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blished in HK】香港文學生活館:以出版作為連結

2022-06-10

香港文學生活館正式成立於2012年,至今剛好十年。這十年間,文學館致力擔起推廣文學的使命,他們辦展覽、搞活動、開網站、做期刊、印書籍、上電視……目的其實是為了「連結」:是作者與讀者之間的連結,也是文學與其他藝術種類的連結,更是生活與心靈的連結。但正如總策展人鄧小樺所說,文學館剛起步的時候,還是需要依靠資助才能出書,所以當時仍算不上是獨立出版。一直去到2020年,他們達至某程度上的財務自主後,才決定踏上自資出版之路。然而,獨立出版的精神卻從來沒有離開過文學館。「在現實層面上,『獨立』的意思,就是先要自己搞得掂;但在精神上,則是要有自己的想法和堅持,不受權威集團掌控。」

TEXT BY KW

出版變成最後一步
在香港,相對於其他種類的書籍,文學雖然具備了最大的感染力,但同時也是最不暢銷的種類。因為一直以來人們總是說香港是個商業社會,沒有太多人愛好文學,以前甚至有作家要掏錢買回自己的書。小樺形容文學出版多是「悲慘故事」。「大家普遍都會覺得,做文學最直接就是做出版,但其實文學出版很難做。我不想再重複那些悲慘故事了,所以我們首先會做活動及展覽,再做些免費派發的雜誌,最後才做出版。這也算是文學館獨有的發展軌跡。」小樺選擇在資源充足下才正式開始出版,是因為在這樣的路線下,文學館早已累積了一定的知名度和人氣,再以自身完善的網絡連結強化傳播力,透過多樣活動促進與讀者的交流。最後以這些基礎作為搖籃,才能把文學書籍成功推銷出去。如此花費人力物力,只因身處這個網絡世代,任何事情都很易被碎片化,堅持傳統出版實在太難,更何況是文學書籍。

Image description 3153876

然而,小樺卻認為碎片化並不一定是壞事,因為作為入門,碎片化其實更易吸引到讀者的注意。「我自身很喜歡『碎片化』這回事,平時也喜愛看一些哲學短章。這些都可以訓練到我們的精緻性和尖銳性。」不過,碎片化的吸引力,能否大到會讓你願意踏進文學世界,在她眼中又是另一回事了。「一句金句可以吸引到你,但以《人間喜劇》為例,其實共有十多部,或是《追憶似水年華》這樣的長篇,你是否有膽量把它全部讀完?但文學的世界就是這麼回事,廣闊得很,若果你可以成功把一部大作讀完,已是個很大的成就。」

這也是為什麼文學館,會出版紙本月刊《無形》和籌辦網上平台「虛詞」。「《無形》現時隨雜誌附送,因為那邊的讀者未必熟悉文學,因此內容方面,需要製符合他們心目中對『文學』的既定印象。透過文字將各種抽象及概念,演化成評論、創作、訪談和視藝作品等發表形式,引領讀思考和言說文學的可能性。『虛詞』則是一個免費的網上平台,讀者可以自由地閱覽內不同內容,當中不少以貼圖或短句的形式來引起人們對作品的注意。」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文學生活館

重視傳意 為書藉塑造氛圍
在不同的平台推廣文學,塑造出屬於這個城市的文學形象,吸引讀者進行討論甚至創作,然後再推出實體書籍。整個過程可以說是一個package,更是互為因果,環環相扣。也只有如此,傳統出版才能在這個年代仍然站得穩行得遠。而在出版這一環,文學館特別看重作者的意念,故對製書的過程也非常執著,總是花時間為內容度身披上最合適的衣裳,因為成功將書賣出就是最重要的任務。小樺先談封面設計:「封面不能連累本書,美觀之餘要展現到內容。做好封面才能提升銷量,有些作者可能不願面對讀者是被封面吸引而入手的事實,但出版社就要考慮到這些因素,是必須守好的一關。」

