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之植物:梁偉庭 Prodip

2021-09-17

Image description Plants of Gods 創辦人Prodip 梁偉庭。

LMF 成員、藝術家、貓奴、UFO 狂迷⋯⋯大家認識的 Prodip 梁偉庭(阿庭)一向多才多藝,而自從成立Plants of Gods 後,相信 Prodip 可榮登上「塊根植物專家」的寶座。塊根植物大概四年前於日本興起,風氣亦於近兩三年吹到香港及台灣;但其實 Prodip 十多年前已經開始種塊根植物,原因是它們「生得好怪」而引起好奇心——由一棵變四十棵,更藉着 Plants of Gods 賣植物賣陶藝之餘亦向大家說教。透過種植物、跟植物溝通,到 UFO 及靈性研究,道理似乎一理通百理明,套一句 Prodip 所言,就是「做人要早點開竅,不要那麼cheap。」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Image description

塊根自肥不可恥又有用

問問大家,你最多會付多少錢去買一棵植物?幾百、幾千會覺得貴嗎?六位數字呢?塊根植物絕對不只是「玩玩吓」的潮物,除了在花墟或花店比較常見的入門品種,塊根植物配上日本陶藝植物盆絕對可稱為藝術品;而一些稀有或者生長緩慢的品種價錢更可高達六位數字。到底塊根有什麼的吸引?Plants of Gods(PoG)若不只是一門生意,植物對 Prodip 而言的「價值」又是什麼?塊根植物的興起顛覆了好一些大家對「種花」的理解:首先是以往提到沙漠植物時可能只會聯想到仙人掌,但塊根植物(Caudex)則在根部儲水,所以大家看到以為是樹幹的根部胖胖的,其實就是塊根儲存水分及營養的地方;而 Plants of Gods 搜羅到的大多是來自馬達加斯加的野生塊根,因此像人一樣,高矮肥瘦,每一棵塊根都有獨特的大小及形狀。而塊根之所以在香港瞬間興起,除了是 2017 年開始由Neighborhood 的主理人瀧澤伸介成立的「Specimen Research Laboratory」大力助推外,塊根其實頗適合香港種植,它們不需要太多的關愛,淋水的次數介乎五天至十天一次,即使忙碌如香港人,忘記了淋水幾天它們都不會因此而枯掉;比起普遍的園藝種花要每天澆水的概念大相徑庭。而有別於上一代種花的習慣,花開花落植物凋謝了就會買一盆新的,但塊根植物普遍不易死,而且通常給了它們一個家——一個專屬的陶藝盆後,大家就會當它是藝術品看待,不會輕易棄養。

「若非三年前於 Parallel Space 開設了第一個塊根植物的展覽,我都不知道香港也有如此多『玩家』!」Prodip大概十年前買下人生第一棵塊根植物——筒蝶青,由小小的一棵種至現時及腰的高度,每年看着它長高一兩寸,它也看盡 Prodip、看盡香港的變化。「當年花墟只有一家花店有售塊根,而且只放了在小小一個角落,不是太喜歡都要買。」十年間,多了人喜歡種塊根,而價錢都很大變化,當時一塊三百多元的象牙宮可能現時要八百元才買到了。吸引 Prodip 眼球的,是因為塊根植物的獨特形狀,「好古怪的形態!」但聽得出的是 Prodip愛塊根不只是因為它們的欣賞價值,而是塊根本身的性格,「全部都是野生的,若非如此就根本不會有奇怪的形態——它們本身是生長於沙漠裏的石頭上的生命。」真.石頭爆出來的塊根植物正因為要能屈能伸,因此要學懂好好「自肥」,把握每個機會將霧水、將久違的雨水貪婪的儲下;下一次有水飲是何時?根本不得而知。

從第一棵筒蝶青至今,Prodip 的四十棵植物大家庭應可說得上是塊根博物館,甚至一些比較稀有或種植難度較高的都有。在鬧市中跟四十棵植物共存,似乎有點超現實,「每天都會望望它們,至少也要看看葉子的狀態才得知植物是否健康。」又要欣賞又要診症又要澆水杜蟲⋯⋯每天不是要花上至少一小時照顧它們?「人生中每天花一小時在自己所喜歡的,好『濕碎』啦。」

Image description 對於種塊根的人來說,種出花是一件普天同慶的事,因為「證明自己做對了」,也是 Prodip 的成功感之一。

廿蚊 vs 二千蚊:愛心由錢而來

「香港人好實際的,若然是一棵廿蚊的植物你看看會否花上同樣的心思研究?」請不要誤會,這個說法沒有貶義;筆者原本頗為擔心這個以生命作賭注的「潮流」,相反,Prodip 卻似乎比較樂觀。「雖然塊根植物的種植都有很多學問,但仍然比起養貓狗容易;但當然,新手來到 PoG 買植物時我都會不厭其煩地教他們,始終我也不希望一個生命被種死。」

