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at: lj.hkej.com
Skip This Ads

【傳統工藝是藝術】東方香篆︰製篆燃香 沉靜心寧

2023-10-06

Image description

燃香品茗是寂光堂主理人鄭宇真(Katrina)的日常,這裡說的「香」是指燃點香材後散發的香氣,又或是泛指以香材製成的線香、盤香和香粉。在縷縷輕煙中品聞不同產地之沉香,亦會親手製作古人的用香方法——香篆,以打開五感,感受繁華都市中的片刻安寧。

TEXT BY MIU LAU PHOTO BY BEN TAM

話說80後的Katrina對香的文化一向無感,更認為早晚上香是家務,最怕輕煙剌鼻和香灰燙手,在經年累月下亦將天花板燻得一片黑,甚或是疑似造成她三十多年鼻敏感的元兇。多得她後來遇上台灣香藝師,轉用了天然香材的製香,自此鼻敏感消失了,裝修後的天花板也不黑了。

四大香王之一

查實自人類懂得火燒木材後,便漸漸演變出香氣文化。在唐宋的中國文化鼎盛時期,在點香祭祀祈願之外,文人雅士也愛在日常中燃香聞香,視為生活的風尚。沉香、檀香、麝香和龍涎香,在中國文化中合稱為四大香中之王,「龍涎香、麝香是動物性的香材,我食素的,傾向用植物性香材的沉香和檀香。」至於日本的香文化同樣盛行,但多以混合的香材為主。

Image description 經過一日煩囂,回到家中,拓一個沉香篆印,燃起清香,澄淨身心。

Katrina愈認識香木愈感興趣,愛其在燃香中能感受難得的平靜,跟她在香港大學修讀的行為健康碩士,提升身心靈健康的意向一拍即合。在疫情期間更大膽挾着「香萬一賣不出自己用」的念頭,開設賣沉香兼舉行身心靈工作坊的寂光堂,「我跟大家一樣,在疫情期間經歷了探索自己、完善自己的過程,過程裡面有香和茶。」

沉香並不是樹,而是從香樹產生出來的代謝物。當樹木遇上蟲蛀、雷劈、動物等破壞,或是生病感染,便會產生樹脂來修復「傷口」,當樹脂與真菌發生變異形成油脂,再跟木質樹幹慢慢結合,便形成了沉香。現時在中國、緬甸、越南、印尼等地都有培植沉香,至於野生沉香已算是罕見,「沉香價格差距極大,有些在日本拍賣的沉香,1克已索價6位數字。沉香分級涉及產區、品種等,複雜得很。」

Image description 在製作香篆的過程中,靜心沉澱,更能體會品香意趣。

中式古意製篆

在台灣香藝師的引導下,Katrina賣的沉香都是半手工製成,在工場由製香經驗豐富的老師傅主理。她介紹說︰「將香的原材料磨成粉末後,憑經驗判斷適合做線香或是香粉。線香要用幼細的粉末混合香膠粉,再加入水份,三種成分混合揉成一個類似麵團的香團,傳統會用手揉搓成線香,現時已有機械輔助去搓香。之後以天然日曬來將水份完全蒸發,最後香成分只剩下沉香和香膠。」一般而言,線香燃燒時間多是一小時內,因此衍生了盤香,將香條撓成圓形餅狀,以延長燃燒時間。她直說每一個製香工序都是靜心的體驗,全都急不來,只能等時間去成就。

挑選香也是門學問,Katrina教路先看價錢再聞香,謹記「愈香愈伏」。「先要考量當中有價值的藥材和香料所佔比例,以成本計,便宜很難有高質素。另外,可以想像樹木在大自然中是不會散發香氣,沉香是一種穩定性好高的香,要燃燒時才會散發香氣。」當香隔着包裝也傳有強烈香氣,很有可能是加入了香精或香油的化學成份。她強調︰「在東方的用香世界,香材本身要燃燒,才會傳出香氣。」

除了用現成的香之外,Katrina亦喜歡傳統的製篆,更能體現古人的閒情逸致。製篆工具簡單,香粉、香篆印、香爐,以及長柄的灰壓、香勺、香鏟等。先扒鬆香爐的香灰,以灰壓壓平香灰表面,再放上篆印,在圖案上輕輕地堆灑香粉,至圖案成形後便可起模。她邊示範邊提醒,香粉圖案不能壓得太實,需要不鬆不緊的中庸之道,免得香粉壓得太實無空間燃燒就會中斷,最後以線香在蓮花圖案邊緣點燃便成。她最喜歡專心看着香粉慢慢燃燒變成香灰時,那個沉靜又療癒的空間。

Image description 沉香可製成線香、盤香和香粉。

香氣哲學之思

製篆工藝已變成藝術的體現,不同圖案的呈現,或是不同香氣香粉的挑選等,全都有講究。「香在開初是一種生活層面上的需要,當開始去深入了解,每天都用的時候,便自然而然加入自身對美學的理解,讓整件事件變得精緻化,再慢慢形成香的文化。」沉香予人淡雅沉穩的温柔氣息,當中亦細分不同特色,跟香水的香調概念相近。如在她心煩時,便喜用印尼青州水沉香,愛其偏向木質的香氣,讓人有種被森林包圍的感覺,沉穩又安全。至於炎夏感到煩厭時,便會點上帶花香、果香和甜味的越南惠安水沉香,她直說聞久了在鼻腔和口腔會產生一種涼感,顯得舒爽愉悅。

在傳統香文化中,Katrina確切感受到中國人自古推崇的天人合一哲學思想,「當接觸香時,自不然會記得它是自然產物,有它的生命周期。一棵植物同時會有剛長出的嫩綠新葉,亦有枯死掉落的黃葉,看事情可以將時間的維度拉遠些,慢慢對萬事萬能看待會變得更為包容。」就如香爐的香灰全是天然香材燃燒後的灰燼,可當作泥土肥料來用,又是一個天道循環,現代的說法便是可持續發展。

Katrina認為香的文化可以與時並進,「任何文化不會離開人的需要,更會隨着不同年代人的需要來轉變。在後疫情或者疫情期間,大家多了很多時間自處,而在香氣的包圍下,大家更能靜心地探索如何舒適地獨處。」她亦感恩於沉香帶來的安心靜心,才想舉行工作坊,分享這份自處的舒適感。「在講速度、講效率、講功利的世界,年輕一代要靜心很難,他們並不是沒有靜下來的需要,而是沒有靜下來的引導和空間,香是很好的媒介。」

Image description

BLOG

POPUL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