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家良傑作展──逝去的電影武林

2021-01-05

Image description 劉家良師傅 《瘋猴》劇照(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劉家良的功夫電影,超越其他功夫電影!」鮮浪潮副主席/《劉家良傑作展》策展人舒琪說。「鮮浪潮」過去幾年的焦點影人,分別是Todd Haynes、胡金銓、張作驥,今年辦 《銅橋鐵馬剛柔逼直—— 劉家良傑作展》輪到香港功夫片大師,共選映25齣作品。劉家良是在影壇響噹噹,卻不是每個世代都認識的名字。我們今期找來習武的武俠小說作家喬靖夫、導演許學文,及以「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形容劉家良的舒琪,分享劉師傅的電影藝術。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功夫是主角
劉家良(1934-2013)一生曾參與400多齣電影。劉氏乃正宗洪拳弟子,他父親劉湛是林世榮(豬肉榮)弟子,林乃黃飛鴻傳世四大弟子之一。劉湛曾於廣州開設武館,劉家良曾親述,因為年少時父親與其他門派關係甚佳,每次各家要山外表演,都需要年輕一代參與,劉家良因天資聰穎,每次獲邀表演,都會盡力將該門武功學懂。早年劉是粵語片武術指導,後來擔任大導演張徹武指,到了他自己執導,電影故事中常拍洪拳故事,也拍南派各家拳術,據經常與他合作的倪匡說:「他腦袋裡有幾百個故事,所有南方武術人物的傳奇,他都了然於胸,每次跟他談故事,我們半小時就談好了。都是先由他說出故事大綱,再由我來寫。」

今次三位受訪者都是今次影展講者,其中之一,是武俠小說作家喬靖夫,他說自己成長時已過了劉師傅邵氏的經典作品期,後來這些代表作,大都是在四點工餘場補看的。他愛看的劉家良作品,有《十八航武藝》、《武館》、《少林三十六房》和《五郎八卦棍》等。

Image description (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不計李小龍,劉家良是最特別的。在他以前大家都看張徹,但劉在打的速度、力量上都有所不同。別人的電影都分文戲、武場,用文戲來貫穿打鬥,但劉家良的戲文武是一體的。」

導演Frank許學文(《樹大招風》)說,劉的作品中功夫就是主角,「成長時我先看成龍作品,他的電影以表演居多,但劉家良作品中,功夫就是主角。同是邵氏作品,我看過很多張徹電影,質素參差,部分作品以今天標準來看會看不下去,劉家良作品沒有很多,但質素大都不錯,即使用今天標準看,要照着再拍一次也殊不容易。」他舉《五郎八卦棍》尾場棺材決戰為例,說即使是36年前作品,但剪接力度仍然很強勁。

Image description (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武館》的經典冷巷決戰
「我第一次認識劉家良,其實是看亞視,他在《李小龍傳》中演小龍父親李海泉。到我看劉家良邵氏作品時,我已在電影系畢業了,所以沒有用純然娛樂心態去觀賞。」Frank許學文說。

因為即將以講者身份出席影展,Frank近日重看了不少劉師傅作品,最注意到一點,就是劉家良拍主角練功,常強調練習的時間,「三德和尚做掃地僧,旁人問他掃了多久,他說一年多了,到他練成武功又再過了好幾年。他懂功夫,因此他的功夫是要用年日去累積,不是一朝一夕的。」

喬靖夫說,劉師傅賣的是真功夫,他尤其擅長長兵器,例如棍法槍法,在力度和法度上特別厲害,「長兵器很特別,有所謂『拳拍少壯,棍怕老郎』,他在長棍上的法度比速度緊要。長棍在兵器上的嚴密程度,令老者的也可打贏年輕人,他在這方面是很獨有的。」他特別記得,在《群龍戲鳳》中劉與洪金寶惡鬥那一場,「這齣戲是當年我剛學功夫跟師兄弟在戲院看的,他耍棍的法度,別無分號。」此外,《武館》中他利用窄巷設計結局打鬥是另一經典,戲中劉家輝代表南拳的洪拳黃飛鴻,與代表北腿的王龍威,由六呎闊冷巷一直打到三呎,越打越窄,「武術上常說南拳北腿,他最擅長利用環境設計打鬥。」這種不同空間設計,去表達不同武術,甚具心思,《武館》幾近是教科書級的典範,Frank:「我最喜歡《武館》,他的空間設計十分厲害。戲中二人沒有大是大非,只是較量功夫,南北對打,二人越打越窄,同時也在描寫黃飛鴻成為一代宗師之路。」

