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潘燦良中年男人的浪漫

2016-09-06

不論是電視裏玩世不恭的「Hill少」,還是性格難以捉摸的趙子龍,或是舞台上溫文爾雅的唐滌生,潘燦良的演出總是恰如其分。

舞台劇出身的他,25年來演活多個角色。訪問時請他拿起現場道具扮「炸彈」狂徒,他即時入戲。

現實中的他並不狂妄,外形穩重,說話含蓄。2012年他由全職舞台劇演員轉為自由身後,憑着《來生不做香港人》和《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綠豆》角色吸引電視觀眾注意。

文:林艷虹 

Image description

他的電影作品不多,今年有兩部新戲上映,在《點五步》和即將上映的《此情此刻》中分別扮演前特首曾蔭權及口水多多的收樓公司職員,再次讓觀眾看到他扎實而立體的演技。

收樓重建新聞,在香港屢見不鮮。當潘燦良接觸《此情此刻》收樓職員這個角色,感覺熟悉。「這種人物常在身邊出現,有時在新聞看到收樓片段,地產經紀用盡手段和方法達成目的,形象負面。而我在戲中飾演的李志堅,雖然也做着類似的工作,但他背後是為了家人,為了老婆子女而努力搏殺。」

他指,這些內心的矛盾和拚搏精神, 正是角色呈現出來的立體感。演出前,他沒有接觸過地產從業員,但因為有親戚在地產公司任職,對他們的特質早已掌握。「他們很主動,有一種很容易跟人建立關係的能力,這種鮮明的特質,要捕捉不難,尤其是我們演藝圈,也有很多類似人物可以觀察參考。」

電影中,他因為執行收樓工作,在舊式照相館重遇多年沒見的老同學、影樓老闆陳家輝(林家棟飾)。兩個中年男人時而爭吵,時而打架,又在彼此身上得到支持,更最重要的是重建友誼。

這段友情、男人的浪漫,成為戲中焦點。「香港人繁忙,很難走出第一步聯絡許久不見的朋友。人到中年,重遇二十幾年沒有接觸過的中小學同學,究竟如何面對?怎樣重新建立一種關係?有趣的是,不像認識新朋友,而是彼此一起經歷過美好時光,相隔二三十年後,大家可能因為社會地位、工作條件、性格改變而產生很大距離,是否踏出一步再跟這個人相處,就能重拾友誼呢?」

他認為,每次做戲都在經歷另一個人的生命,學習面對不同的處境。「戲中家棟正面對人生很大的起伏,包括父親健康問題、自己生活上的困局,令我的角色在執行任務時,都在反思自己的收樓行為是否傷害到朋友呢?另一方面,李志堅可能本身害羞,因工作關係磨平稜角,為了面對生活而想盡方法克服困難,哪怕滿足老友要求,犧牲色相剝光豬影相,日夜守在影樓,他都願意做。」

Image description

超越底線會退縮

他笑言,自己跟李志堅的角色不相似。 「我是比較害羞的人,如果超越底線,我會退縮。而且,面對不相熟的朋友,我比較寡言,喜歡獨自躲在一旁。」

他喜歡做木工,小時候想過當木匠,初中時接觸戲劇,自此迷上了演戲,他特別感謝家人的支持,讓他在演藝路上馳騁多年。「我自小在屋邨長大,有一姊一兄,在我讀書時,他們已經出外打工,所以我非常幸運,家人從來不給我壓力,亦很欣賞我所做的事。即使投考了4次演藝、決心以演戲作為事業,他們都沒有質問或懷疑我,任我選擇自己的路。」

儘管演戲工作忙碌,時間和收入不穩定,他從來不覺得犧牲。「當然,演戲這個行業,不像朝九晚五的工作相對較多時間陪伴家人。不過,即使是一份穩定的朝九晚五工作,可以早回家休息,但你的心都不在家人身邊,沒有關心家人,也沒有用。也有一些人工作繁忙、沒有空但時刻牽掛家人,一切都是講心。」

1991年,潘燦良出道即加入香港話劇團,至今參與戲劇演出已25年,遇過不少挫折,最深刻一次是1999年演杜國威的《地久天長》,很有失敗感。「當時演齡淺,技巧不高,心理質素未夠成熟。」

Image description 他在電影《此情此刻》中扮演外表風光,其實在社會努力掙扎的中年收樓公司職員。(《此情此刻》劇照)

初演電視蝦碌事

他努力提升演技,亦不放過每個琢磨的機會,曾經為了投入角色而學習樂器。 「本身沒有音樂才華,導演經常選我做一些與音樂有關的角色,例如《我和春天有個約會》學了兩個月色士風,又試過學二胡、 ukulele。《南海十三郎》有段拜師戲和模擬鑼鼓,也很難演,惟有逼自己死背。」

今天他已經脫胎換骨,憑着不斷努力, 成為不少劇目的男主角,屢獲舞台獎項。2014年,他更憑《來生不做香港人》的花弗公子「Hill少」在電視圈彈起。

畢竟舞台演出跟電視不同,前者肢體動作較誇張,他回想當初拍電視,趣事多多。「自己做了許多年舞台劇,最初幾天拍《來生》時就有蝦碌事,例如身體動作幅度好大,惟有不斷提醒自己、不斷調校,很快便適應了。」

電視劇形象入屋,很多人覺得他冒出頭來,他卻不以為然。「看似多人認識了,機會多了,甚至有人問我,是否需要一個經理人?要不要改變工作模式?我根本沒有想過改變。而且,自己不覺紅了,只是工作媒介不同了,合作夥伴增加了,選擇工作的自主性高了,可以擴闊眼界而已。」

Image description 潘燦良與蘇玉華舞台合作多年,在公在私都很有默契。(《胎內》劇照)

相戀20年秘訣

他的才華不只演戲,過去亦參與舞台編導工作,包括《重回凡間的凡人》、《三人行》、《玩謝潘燦良──光媒體的詩》等,他表示一部編導的作品需要長時間孕育,暫時以演戲為主。未來的舞台新作是參與今年10月香港話劇團的《親愛的,胡雪巖》,飾演清朝的紅頂商人胡雪巖。

提起潘燦良,很多人會想到他和蘇玉華的情侶關係。兩人合作多年,曾一起演出多個舞台劇如《胎內》、《心洞》、《狂揪夫妻》等,早有默契,感情亦已昇華,他微笑道:「我們好滿意現狀,沒有結婚的壓力,亦不排除隨時結婚。」

畢竟,兩個人相戀20年不容易,要他分享相處貼士,他說:「討厭一個人和他的行為很容易,要數對方的不好,也輕易數到10個。最重要的是,記住最初喜歡他的原因,他有什麼值得你欣賞之處,想到那一個好的地方,就要好好記住。」

Image description 儘管演戲工作忙碌,時間和收入不穩定,他從來不覺得犧牲。(陳縱宇攝)

Image description

場地:CAVE by Amazing Management Group

撰文:林艷虹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