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brace Nature】回歸無我,聆聽自然的聲音

2022-01-14

Image description 身兼多職的 Alice Amu 繆樂是歌手之餘亦鑽研能量學多年,即將於 2 月舉辦的《奇蹟之鏡》演唱會是希望以 432 Hz的音樂將靈性修行與流行曲結合,加上天語表演,跟觀眾來一場意識共振。

工作、運動、入睡,不少人都會靠音樂幫助自己專注或提供能量,但原來不是所有音樂都可以有紓緩的作用:靈性導師及唱作歌手 Alice Amu 繆樂將於 2 月 22 日於麥花臣場館舉辦一場名為《奇蹟之鏡》的演唱會,以 432 Hz 的音樂將靈性修行與流行曲結合,加上天語表演,跟觀眾來一場意識共振,「希望為大家帶來一場靈性上高能量的音樂會。」由 classical 音樂家、到經歷生意失敗更有尋死的念頭,後來再進修原始能量學及進行靈性修煉,這場即將舉辦的演唱會可就是 Alice 多年以來助人自助的成果,也是 Alice 作為「翻譯專員」將大自然的感召及聲音轉化而成的一個音樂會。

TEXT BY JAZ KONG PHOTO BY BEN TAM (PORTRAIT)

Image description 除了 Alice 合作多時的樂隊會將樂器調到 432Hz 之外,當晚表演中亦會見到這個 woodpan 的身影,是以 handpan 為原形而設計,木製的底部令聲音更為人所嚮往,而且亦調至 432Hz 跟其他樂器及歌聲的振頻互相協調。

細胞也聽歌
Alice Amu 繆樂(Alice)有多個身份,由唱作歌手、歌唱導師、網台靈異節目主持、到能量學導師、「元始能量學」創辦人,亦因如此,集結多種學識,她才有跟「自然作樂」團隊一同舉辦《奇蹟之鏡》演唱會的想法。平時大家打開 Spotify 都會找到 432Hz 這個類別的音樂,雖然大多都是為睡覺、為冥想而設的背景音樂,但 Alice 這次希望跟樂隊及背後的團隊以 432Hz 去造流行音樂,,亦有說這為一種較接近自然的音頻,因為希望更多人可以及願意打開心窗,去接觸並接受這種較為少人討論的音樂;加上 Alice 自己的天語音樂表演,就是希望為觀眾帶來一個聽完會身心都舒服的演唱會。為什麼是 432Hz?現在我們所聽的音樂絕大部分都為 440Hz,即是將「A」音調到 440Hz,這是音樂界所默認的一個頻率;但自從 Alice 接觸了 432Hz 的音樂之後覺得聽起來要平靜得多,經查證亦有不少說法印證了 Alice 的感受,440Hz 音樂比較容易讓腦袋或情緒波動,因此她就說服了樂隊要一同去以 432Hz 造音樂,讓大家放鬆身心。「人的身體有超過80% 都是水份,而水本身對振頻很敏感的,即使可能耳朵聽不出音樂頻率的分別,但細胞都在『聽』,以不同頻率振動,細胞的和諧度亦會有所不同。」