Image description (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Frank也注意到劉家良作品的順序,由《少林三十六房》的三德和尚,尾段講到洪熙官、陸阿采,一直拍到黃飛鴻、林世榮,由洪拳的脈落拍下來,「這幾乎是他的族譜一樣。」談劉家良作品的精神,Frank也提到較少人提及的《中華丈夫》,「電影的劇情其實好像《愛回家》,寫中國丈夫娶了日本媳婦,二人常比較中日武術,最後引來日本高手挑戰,戲中談到的是中日武術異同,原來大家是有共識的。他的作品,功夫成份甚至比李小龍更多,小龍靠個人明星丰采,也甚至比他更民族主義。」

Image description (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大同武術世界
關於這一點,舒琪近幾年重看他絕大部分作品,他認為,劉家良的武術世界是不分門派,是大同的。

「劉家良說過武術分四種,他的武術是用來拍電影的!他的武術世界很大,有不同門派,不同技術,但在他眼中所有東西都是互通的,他想致力打破門派。在他眼中,最好的武術是將所有東西融匯貫通的。」舒琪以《少林與武當》──這齣以「功夫良」名義拍的電影為例,說它正傳播着這種訊息,「戲中劉家輝是少林人,鄭少秋是武當傳人,二人是好友,又經常比試,爭拗少林好還是武當好。最後,為了要戰勝反派王龍威,二人融合、甚至換轉武術來使用,少林人打武當,武當人用少林拳,才能戰勝敵人!」這齣作品,因為找不到版權人,是次影展沒法放映。
舒琪說,以自己對武術的粗淺理解,能將武術推到哲學層次,除了劉家良就只有李小龍,「李小龍讀哲學,那很自然。劉家良是一介武夫,能悟出這點就十分厲害了。他的電影常是南北之爭,但戲中有大同思想,南北應該融合。」

除此以外,他說劉家良是電影先鋒,「別忘記,第一齣功夫喜劇是他的《神打》75,不是《蛇形刁手》78;第一齣少年黃飛鴻不是《醉拳》78,而是《陸阿采與黃飛鴻》76。」

近幾年重看大部份劉家良電影,舒琪高度推崇他在邵氏的作品,「他的電影超越了其他功夫電影,包括李小龍作品。作為電影,李小龍作品是粗糙的,因為他的導演像羅維太差了,後來他自己執導,也都是表現自己,利用民族情緒。」他說,劉家良畢竟是武者出身,與成龍、洪金寶、韓英傑等一系作品的分別很大,「成龍他們從小受訓的目的,是為了表演,而不是純武術。他們喜歡透過人體痛楚來達到娛樂效果,人被打中,總是撞在桌角上,總是由二樓跌到地下,這相當切合八十年代香港,因為大家賺錢太辛苦,這是毒癮,用作麻醉。劉家良的電影是純武術,不會以人體痛楚會製造娛樂效果。」

Image description (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成也片廠
喬靖夫及Frank留意到劉家良在設計動作的空間,舒琪問:為何成龍、洪金寶電影結局總是在工場?「因為他們還沒有構思好,只知道結局要大打一場,但這不會在劉家良電影裡發生。他總是在設計一個特定空間,用作加強他的武術表達,表現最難的武術設計。」今天回看,《少林搭棚大師》講師父用搭棚教弟子學武,後來《龍威小子》(Karate Kid)講師父用髹漆來教空手道招式;《御貓三戲錦毛鼠》中有一幕傅星倒吊竊寶,舒琪說,更與《職業特工隊》中湯告魯斯倒吊一幕99%似,「我肯定導演白賴仁狄龐馬有看過!」

Image description (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Frank說,因為有靈活的片廠制度,才可讓劉家良不斷設計空間,片廠用人工光源,也不用像拍外景要追趕太陽。可惜的是,舒琪說劉家良這一系功夫片已失傳了,「成就他的是片廠制度,當年他在邵氏天天開工,因為賣座他幾乎呼風喚雨。你賣座,邵氏什麼都給你!而他一部比一部賣座,到了《少林三十六房》,甚至連歐美都有票房,當時,邵氏可以一晚建成一座新景,拍完整座景拆掉不要。」

但隨80年代武打片沒落,84年拍罷《五郎八卦棍》後邵氏片廠關閉,劉師傅後來加入新藝城,也開始拍實景的時裝動作片,拍過兩集《老虎出更》,始終非他所長,難稱傑作。新藝城時期的劉師傅也偶爾會拍攝人體痛楚。後來他跟成龍合作《醉拳2》,鬧得極不愉快,半途離開,「他從來不喜歡成龍,他拍《醉拳2》是為了替武師工會籌款。」

劉家良也出名疼惜武師,「王龍威說他最錫龍虎武師,在他帶領下,沒有人受過重傷。但在成龍洪金寶下經常發生。可惜如今劉家良這一脈已失傳了,因為沒有人像他對武術這麼豐富,也對武術如此崇敬!」

Image description (Credit 天映 Celestial Pictures)

銅橋鐵馬 剛柔逼直 — 劉家良傑作展
詳情請參考《鮮浪潮》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