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興香港皮革工藝

2019-07-05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兄弟皮藝」高大的大哥哥陳志安(阿安),他有一雙又粗又大的手掌,帶點粗燥帶點傷痕,長長的手指靈巧無比,看他穿線鎚鎚打打,一塊無生命的皮革就變成乖乖柔柔的活起來的皮包皮帶。從實踐一個手工藝夢想開始,這位大哥哥卻無意中成為深水埗文藝復興的先行者!

TEXT BY 雪熊 PHOTOGRAPHY BY BEN TAM

Image description 阿安總愛親自動手削削切切,令硬硬的一塊皮革變成乖乖的身體第二層皮膚。

說深水埗文藝復興一點不為過,原因是八十、九十年代香港廠家紛紛北移,原來這裏聚集售賣材料的布行、鈕釦店、花邊舖、皮革檔日漸息微,直至千禧世代「兄弟皮藝」在大南街與南昌街一帶開業,再次重新振興了這一帶的手工藝氛圍,一時製作手工藝的潮流又再熱絡起來。

人與人和手把手的傳藝
從樓上搬樓下,從細舖搬大舖,這皮藝店總留着一張小小工藝桌子給阿安,平常讓他在上邊剪剪裁裁,不脫一種山寨廠的味道。他手裏總拿着工具說:「潮流興旺的時候,每天都有幾個皮革班,有宅男學生、也有西裝畢挺上班族到來學習,然而香港人總是十分心急,希望今天到來、明天就可以完成到一件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在七色的皮之森林中,皮藝家只消一看一聞一摸已曉得整張皮的特性個性。

事實上手工藝絕對不簡單,像皮藝來說,阿安就介紹說皮革有各式各樣的品種,像牛皮、鱷魚皮與魔鬼魚皮等,也有絨面革、羊皮革,各種處理後的韌度、強度、彈性、耐磨性都各有不同,像近年就流行光面革。他愛上皮藝以後也真的親身去到意大利學習各種各樣製作手藝,才成為今天的專業導師。「我想將皮藝文化的創意推廣開去,在創作教授過程中將香港的獨特人情味展現出來。」因為手工總是手把手的接觸,創意在於心連心的交流,而師徒間的學與習,也就是香港的一種地道風情。

手工藝的復興,也是因着年輕人對倒模般的大型商場也都厭倦了,難得來到深水埗發現這個文青小區依然保留着各式各樣的「手作仔」驚喜,最難得是人人擦屏玩電話以外,久違了各個手指頭的靈活,原來每個手指都可以發揮無限的創意,真真正正糅好塊皮、打孔削邊、穿線縫合等細藝,可以創造一個虛擬世界以外實體好用的日用物件。

Image description 這些木柄的小工具,跟千年以前意大利皮藝師所用的沒有多少分別。

阿安總愛摸摸捏捏身邊的皮革,好像摸着身伴的兩隻肥貓一般,每塊皮革都好像被賦予了生命一樣:「我想現代人什麼都太容易買得到,當一件簡單如皮鎖匙包,原來要經過好幾天好多工序才能完成,無論送給朋友或者自用都好,每次拿在手上就會自自然然感覺到那件皮具背後的人情味,而且皮具有趣的地方是愈用得舊愈柔軟、愈用得久愈有個性。

Image description

藉手工藝尋回生活
談到一個簡簡單單的鎖匙包,原來也是打開阿安沉悶世界的鑰匙。六年前弟弟買回家一套皮具手工藝套裝回家,日日夜夜鎚鎚打打,吵得阿安睡覺也不得安寧,第二天原來弟弟製作了一個皮革鎖匙包送給大哥哥,阿安感動之餘,更發覺這個皮革包雖然做得粗糙,卻自有着一種心思創意,還有着每一步驟手工藝的味道,跟一般市面上買到工整標準化的皮具別有一種風味,他認定手作擁有機械生產物品以外所沒有的特色與心意。於是啟發兩兄弟合作開始了「兄弟皮藝」的構想。

六年前香港剛好開始興起iPhone 3手機,於是兩兄弟嘗試拿起鎚子日夜不停打造自己設計的手機皮革套,由於手工皮藝在那個年代十分新鮮,他們放到網絡上賣,竟然一口氣接下了二千個訂單,算是賺到了夢想的第一桶金。

