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避孕丸殺不死 周家怡:我果然係游得幾快的蟲

2016-08-09


周家怡,十多年以來一直是配角,但《導火新聞線》(下稱《導火》)令她首次擔任人生兩個女主角——電視劇與電影。

紅褲子出身的她,也是記者訪問過以來,最謙虛、最多笑容、最平易近人的女星。也許來自那十多年的磨練,也許因她在《導火》的角色正是記者。

未飾演方凝前,有人在街頭叫她做「茄喱啡」;早前她在ViuTV的電視劇熱播,市民親切地叫她做瑪嘉烈。「我好開心!」她甜甜笑道。

但,這個世界本來可以沒有周家怡的,周媽媽在吃避孕丸期間懷了她,因怕她變畸胎,想過去墮胎,誰料周爸爸說「整定嘅」就叫她產下周家怡。生命力驚人,原來由出世開始,從黑洞般的娛樂圈冒出頭來,也許都是整定的。「我果然係游得幾快的蟲!我有這種打不死的性格!」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化妝:Aster Phang

髮型:Vincent [email protected] Osmosis

服裝:French Connection Hong Kong

場地: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Image description

「方凝畀我好多第一次。」甫見面,周家怡坐下來就道。

她皮膚很嫩很白,身體很薄很瘦,看起來弱不禁風。

《導火》令周家怡一夜間由閒角升至女主角。

在某個分享會中,她說過「怕返不到轉頭」,那時在拍電視劇,人人重視她,「他們常常說家怡呀,家怡……」

「係,女主角是受萬千寵愛的,連燈光都要就晒你。後來港視不獲發牌,我去其他電影擔演配角,第一天是很難受的。」打回原形?「一命二運三風水。」她憶述,有些角色最初甚至沒有對白。

但她說,很快已調整心態。「我跟自己講,咩主角啫,其實無人識你㗎!」當時, 《導火》仍未出街,方凝還沒有出世。

Image description

爭仔假新聞

《導火》電影版,講述新聞界進入網絡時代,傳媒如餓狼般追求hit rate。現實世界中的娛樂新聞,為了hit rate,又可以去到幾盡?

「這角色令我跟記者熟絡了,覺得他們很親切,也令我放膽講說話。」她指,「但我認識的記者當中,大部分都是好人。若常常不根據事實報道,其實很快會被淘汰。」

去年有單失實報道說她與好姊妹佘詩曼為爭富貴男人而反目,但一年後,我們又看到新聞,佘詩曼開工作室,周家怡前往祝賀。以女人的妒忌心來說,「爭仔」確是很難有friend做,因此幾乎可以斷定,第一單新聞是假的。

「當然是假的啦!」她大笑道。「不過,這事無傷大雅,亦不影響我和阿佘的感情。」

但觀眾對她的觀感可能會差了?那報道寫她截餬,本來富貴男是想追求佘詩曼的。「時間能證明一切。」她心平氣和地道。在娛圈浸淫多年,她確是百毒不侵。「今天的報道,兩星期後都未必有人記得啦!」

方凝在電影中,不是娛樂記者,而是港聞出身的。接拍這劇後,周家怡也多看了時事新聞。「以前我不看報紙的,現在多看了,更關心香港。」她亦開始參加七一遊行,六四則在網絡留言:「遺忘歷史係最唔應該嘅事!永不忘記!」問她為何上街?她卻帶點政治潔癖道:「我要珍惜我們仍有遊行的空間。」連選舉投票,她也是飾演方凝後才參與,「你話幾恐怖呢!」

她認為不只演藝界是政治冷感,「很多人忙着搵食,睇份報紙都唔得閒。」但很多演藝界人士已非常「溫飽」了?不是嗎?

「不……很多人因藝人身份,出來要夠體面,但其實他們不是賺很多錢。」去年她說目標是買樓上車,現況如何?

「未呀!」她大叫一聲。這次電影,她是取固定薪酬的,沒有分紅。「希望票房成績好,下次我就可以叫阿一分紅。哈哈!」阿一是投資電影的蕭定一。

當年離開無綫,王維基向她招手,她跟無綫坦白交代,向無綫提出加人工,對方不肯,才決定離開。她試過自薦做親生女,但對方亦不願。沒想到,離開反而才可以上岸。「親生女的意思是有經理人幫你鋪路,我以前是藝員合約。」

Image description 佘詩曼是她的好姊妹,兩人的星運過去常被外界比較。(受訪者圖片)

被叫茄喱啡

未飾演方凝前,有人在旺角街頭叫她做「茄喱啡」,「又有一次,有個記者叫我做『奀星』,但我明點解,他們是狗仔隊,正在跟蹤另一位藝人,我阻擋了他們的鏡頭。」她竟然帶點諒解的口吻道。

在無綫期間,她考獲港大法律高級文憑,取得10個A的佳績。有沒有想過放棄拍戲?

「沒有。」她想了一秒後道,「我太喜歡做戲了。」然後,她坦白地道,「人是有惰性的,這間公司餓你唔死,有兩萬多元月薪(無綫時期)……」

在《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她飾演的角色一腳踏兩船。現實中她也試過,「舊的差不多散了,新的差不多要開始。」

現在的感情狀態是?

「Single到唔single。」她嘆氣道。

單身很久了?

「幾年了。」

她過去緋聞不多,最勁一次是寫她做林國斌的小三,圖文並茂——他們被拍到在機場拖着同一個行李箱,又有一張非常模糊的「親吻照」。直接問她,這事當真?「唔係,講了十萬九千次啦!」她幾乎翻白眼,卻帶點含蓄道。「有段時間,他是個很好的朋友。」

對於感情,她希望「若非合適,不如算了。」

有沒有錯過什麼人?

她扁嘴作哭狀:「其實很多人錯過我呀,通常都是別人飛我……」

別人飛她,她仍願意做朋友。

「其實又不算……飛,男人是這樣子了, 拍拖一段時間,他到手了,覺得沒趣,就少找女友,然後兩人就分開了。」

出生在小康之家,爸爸從事保險行業。她有兩個哥哥。

周媽媽是在吃避孕丸期間懷了她,會否覺得自己的生命力都算驚人?

「咦,係喎!」她雙眼發光,咭咭笑道:「連避孕丸都殺唔到我?哈哈!」

就像娛樂圈,她始終冒出頭來。

「你咁講法,又好似係喎!」

對於其他在默默等待機會的配角,她有何寄語?

「人生只有逗號而沒有句號——除非你死咗。」她滿臉自信地說。

Image description 她很少以性感造型示人,圖為她上載到微博的比堅尼照。(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在《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中,她跟林保怡合作。(受訪者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