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autiful Hong Kong】深水埗 不只得大南街

2020-11-24

Image description 深水埗就是多元化的地方。

相信大家最近都看到有不少關於深水埗士紳化(gentrification)的討論,這次我們不是要再加以論述到底深水埗是否「the new Brooklyn」,而是希望可以回歸基本,看看深水埗的根本,到底深水埗是個怎樣的社區,然後又可以怎樣維持深水埗的特色——一個多樣化的社區。這次我們找來的,是進駐了深水埗一段時間的新媒體藝術家、也是設計及展覽場地openground的創辦人林欣傑(Keith Lam),看看他作為深水埗街坊、也目擊大南街幾年來的轉變的他有什麼感受。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Image description 新媒體藝術家及 openground 創辦人林欣傑(Keith)

不要為深水埗的改變而惋惜
林欣傑 Keith 從小到大都已經是深水埗的半個街坊,由小時候每個週末都要到深水埗探家人,成為藝術家後或任教香港城市大學時又經常要到鴨寮街買電子用品,到 2016 年決定於大南街共同成立複合空間common room & co.,及後更獨立發展成現在的合設計空間 openground,除了地下有間小 cafe 可以作為參觀者歇息的空間,openground 成立的目的也是為促進設計師的交流,最近新開幕的《為文化設計:台港文化設計展》就是一個很好的港台設計交流的例子。就如 Keith 的旅程一樣,深水埗其實也是不斷在變化:由從前成為落難文人集中地,到後來開滿各式武館或拜師學藝的地方,再發展成為製衣廠的材料中心,然後就是不同創意產業或設計師尋找材料及靈感的地方。但有趣的是,大南街成為眾矢之的是件頗突然的事,由年初唱片店 White Noise 決定要進駐大南街時,這件事仍然是「很型」的,但不夠半年後,大家就開始討論、更某程度上討厭「深水埗is the new Brooklyn」這現象。根據 Keith 的統計,五月到現時為止就開了十六間新 cafe,然後就引來不斷的關於大南街士紳化的討論。
是的,深水埗在變,但變就一定不好嗎?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深水埗本是創意集中地,如果由大南街又可以多點想像多點變化,又會是怎樣的境象?

「其實大家有想過深水埗的街坊可能歡迎這個變化的嗎?」Keith 的觀點不難明的,平心而論,「作為街坊,都會希望樓下是 cafe 而不是按摩店吧?」Keith 跟附近不同的皮革老店都略有交情,中秋節更試過跟在 openground 旁邊的昌興皮革老闆一起吃飯慶祝。以他所觀察到的現象是以往做批發的布行、鈕扣店、皮革店老闆大多都抱着「可做可不做」的心態經營,以往繼續經營店舖的原因有部分其實也是等一個好時機離場,「那現在不是離場的好時機嗎?」大家在惋惜可能會有地產商收樓、也不希望見到唐樓被拆的時候,可能街坊反而歡迎收樓然後有機會住洋樓?深水埗的變化是必然的,街坊都未怕改變,我們又怕什麼?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這家cafe可說是首先進駐大南街的chill chill店之一,旁邊盡是不同的手作店如肥皂店、皮具用品店等。

深水埗可以很怪
怕的可能是因為「五月到現時為止就開了十六間新 cafe」這個事實,以及「文青」文化。當然,「文青」由文藝青年變成「新mk」其中一個原因也是社交媒體,不少人的存在價值源於幾多個「like」、有多少人見到我有去過什麼什麼地方……深水埗明明是個創意集中地,又為何大部分咖啡店都要開得一樣風格?筆者也有點可惜的,為什麼明明深水埗是不同階層、不同種族、不同文化人士聚集及交流的地方,但如果變得單一化的話,相信也不是大家希望見到的地方。

Image description 除了大南街,旁邊的基隆街亦開始有新「文青」店進駐。

Image description 週末的大南街很受香港年輕一輩歡迎。

而歸根究底,深水埗之所以原本能夠容納如此闊的 diversity,很大原因是因為便宜的租金。大南街就有幾家充滿創意的地方,openground 當然也是其中之一,還有隔幾家舖位的合舍、旁邊的 Parallel Space 等,也有遠一點點的皂工房、以往的 Sewing Lab HK 也是多人談及的有趣地方。以 openground 為例,Keith 可以在此開展覽、做歇息空間、賣自己喜歡的咖啡而不用為交租而被迫「追數」賣貴價食物;又或者大家都在思疑到底 Parallel Space 讓人讚歎的同時也實在不明白到底這地方如何經營下去,大概就是因為原本的租金不太高,大家仍然可以有點任性。「如果失去了 diversity,可能是因為大家都『唔爭氣』,而原本在此經營的人就可能會成為租金上漲後的受害者。」Keith 形容 openground 「很怪」,Parallel Space 也很有趣,「明明租金便宜就有成本可以做更多很怪的東西,但為什麼會變成『獨沽一味』了?」深水埗不只得大南街,而大南街也不應只得 ca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