Image description 一對粗野的皮鞋、一張簡約的皮櫈,處處看得出創作者粗獷的脾性。

跟一般八十後無異,阿安是那種不安於沉悶工作的人,他不想日日過着朝九晚五的生活,而皮革的創意與手工藝正正啟發了他夢想的新世界。談起皮革製作時他總是雙眼有火,如數家珍那些繁複的木柄錘子每個有什麼用途,又每款皮革適合製造出不同用途的皮具。碰巧有客人走進來說想在皮革上做出怎樣的花樣,阿安就隨手掃走工作枱上的各種雜物,即席拿工具在碎皮上示範怎樣造,又有什麼秘訣,令客人心滿意足買回去。

重新跟自己雙手溝通
阿安開設皮革班的初衷,他坦言除了想要把皮藝文化推廣傳承,最想要展示的還是老香港的一份獨特人情味。阿安仍然堅持着教班,因為這是皮革的本質,那是人與人之間手把手的交流,手工藝就是人與人的接觸,每個人因着手作而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好像一個漣漪般逐漸散發開去。不少人都是收到朋友的一件驚喜皮革禮物,於是決心自己也開始學習製作皮具,阿安笑着說:「女性會喜愛跟着一班人圍威喂來學習手工藝,可能是男性在手工藝上往往怕做不到,所以寧可躲在家裏自學。」所以開班的趨勢都是女士來學習居多,男士大多數到來買下所有必須要的材料工具,然後回家自己慢慢嚐試。

「我們這裏算是第一代開皮具店的,足足有六年歷史了,而有些女學員在這裏足足學了三年時間,已經做到很精細很fine的手藝地步,然而談到創意還真的未算達標。」近日在網絡會多看一些日韓的皮藝師傅創作的作品,發覺他們的創意真的是後來居上,日本人很擅長於製作一些傳統的設計,而韓國人真的很有創意,香港的潮流就總是快來快去;今天網絡上看到韓國創作出一系列「復仇者聯盟」色彩繽紛的皮包,連阿安這個皮藝達人也會「嘩!」出來。

Image description 陣陣的皮革香味已成了阿安習慣了充滿生命的氣息。

香港手工藝教育息微
「兄弟皮藝」最近還跟不少社福組織合作,近年不少社工都會採用製作皮藝來連結社區中的青少年人,每當這些社福機構到來購買皮革,阿安都會給個特別折扣,有時更會隨意送他們多一些切割剩下來的碎皮料,他笑笑說:「公司做大了,也要有些社會責任哩!」

近年阿安看到年輕人愈來愈沉迷於虛擬世界,不論是打機或沉迷於社交網絡,倒是對手工藝愈來愈淡薄,就不禁唏噓地說:「我們積極推廣學校的手工藝班,最近就跟屯門的學校合作,我們會提供製作八達通與證件皮套的材料,製作這樣一個小皮匣子材料費需要七十元,然而很多學校都嫌貴,因為很多手工藝勞作班的材料費不過十元八塊,這樣又怎可能製作到一件皮具?」

「我覺得挺奇怪,為何今天的政府只會講高科技的STEM,而學校不像從前推動一些手工藝班,以前我們讀書的時代會有木工、金工等手工藝技術學習,這會啟發到人們手指變得更靈巧,也從而令到大腦思考有更多元與更複雜的思維,事實上手工藝也是一個訓練思維的方式。好可惜香港的工廠也愈來愈少了,幾乎再沒有稱得上工藝的東西可以在香港生產製造,現在僅餘下來做手作的創意作坊,就只有PMQ或者JCCAC兩個地方!」

昔日深水埗是一個手工藝集散地,很多時裝設計者、手工藝製作者,都會來到深水埗購買各式各樣的材料,阿安嘆口氣說:「現在大家都往淘寶上買東西,實體店賣的東西,人們買之前都會上網淘一下,比較誰的價錢更便宜,這樣下來賣手工藝的店舖就愈來愈少生存空間了!」雖說阿安為深水埗帶來多一點手工藝氣息,吸引不少青少年開手工藝店,然而政府、學校與社會對「手作仔」的輕視,令香港手工藝復興的前景仍然艱難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