監,有十年藝術銷售經驗,熟悉畫廊營運,與香港的藝術文化機構、藝術收藏家也相當熟稔。因為手上突然有了這塊位處黃金地段,空間偌大,又沒租金壓力的地方創辦藝廊,聽起來像萬事俱備,只待東風,但實際操作卻並非如此。

「我們第一次來到時,發現單位狀態很差,到處都發霉了。冷氣超過十年沒有開動,到處都放滿了他的遺物。」對二人要開設畫廊最大的挑戰,是雖然得到這空間的使用權,但年輕夫婦手上資金無幾,要改裝、裝修,花費可不輕鬆。他們在去年九月開始裝修,絕大部分粗活,都是自己落手落腳做的,包括搬運磚頭、水泥、木門、油漆等。

「去年9月開始,到了今年月左右完成,開始時要先找建築師看看,但實際的操作,都是我們二人去做,包括了大量搬運、油漆等工作,公公的遺物我們也儘量留下來,要慢慢清洗。」

保持隱私性
因為是個私人會所,二人發現很多有趣的事物:公公拉頭馬與告東尼合照、公公的珍藏:包括各式各樣的春宮藝術品,只有掌心大的幾個木盒,裡面着好幾塊像餅乾大的春宮畫;公公喜愛藝術,房裡有好幾百張卷軸水墨畫,卷上寫了齊白石等大師名字,但Ysabelle說,它們全都是偽作,都驗證過了。從前公公會在此放映電影,菲林和放映機都有留下來。當然,還有充滿七、八十年代風格的茶几、櫃子等,二人都把它們儘量留下,再添置了一些新家具。

這裡的三個房間,一個變成了會客室,放上梳化,頗具情調;一個變成了書房,因為之前Ysabelle曾在清明堂書店做兼職了一年,與他們相熟,早前書店老闆決定回美國生活,把店內的書架全數捐贈給香港的書店,他們也要了幾個,2人再添置了一張竹椅,變成了具中國風格的小書齋,「我們想把公公的地方留下來。變成一個大家可以坐下來讀讀書的地方。」公公的珍藏,像一些春宮藝術品放置了在七十年代的飾櫃之中,「我們應該記得那些舊事物,保留它們,而不是全部換成新事物。」

Image description Virtue Village “Machinal Dysphoria”2022

藝術空間叫PHD Group。PHD這名字有點玩味。PHD一般指博士學位,這裡的全名卻是Property Holding Development Group ,它明明是賣藝術卻叫自己做資產管理,一方面嘲弄了藝術的商業世界,「有很多人覺得藝術就是資產,就像地產,如果他們買了,可以隨時賣掉。」同時諷刺藝術圈越來越賣弄學術性,Ysabelle:「像恆基、K11現在很多名字都會類似這樣。」

名字上沒有 Gallery(藝廊) 一字,保留它前身的一定私隱性,來參觀前,必須先在藝廊的網站預約,同時二人希望做到一點,就是無論你是什麼身份,來此參觀,他們都會給你作私人講解,「我們也想做多點藝術教育,這可是絕大部分畫廊都不可能做到的。」

Gay Couple二人組
1月開始營運,到了採訪的4月中,仍然看到二人的疲憊,Ysabelle說畫廊雖然一周只開四天,但他們每周有六天都在工作,排山倒海的工作幾乎是24小時不停歇的。

Image description Virtue Village ”Fistful of faith” 2022

開始時,他們先辦了一個聯展,展出11個藝術家作品,然後現在展出的《村莊色情片》是香港藝術二人組Virtue Village的個展,二人表示他們已有兩年計劃,將與合作過的這11個單位,一個個的舉辦展覽。這些藝術家約有半數是香港藝術家,此外有日本人、台灣人、美國人及中國大陸人。

Image description Virtue Village “RUSH” 2022 (Digital Print on Canvas)

Virtue Village這個二人組,是由一對香港Gay Couple組成的,Joseph Chen曾在Para-site及 Videotage工作,如今是逸東酒店的藝術文化部主管,Cas Wong大學修讀時裝及物料系,目前在白石畫廊工作。這組合在2020年組成,《村莊色情片》是他們第一個個展。

Virtue Village的名字來自馬頭圍道真善美村。展覽中他們想像出一個機械和半機械人身份取代了農村動物的村莊,變成一個酷兒社區,他們把PHD布置,牆邊地下有泥,中間放置了一部電單車,是他們心中那村莊的廣場。展出的有繪畫、裝置、錄像等各種形式,很多作品都有性的含意。

「我們想讓人看到我們代表的藝術家,敢於與眾不同。對很多人來說,這個展覽有點令人感到緊張,它使用了好多繃帶,當中有很多色情及性的喻意,我們猜不少藝廊不會接受的。我們想讓大家看到,我們不畏於把它展於大眾眼前。」

Image description Virtue Village “Panic Movement” 2022

這麼一個展覽,已展露出畫廊風格,及二人想大展拳腳的方向,「我們不是那種替藝術家只做一個展覽,然後大家就不再合作的那種藝廊,我們會獨家代表這些藝術家好幾年,大家簽了合約,我們是目前香港唯一代表他們的藝廊。至所以這樣,是因為我們相信他們的能力,相信他們的未來。」Willem說:「因此當我們告訴藏家我們獨家代表了他們,那代表了我們會百分百支持這些藝術家。」

Image description Virtue Village “Amyl Volatility” 2022

最真的態度
要做商業畫廊,又要與眾不同,該怎麼平衡?第一個個展,展出的是組成兩年,還沒有知名度的藝術二人組,而且展品很多都不是主流的繪畫作品,能夠收支平衡嗎?

「為何我們的畫廊會有點與眾不同,是因為我們的目標和方向,有所不同。」Willem:「例如我們不會想成為全世界最成功的畫廊,這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首要的目標是維繫下去。如果畫廊去告訴藝術家什麼會比較易賣,以幫助藝廊營運,那不是我們要做的。我們的目標是提供一個平台,讓藝術家用最真的態度去創作。」

他們說,之所以這麼想在這個時空,在香港開一家獨立藝廊,是因為在目前的藝術分類上,他們還沒有看到一家這樣的藝廊。

二人說,PHD想做到的,是以藝術的方式, 最真誠的去回應二十一世紀社會上發生的一切。「人類的歷史來到一個點,是你選擇用什麼媒材、什麼方法去創作,這些都是時代的語言。大部份的藏家會否感興趣,與我們無關,與我們有關的是我們會跟感興趣的數位藏家一起合作,期望日後其他人也會趕上來。不管它看起來有多困難,我們有信心!」

要將空間變成藝廊,家人也都很贊成,「他們也想過可以怎利用這空間,但沒精力去做,現在終於有人把它實現了。」Ysabelle說,公公生前與自己很親,她總記得公公很愛抽煙,留下了好多好多個煙灰盅,她也記得無論人在何處,即使在埃及旅行,公公也要一天吃一頓麵食,「他總說『好易啫,一個碗一對筷子!』但其實身在外國時不容易。」

PHD開幕了幾個月,大館的藝術部主管Tobias Berger來了,M+的總監Suhanya Raffel來了,藝術圈的大人物都來參觀過,來的也許還有公公,「清明節的早上4點,這裡的警鐘突然響了,當時畫廊空無一人,婆婆說,是公公回來看一下孫女。」

PHD
地址:灣仔(近鵝頸橋)
網址:https://www.phdgroup.art/tc
開放時間:周三至周六下午 1 點至 6 點開放(到訪前必須先到網站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