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書展2019 :尊子出新書 囉囉攣40年

2019-07-19

第30屆書展開幕,今屆年度主題是「科幻及推理文學」。但對讀者來說,有甚麼新書推出比較重要。

今天書商佈展,巧遇尊子。他今年推出兩本新書:《生抽香港》和《老抽中國》,結集過去四十年他繪畫政治漫畫。前者找來了呂秉權以caption(圖片說明)補充漫畫繪畫時的時代背景,例如沙士死了幾人。

尊子說,出書緣起於去年11月,在浸大舉行的《尊子漫畫展側寫改革開放四十年》,「當時有講座,我就展出作品。大家來看畫,又問我有展覽怎麼沒有書?我心想出書好簡單,原來也不是,畫展百幾張,但出書要幾百張畫。兩本書加埋成千張畫。」兩本書,他說「總之發生過的事都收錄進去,從回歸前中英談判,到回歸,到今日林鄭都Cover到。」

Image description 尊子

書名是四十年,尊子說,其實自己由78年畢業,兩年後(80)開始畫漫畫,「讀書時也有畫過壁報版,剛出來替《明報》副刊畫漫畫,遇上王司馬剛過身。之前我也在胡菊人《百姓》畫過一些。」問他是甚麼啟發他畫政治漫畫?「74-78年,四人幫尾期,讀大學時很多政治爭拗,有留意中國社會發展。畢業後出來搞雜誌、期刊,又畫漫畫。」

尊子也不是一畢業就全職畫,他先教了兩年書,再到了報館做電訊翻譯、港聞採訪(同期開始在上班前替胡菊人畫政治漫畫),畫好了先到雜誌社交稿,跟胡喝酒聊天,「後生無所謂。」95年開始轉用電腦作畫,對他來說,創作最久的不是畫而是蘊釀,「主要看你對那新聞的熟悉程度,不熟就要先看資料,如果已蘊釀好耐嘅,就容易啲畫,但蘊釀太耐又唔得,乜都講晒。」

問他有無大腦便秘呢?「日日都有啦。創作思考方法其實不是叮一聲,而是由朝坐到晚,囉囉攣!新聞睇完引睇,明明睇過又睇,有時也會輕鬆下,做下運動,由朝諗到晚會諗唔到。思考一件事好多方法,如果有一天無想法,就找舊作看看,有啲想法還可以再用。」

回看四十年舊作,他說六四那一些作品自己最深刻,有些舊作自己回看:「咦,我當年點解畫呢?」時光飛逝,他說創作氣氛還是可以,但「出面容納到搞笑,例如100毛和網上改圖,香港人仍然很有活力,但傳統媒體比較做不到這些。我知報紙上多了些禁區,我自己沒遇到,但有朋友遇到不能畫政治,只能畫民生題材。」

人物角色,他說老董易畫,CY較難,「老董傻佬一個,CY用很多方法掩飾自己,要表達他要花心思,他欺騙性強一點,人易被他誤導。林鄭本來沒事,但今次衰,主要是CY時埋下的炸彈,林鄭蠢,是因為她自負。」

尊子對未來沒甚麼大計,但有朋友問他有一天無得畫會搞乜?他說會嘗試做10-15秒動畫,嘗試一些新表現方法。

(書展期間,尊子每天下午5點後會到次文化堂攤位簽名。《生抽香港》《老抽香港》,各$280)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當年在報章刊登第一張作品,時為1980年。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次文化堂,大大張BE WATER Bann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