即使要樂隊將所有樂器由頭到尾再調聲、自己的聲調也要重新適應,但原來最難的不是「練歌」,而是 Alice 及一眾表演者的自我修行。除了很科學地講頻率,透過這場音樂會,Alice 更希望做到的,是全場的意識共振。要做到靈性上高能量的表演,Alice 到目前為止作出最多的準備不是鍛鍊歌喉,而是打坐、修心。有人說是命運,有人說是天意,Alice 從小到大就已經聽到自然的感召、看到不同頻率的世界所發生的事情。二十多歲時,面對自己那頭被獸醫宣告三日內會死亡的愛犬感到無助,在當時還未知道什麼是「天語」就對牠唱了一段天語的歌,奇蹟地牠由垂死的眼神變得亮晶晶,更多活了十四年的快樂日子,後來在做網台的靈異節目時,從嘉賓口中才得知自己所唱的是天語,而對鑽研能量學的人而言,天語歌曲是很神聖的,對於身心靈的同步幫助很大。可能是世人所說的奇蹟,但亦有可能是當大家放下自我,像收音機一樣對準大自然的頻道,就會接收到自然界給我們的訊息,就像是相信不少人都會經歷過的,在危急關頭有時候會聽到一把陌生的聲音,幫自己去避免一場意外;經過修煉,這些可能不再是偶爾發生的奇蹟,而變成一個可以跟大自然的聲音共存的日常。但實際上什麼是天語?Alice 就有以下解答:當歌者吟唱具神聖高頻的宇宙自然聲音時,就是在唱誦天語。

Image description Alice 四歲開始就已經聽到及學到仙女的歌喉,早於六歲亦立志要做歌手。除了在 2009 年如願舉辦了首個個人演唱會後,於 2013 年亦跟通利琴行合辦香港第一個耳筒音樂會;多年以後,Alice 繼續熱愛唱歌,更希望藉歌曲將高頻率的能量帶給更多人。她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圓夢,就是將天語融入流行曲並為大家所接受。

明心,見性
能夠舉辦《奇蹟之鏡》演唱會絕對不是奇蹟,Alice 的準備,大概可追溯到 2008 年,亦即 Alice 開始修煉的一年,而事緣竟是因為恐懼。自有記憶已來,Alice 一直都可看到這個世界以外所發生的事,打個譬喻,她由三、四歲開始就已見到天上有仙女對她唱歌,長大後亦不時見到這個維度以外的畫面;但讓她「恐懼」的,不是大多數靈異節目所提到的恐怖鬼怪,而是「未知」,「當時見到太多的靈體而覺得『驚』,但怕的不是靈體本身,而是覺得未知的世界太大,恐懼不知會發生什麼事。」Alice 最初幾年的修煉都是比較 personal 的,到最近七年來才因受到感召而轉為教學工作,但對她而言其實也是修煉的另一種方式。

身心靈、靈性、修行、能量學,仍然有不少人心底仍然心存懷疑,甚至覺得很神怪。面對一切,Alice 就舉了一個腦袋與身體的例子,說其實身體的自然運作其實腦袋可能並未可完全理解,身體的運作、血液的流動、細胞的一呼一吸,這一切都自然運作的,人的科學人的腦袋可能還未拆解所有的秘密,這不就是說其實人類所未知的比所知的要多很多嗎?正如當初 Alice 向父母提到能量學時都被他們所質疑,修讀化學工業的父母最初聽到Alice 解釋量子物理學更認為是「偽科學」,「但人類的慣性就是以所知的去撇除未知的事情,但想深一層,我們又有什麼權力去抹煞未知事物的存在?在修煉的過程中會覺得自己好渺小,所以會反思為什麼做人要這麼執着?我執着的只是我作為普通人類所解讀到的事情,打開心去感受世界,放開心胸接受未知,反而可以減少恐懼。」訪問 Alice 的當日正是開始聽到各界對第五波疫情的推測,Alice 也笑說對於還有一個多月的演唱會興奮之餘卻又不敢想太多,面對未知的疫症或防疫措施,Alice只有交給上天安排,自己做到的就只有好好預備自己及團隊的最佳狀態。

