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醉字畫世界

2021-09-24

Image description

蕭安琪(Angel)的父親於1978年創立了專營中國字畫買賣的潔思園畫廊,母親熱愛書法藝術,伯父是一位畫家,沉浸在書畫之中是Angel自小的日常:飯廳掛着名家張大千的畫作;滿月時收到長輩送張大千的仕女圖作禮物;放假會跟長輩去拍賣行;過年去伯父家玩耍,會跟其他小朋友一起臨摹黃永玉的作品;五歲的時候,她畫了一幅塗鴉給母親作禮物,在畫旁提字的是著名畫家石虎。長大後,她女承父業成為畫廊第二代主人,把書畫之美傳承下去。

TEXT BY LY PHOTOGRAPHY BY BEN TAM (部分由受訪者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自孩童時代,中國書畫便一直在Angel的日常之中。

觸動人心

自小耳濡目染,Angel也曾想過投身藝術,當個油畫家,但自覺欠缺天份,「那時我覺得家人都在這個圈子裡,如果自己也從事這行業,眼光會很狹窄,所以在美國讀書時我選讀心理,畢業後加入酒店當公關。」後來,她趁假期跟父親一起前往日本拜訪當地藏家,成為了她加入畫廊繼承父業的契機,「那位日本藏家原本對香港人沒有信心,他比較想跟日本人合作,所以我們要慢慢打動他,讓他知道我們很有誠意,最後他願意賣畫給我們,令我很有滿足感。」

Image description 林風眠是Angel最欣賞的畫家之一,她正在介紹其畫作《綠衣仕女》的特色。

喜歡看畫的她,每去到一個城市,都必定會參觀當地博物館和自己喜歡的畫廊,以前甚至會因為一個展覽而飛去一個地方。她說自己特別喜歡張大千和林風眠的畫,但並不會單單因為畫家的名字便心動,更重要的是作品能帶來共鳴,觸動到她。「一位畫家年輕時的畫風,可能會比較像其他大師,因為中國書畫始終由臨摹開始,有些畫家可能擺脫不了,便一直都會畫得像其他人,而出色的畫家則會建立自己的風格,他的手、他的技巧能夠把他想表達的東西表達出來。能夠從畫中看到他自己的風格,也能見到成熟的筆墨,這對我來說便是好作品。」觀畫體驗也十分重要,「有次我去到北京一位藏家的四合院,那裡掛了一張很大的張大千山水畫,坐在畫前令我忽然間感到自己的渺小,覺得畫中的山很有氣勢,使我內心產生很多問題:什麼性格的人才能畫到這麼大氣的畫?他的創作心態是怎樣的?我跟畫之間好像有一種連繫,令我對它有不同印象。」

Image description Angel喜歡能為她帶來情感共鳴,使她感到快樂的作品。

個人收藏

然而,並非所有出色的畫作她都會想買下來收藏擁有,「有次我看了一個畫展,感覺十分震撼,作品很能觸動到我,但卻帶來一些負面情緒,所以那些不會是我個人想買的畫,因為我的個性比較開心,希望買下的畫能帶給我快樂。」她愛在家裡掛畫,笑言有牆便掛,「雖然也有貨倉,但我覺得畫不應該藏在倉裡,而應該被人欣賞,所以我經常換畫,尤其是那些可能被太陽曬到的位置,大約每半年便會換一次。」她又提到「三分畫七分裱」的說法,認為配合畫作顏色和風格的好畫框,能凸顯畫的精妙之處,一些現代設計的畫框更能令水墨畫融入現代家居。在眾多個人收藏中,她說小時候收到的張大千仕女圖和一幅她自己很喜歡的趙無極油畫最不能割捨,不過她並沒有想過要把畫作變成家傳之物,「尤其是NFT的出現,使我發現下一代對藝術的看法和他們喜歡的事物,可能跟我們這代非常不同,我現在買畫時只會考慮我自己或者丈夫和家人的喜好。」

Image description Angel認為畫作應該掛起來讓人欣賞,而不是收起來不見天日。圖為畫廊辦公室中的兩幅作品《雪松》(左)和《雪竹》(右),由內地畫家任重所繪畫。

不過替畫廊選畫時,準則便有所不同,「即使是我個人不太喜歡的畫,我也會去了解別人為什麼會欣賞。我們畫廊以二級市場為主,畫作多是自己買下來的,成本頗高,每幅畫都是一項投資,所以我們要很嚴格地去挑選,為買家把關。」她又提到一間畫廊的定位要很明確,「應該要一想到畫廊,便想起它賣什麼畫,不能太多、太雜。」

Image description 為了深入了解書畫,Angel會閱讀大量相關書籍,例如她手上的《張大千印記》便專門講解張大千的不同印章。

變與不變

Angel形容數十年來,畫廊跟客人的相處模式都像朋友,就算不來買畫,也很歡迎大家傾計交流,只要大家都喜歡藝術便已經可以溝通。「我們畫廊有時會從一些年長的藏家收畫,他們對他們的畫很有感情,會很難捨難離地叫我們給他的畫找個好人家,令我覺得很感動,那不是因為那幅畫的價值,而是因為那幅畫與主人之間的連繫。」但與此同時,今時今日的市場跟數十年前已大有不同,「父親那年代,中國字畫的價值不高,數量也有很多,可能一個月可以賣到一千張畫,許多藏家都是買來純粹欣賞,不談投資回報,直到2004年左右市場開始蓬勃,才誕生了很多天價作品。」受到疫情影響,以往大家經常要四處飛,找藏家、看拍賣,如今都走到線上,「連我父親都懂得用手提電話bid畫,原來不論年紀,大家都能夠適應,因為這件事已經變得很平常,我們現在也會跟不同網上平台合作,但要在市場推廣方面再加以宣傳。」

Image description 潔思園畫廊於上海亦有分號,Angel認為兩地客人的喜好和習慣相當不同。

此外,來到第二代,她說藝廊之間多了合作聯繫,嘗試共用資源,又開始參加博覽會,務求把中國字畫之美傳承推廣。「我們曾跟其他藝廊合作辦活動、展覽、講座,我覺得首先要讓大家有機會接觸,否則何來喜歡?我們在上海也有分號,那邊的客人相對年輕,接觸書畫的機會也較多,他們很喜歡走進來問許多問題,坐下來飲杯茶,再交換微信,然後大家變成朋友,這是很常見的,但在香港,大家可能很含蓄地看完便走。」問到入門藏家應從何入手,她說首先千萬不要為了投資賺錢,而買下自己不喜歡的作品,「萬一升幅不似預期,可能從此會對字畫反感抗拒。新手必定要多聽、多問、多看,去博物館、畫廊、拍賣行,培養眼界。世上什麼風格的畫都有,看得多才會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然後再去深入了解。」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