比起其他藏品,似乎塊根植物也是很特別的一種,「收藏塊根比起買 figure 買波鞋還好吧!超碼是一件有生命之物。」Prodip 就認為是一個健康的潮流,總好比買一件件死物在家要好,而且不少時候都見到整家人都可以參與到;每棵植物獨一無二、甚至連植物盆亦如是,它的欣賞價值來自藏家親自挑選、配盆、換盆、照顧等等的心思,亦是提升美學的藝術造詣,「懂得欣賞植物是另一個境界。」就塊根而言,它的美源自極端的環境,可愛的外表下藏着無限的生命力;長途跋涉由非洲來到香港,它仍然擁有自由意志,揸緊宗旨,誓不要當大家的溫室小花。但香港出名多怪獸家長,如何是好?#像極了愛情,塊根需要空間,太多的愛會把它們溺死,「很多客的塊根死掉都是因為大家『手多多』,時不時摸它們把細菌傳染到它們身上,又或者經常怕它們『熱』就淋過多的水。」它們的生存很基本,少量的水、足夠的陽光,重要的是大家的時間。「植物也會跟你溝通的!它們知道是誰在照顧它們的;所以我的塊根植物長出花時我都很有滿足感,證明自己做對了。」可能在不知不覺之間,即使是塊根植物的新手都會由不捨得浪費錢的心態慢慢發展成真愛。

作為貓奴,Prodip 認為養貓跟養植物又有什麼分別?同樣是生命,價值會有不同嗎?「養貓的學問大好多!最大的分別是貓會在你最愛牠們的時候走,傷心的程度也差太遠。」研究靈性的話會說這是 circle of life,是大自然的定律,Prodip 在種塊根時也有體會, 「經常有新手問我『為什麼我的塊根會掉葉?』但這其實是自然不過的事、是好事,你看每枝幹的頂部就只有那麼窄的位置,可能只可長五塊葉;植物有生長,有新的葉子,那舊的就要讓出位置才能讓新的長出來。」長江後浪推前浪,不要為舊的而惋惜;新的可能更進步更好,正如我們的社會一樣。在 PoG 買現成的植物連日本陶藝盆動輒上千元,但大家買的,是生命、是日本國粹工藝所造的盆,但一加一不只二,兩者結合將層次提升到藝術級,長在石頭上的植物都可以走入藝廊走進拍賣場,「這是美學問題,植物連盆相連是它的藝術價值;這是很好好的潮流,提升香港人的眼的審美,懂得欣賞另一層次的美學,社會才會進步。」而且好處是塊根的門檻不高又易種,像象牙宮這屬植物,在平易近人的個性中默默改變大家的習慣,「在 Parallel Space 展覽期間我在門外遇到兩位路過的『大媽』,她們好奇塊根是什麼植物,了解後不但捧走了兩盆,還要感激這個展覽,說『都這個年紀了原來還有植物是從未見過的!』她們感動時我亦如是。」其實不論面對什麼,植物也好,研究靈性、修行、甚至是 UFO 也好,最重要的「是開放 mindset,學多一點早點脫離輪迴;要怎樣才可以開竅?簡單就是做人不要太 cheap !」我們知道自己身處的絕不是太平盛世,「世界和平就不會有 LMF 啦。」但開竅是基本,尊重生命、要有同理心,可能塊根可以讓你學懂,所以它可以是 plants 也可以是 gods。

Image description PoG 位於葵涌的 studio,若然大家相信靈性的話,筆者可以告訴你這些植物都散發着滿滿的 happy vibe。

寶 vs 草

仍然有人覺得 PoG 或者香港人或者整個塊根文化太快,可能是擔心非洲的過度採摘吧。俗語有云,你當它是草我當它是寶,就暫不評論;但為什麼我們在談這些「草」時都可以提到 spiritual 的研究?除了因為 Prodip 在研究 UFO 時最終都會跟靈性有關外,最直接的原因就是植物是人類跟自然、跟其他維度溝通的渠道,「植物是生命之源,我們的祖先跟中美南美的原始部落一樣都是住在森林的,而他們在挑選食物時都很有趣,他們會告訴你『是植物叫我們吃的』,可能是吃某一棵植物可能是吃它的根,『它們說吃了,我們就跟它們、跟大自然溝通到了。』所以,植物是他們的神;而且植物生產氧氣,生命才有機會生存、生活,現在我們有機會就不如多多愛惜它們吧。」在訪問中幾次提到了死藤水,在此重申一次違法的東西筆者絕不鼓勵去做,但看過中南美的旅行 blog 的話不少遊客都會一嘗薩滿文化的死藤水儀式,希望體驗更高 level 維度。「研修靈性的人都會尊重植物,有說仙人掌是植物之母,死藤水就是植物之王。儀式下的死藤水可以讓人暫時離開物質世界,看看宇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好執着的人飲完是沒有用的!『神』會選擇要否給你反應,聽過有人飲死藤水只求六合彩號碼的,他們飲完是不會有任何效果。」靈修就是要將心靈將腦袋打開,可能要「升呢」到第四第五個維度才會有愛與和平,所以人類就要不斷進步。

從小石頭到宇宙,下次大家看到塊根植物時,可能想法又會不一樣了。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