但這個「隨緣」的心絕對不是被動的,相信上天會有最好的安排對 Alice 而言是一重種「冒險」,「這場演唱會是實驗,但其實人的每一天不也是實驗嗎?面對不同事物,我都會抱住一種『玩啦!試啦!』的心態,因為根本沒有定義說什麼才是『最啱』的,跟人生一樣,沒試過又怎會知道有否得着?」就正如面對自 2019 年以來的疫症,Alice 說她感受到這個病毒是高頻的,意思是它不是要來毁滅人類,而是有訊息的、它想人類要從中學習、有得着,例如怎樣去面對恐懼,「人面對病毒有所恐懼是正常的,這是人性,要想去對抗是好正常的,所以我們不要介意自己有恐懼;但深入當中去學習,就要覺知疫情之下除了要防範,更要學習當中的智慧:病毒好像在嚇我們,但在恐懼之中不正是學習放下恐懼的最好機會嗎?」Alice 亦以「打機」為例子,即使遇到讓角色 game over 的關卡,但重新開始時我們其實都已有所得着,都已比上一次闖關更有智慧,經驗值其實暗中提升了,難關是人類的體驗過程,像是 Alice 的生意失敗經驗、尋死的念頭,渡過了一切的逆境衝擊才得以成就今天的她,成為 Alice 的基石。

Image description

而 Alice 一直所說的修煉,其實某部分也是這些日常的闖關,大家都可能有在做,只是未覺知自己是在修煉而已。「其實自己的個人修養已算是修煉的一部分,例如察覺到自己傷害了別人之後而改善自己的做法,內在修養要求自己進步,如何去改善自己已經是修煉的第一步,要知道自己想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另外就是修煉自己與身體的關係,經常聽到修煉靠打坐,就是要靜心、觀呼吸,要覺知我的『當下』是什麼,不是以腦袋主導,『存在』的當下就是我的心在跳、我在呼吸、我生存在這個世界,我要覺知這個狀態,分秒與身體同步。要身體健康的話,這個修煉很重要的,因為若然人偏向胡思亂想,身體就會跟腦袋分離,頻率不穩定、兩者有分別,身體就好難好 peaceful 地運作,所以要藉打坐去調整頻率。」透過修煉,Alice 最大的感動是覺知自己跟宇宙中的一花、一草、一樹、一木其實沒有分別的,自己並不與眾不同,只屬宇宙的一體的這個領悟讓她感受最大。她形容自己為一部播音機,時刻在接收天語的訊息,在教授的過程中其實自己也在學習,因為善待自己也是修煉的一部分,「共振對世界好之餘也要對自己好,沒有需要去犧牲自己的,因為若然這個肉身是借回來的話,犧牲這個身體其實又算是對世界有多好?所以要提升智慧,對身體好、對萬物眾生也好。」身體的修煉也好,靈性修煉也好,都是煉出人類的感知力,了解身體及萬物以至宇宙的運作、或者是人與人之間的互動,認識善惡人性,「打機」時才會順暢一點。

Energy is Everything
說到底,能量學其實是什麼?坊間對此均有不同說法,這裏就不如專注於 Alice 的「元始能量學」。Energy is everything 是 Alice 接觸能量學第一件要學的事,意思就大概是修煉學習中,我們要撇除所有命名、界定,因為萬物如一,宇宙間一切都是「一樣」的,都是宇宙的一部分。Energy 就是去感受萬物的動態,感受是不要為現象下定論,不要有分別心,例如見到陽光出現了,就只是知道發生了這個現象,而非去定義是否好、是否對或錯。放下腦袋的主導,例如即使見到面前的麵包,「麵包」跟「人」在定義上可能是有分別,但當你吃下麵包之後,它不就變成你嗎?所謂的大愛大同,就是從宇宙宏觀去看地球,你不會從外太空看到人與麵包,只會知道所有事物同時存在、所有事同時發生,Alice 所創辦的元始能量學不是要教大家修煉的法門,而是希望追溯到「初心」,找回自己還未受染的那個自己。「修行就是覺知 everything is changing,世事萬物都可以有它存在的不同狀態,不作排斥;沒有分別心,就不會存在恐懼了。」能量學很科學?很神怪?很離奇?等等,你還在嘗試去定義它嗎?愈抱懷疑可能反而是嘗試的契機,放下自我放下執念,聽聽大自然對你想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