她以李智良的短篇小說集《渡日若渡海》為例,在設計時會先找出一堆相符的關鍵字,如拼貼、零碎、前衛、尖銳……把這些感覺集結成一種氛圍,再與設計師商議,經過兩版的改良,才有了現在發行的版本。每本書的設計過程歷時達三星期至一個月,小樺說他們不會壓縮制作過程,因做好封面就是銷量保證的不二法門,其中最賣座的兩本書:《飲食魔幻錄》和《文學單身動物園》,就是那種讓人一看到就忍不往想入手的精緻設計。

封面以外,還有一大堆活要幹。另外一項重要的工作就落在書腰間的說明。她提到從不少90後讀者回饋中得悉書腰的影響力。「社會的寫實性變強,說明性隨之變得重要,書腰的句子就發揮了這樣的作品。我們整個團隊會一起撰寫,要想辦法在簡短的篇幅內打動到讀者。」兼顧美感和功能性後,就到了使用上的考量,製書時採用了口袋式設計。「留意到香港空間小,各人家中的書架有限。細本的書才能方便人便攜出外,又是優雅精巧。」外在的加持都齊備了,在內容上也需要校對作最後的把關,小樺很重視這一環,故選用學歷較高的人員,確保內容用字皆準確。總總堅持的背後,全為不想浪費作者的心血,「去塑造一個好的氛圍是很重要的,我們是帶著對作品的愛來合作,令作者感受到愛、備受專重。」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文學生活館

文學的療癒力量
憶起文學館起初也像其他香港出版社般,靠資助出書,自2018年首次參與香港書展後,到了2020年才有自資出版的書籍。「我想做小型出版,意思是每年出8本書左右,要控制腳步,留力推廣。」她形容出版是個大挑戰,因自身是庫存很小的出版社,每次都盡力想辦法將書全數售出,不然實在找不到位置可存放。她又透露將會有多本新書在今年書展中發行。其中《文學星座馬戲團》以大眾熱愛的星座話題來推廣文學,內容由「虛詞」中的星座專欄衍生而成,用各個星座的特質作為切入點,探索不同作家、藝術家、哲學家的性格、創作的觀念與過程,並解說這些古今中外名人的生活軼事。小樺也著手在寫一些文學入門書,務求引起更多人關注文學,望港人可以保持好奇心並擴闊閱讀口味,投進文學世界。

Image description 小樺很看重封面設計,在設計時會先找出一堆相 符的關鍵字,如拼貼、零碎、前衛、尖銳⋯⋯把 這些感覺集結成一種氛圍,《渡日若渡海》、 《飲食魔幻錄》和《文學單身動物園》,都是讓 人一看到就忍不往想入手的暢銷書籍。

至於定位方面,在經歷社會動盪後,文學館的作用不再止於資訊傳播,更要確實的參與在城市當中作記錄,當中自然不能迴避傷痛。小樺說:「以往會用不同的topic將人組織起來,2014年時可能會用『街道』和『社區』等題材作連結,但現在會以療癒情緒的方向著手,所出版的書籍和刊物在內容上更著重傳播精神和信念。位置是有所退後,但所傳達的東西卻更為重要。」她認為,在這個壞時代中,社會充斥著情緒和溝通問題,希望靠文學可以起治癒人心的作用。

談到未來的出版計劃,小樺留意到近年台灣人對香港文化興趣大增,所以文學館將會連結台灣,以獨立出版社形式參展台北書展。「現在更需要連結外地,以及不同的藝術範疇及組織,不然就只是個獨家村。」以往在接受資助的年代,她不會說文學館是獨立出版社,但現時有很多書藉再也無法取得資助後,在香港以獨立出版的形式,甚至轉到台灣發行,才能保證身和心都能得到自由。小樺相信,港台連結將會是出版業未來的一條新出路。

Image description 《文學單身動物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