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啤酒屋的冷與暖

2017-11-15


奧地利薩爾斯堡(Salzburg)是歷史名城,現在是旅遊業的重鎮,不少旅客以朝聖的心態而來,能走過國際級名人曾到訪的足印,自我的感覺彷彿有所提升,滿足感不言而喻。

移民奧國的地膽說,吃過殿堂級的排場,也應該走進奧地利人晚上經常流連的啤酒屋,領略一下最道地大吃大喝熱鬧非常的氣氛,於是在一個蕭瑟寒冷的晚上,來到一座不起眼的幾層高大樓,大樓前樹影婆娑間有些讓吸煙人士使用的枱椅,正中有一道樓梯,以德文標示右上左落,拾級而上,推開Augustinerbraeu啤酒屋招牌之下的兩扇老舊大門,一股暖流迎面撲來,鼎沸的人聲迅即闖進耳窩,門內門外,是兩個世界。

文:梁家權

Image description 薩爾斯堡這家歐陸式啤酒屋,氣氛鬧哄哄,全無拘束感。

啤酒屋佔兩層,面積有兩個七人足球場之大,分隔幾個大廳堂及個別房間,另有約十個供應烤雞、燒腩肉、烤肋骨、各式香腸、沙律、麵包、Pizza等快餐式檔位。沒有餐廳式的格局,自然也不會拘泥於餐桌禮儀,那種放任隨意的氛圍,讓人很快融入其中,偶然發現一個大隻佬獨自撕扯狂噬一隻大烤雞,也不覺怪異。由於是自助式購買啤酒和食物,所以整幢大樓內經常都有人捧着啤酒和食物穿插在走廊和枱椅之間,人人高談闊論,好不自在!

海量汪涵

畢竟是啤酒屋,啤酒是主角。甫進大門,面前就是擺滿啤酒杯,一款是一公升,另一款是半公升。自己知自己的本事,似乎只有我們取半公升的啤酒杯,外國人都「海量汪涵」。一公升啤酒賣6.2歐羅,半公升則是一半價錢,幾乎便宜過買一樽礦泉水,窮中產如我貪小便宜,覺得最着數當然是灌啤酒。

地膽問我是不是要飲冰凍啤酒,本想說這是多餘的問題,難道飲熱啤嗎?他解釋,很多歐洲啤酒屋都有冰水讓人沖洗啤酒杯,令杯子更凍,注滿冰凍啤酒後可保存低溫較耐,但為照顧有少數客人不飲太凍的啤酒,另設一個熱水喉沖洗啤酒杯,熱杯子碰上冰凍啤酒,啤酒便變得不太凍,不致凍得嗆喉。聽來有道理,但我的選擇,還會猜錯嗎?

踏入深秋,歐洲夜後更覺淒冷,灌了一大杯冰凍啤酒和吃一大堆燒雞、燒腩肉、香腸、酸沙律,從喧鬧的啤酒屋出來,很暖!

Image description 烤雞最受歡迎,大隻佬可以一人幹掉一隻。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從噴火灣三文魚子到西西里血橙》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