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別企劃】阿富汗長陷貧窮與厄困

2020-01-23

提起阿富汗,你聯想到什麼?是塔利班、拉登、恐襲等嗎?大部分香港人對阿富汗認識不深,想知她的歷史,你可以到香港歷史博物館觀看「塵封璀璨──阿富汗古文物」展覽,從展出的200多件珍貴文物,觀賞古阿富汗草原民族的多元文化風貌。不過時移世易,今天的阿富汗卻是全球貧窮國家之一。想窺探一下她的貧窮情況,可以參加2月1日(年初八)由香港世界宣明會在清水灣舉行的「新春童樂慈善行」。活動主題圍繞阿富汗的兒童及家庭目前的需要。

阿富汗本是一個文化源遠流長的古國,地理上位處亞洲中南部心臟地帶,連接南亞、東亞、歐洲和中東的重要貿易路線,曾在絲綢之路上扮演了文化十字路口的角色。但是作為一個內陸國,幾千年來她亦要抵禦周邊企圖征服她的勢力。此外,阿富汗境內有14個民族,意味她長期以來忍受着各種民族爭奪。鬥爭的背後,展示了阿富汗民族努力不懈的抵抗力,但也將這個國度從璀璨的年代拖進了被摧殘的殘酷之路。

阿富汗的安穩之夢在40年前幻滅。自從1979年平安夜被蘇聯入侵以來,及後長達17年對抗塔利班的戰爭,令其經濟一蹶不振,民不聊生。國內長年政治不穩定也影響了經濟發展。大多數家庭都很貧窮,根本不足以應付經濟衝擊或自然災害。有四成阿富汗人生活在貧窮線(每天收入不足港幣8元)以下,另外有兩成人口活在貧困線邊緣上,輕微的經濟衝擊已能使他們跌入貧困圈。

Image description 阿富汗擁有悠久的文化歷史,但千年古國亦不敵天災人禍的打擊。

四成人活在貧困

1985年6月份的《國家地理》雜誌封面,用了當代攝影大師史提夫麥柯里(Steve McCurry)拍攝的一幅名為《阿富汗女孩》的照片。這位12歲女孩清澈的綠色雙眸,控訴着戰火的無情,她身處巴基斯坦一個難民營,她名叫莎巴特古拉(Sharbat Gula)。古拉令人難忘的形象在國際間成為了難民的標記,亦象徵着阿富汗政治與社會動盪問題。原來,在2011年敍利亞難民潮出現前,阿富汗是出產最多難民的國家。

阿富汗的人口是香港的5倍,國民收入主要來自農業和畜牧業。她是人類發展指數最低國家之一,更囊括多項「世界之最」,展現不同的貧窮面貌。它們既是貧窮的果,亦是貧窮的因,環環相扣,令阿富汗難以掙脫貧窮。儘管有大量國際援助湧入,但仍有近四成阿富汗人生活在貧困中,而且這數字仍在上升。

按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資料,阿富汗是世界上識字率最低的國家之一,估計約佔成年人口(15歲以上)的31%。文盲的國民只能從事低技能工作如農務、畜牧和採礦等,但是僧多粥少,失業率維持在30%,是全球失業人數最多的國家。

若從男女識字率來看,性別的差距懸殊,男性識字率平均為45%,而女性識字率平均為17%。這差異是由多種因素造成的,例如婦女地位偏低、社會對婦女識字的需求低、女孩在上學途中不安全,均令家長不想送女孩上學。

與女性識字率偏低息息相關的現象就是女性童婚。即使阿富汗女孩的法定最低結婚年齡為16歲(低於國際建議的18歲),很多窮人會賣掉女兒以換取嫁妝,老夫少妻現象普遍。家中男性決定女孩的命運,妻子、母親、姐妹和女孩本身幾乎沒有發言權。

現年21歲的莎里花已經兩度結婚,有一個5歲的女兒。她的第一段婚姻發生在11歲。有一天,一個男孩和家人到她家裏提親。莎里花說:「我不知發生了什麼事,媽媽告訴我,父親希望我和那個男孩結婚。我哭了很久,想死。」另一童婚受害人13歲的法里巴說:「我希望阿富汗有一天有自由,各個角落的婦女都有一份可以賺錢的工作,而且沒有人會對她們施加暴力。」

由於早婚普遍,又無法獲得生殖健康資訊和服務,阿富汗是世界上兒童死亡率最高的國家,每1000名5歲以下的兒童中有62人死亡,與蘇丹、海地相若。早婚延長了女性生育期,每年近十分一的阿富汗青春期女性(15至19歲)分娩,因此阿富汗的人口很年輕,是全球最多15歲以下兒童的國家(高達總人口的47.8%)。

男尊女卑令阿富汗九成以上婦女遭家暴,許多婦女因此選擇用極端手法,例如自焚去結束生命。2010年8月9日,另一幀照片再次震撼國際,《時代雜誌》刊登了遭割鼻的阿富汗少婦。這名少婦艾沙因為不堪夫家對她的凌虐而出走。她不幸被捕,在塔利班法庭被丈夫親手割掉雙耳和鼻子作為懲處,艾沙當年只得18歲。在香港,這個年紀的女孩應該是遊走於校園、社交場所,忙於預備公開試及計劃上大學的階段。

阿富汗高度依賴農業和非正規勞動力市場,低生產力、社會動盪及旱災令農業發展裹足不前。2016年阿富汗的國內生產總值(GDP)增長率為1.2%,雖然不斷增長,但不足以吸納勞動人口。經濟學家估計,要成功僱用阿富汗勞動力,GDP增長率必須達8%。但國內持續的衝突和不穩定局勢令這個增長率成為奢望。

Image description 孩子是阿富汗的未來,也是宣明會最關注的對象。

Image description 逃避旱災而流落異鄉的家庭,父母沒有工作,孩子健康受損,也不能上學。

氣候變化是元兇

阿富汗缺乏優質的天然資源,以人口比例來計算,可耕地很少,而且水資源及降雨量稀少,灌溉基礎設施不足,不能開發更多耕地。近年氣候變化,旱災更頻密,幅度也較大,嚴重影響耕作或收成。由於貧窮和衝突,國家基礎設施匱乏,水塘不足,令阿富汗成為全球儲水量最低國家之一。因此,人民生活高度受制於氣候變化和降雨量。2018年阿富汗經歷幾十年來最嚴重的乾旱,有200多萬人受到水資源短缺的影響,另有1250萬人嚴重缺乏糧食,北部和西部土地更變成了荒土,牲畜渴死、人民捱餓和孩子營養不良比比皆是。

另一方面,全球暖化也為長期乾旱的阿富汗製造另一場天災──山洪泛濫,氣溫上升令山嶺的積雪急速融化。去年中,阿富汗遭受了7年來最嚴重的洪災,數千間房屋被沖走,許多已因乾旱而流離失所的家庭被迫第二次離開家園。洪水在阿富汗很普遍,那裏幾乎沒有溝渠和下水道等基礎設施,無法紓緩及控制雨水或積雪融化的水流。資源匱乏,阿富汗成為最易受天災打擊的國家。

雖然阿富汗的貧窮情況嚴峻,但其國民也練成了刻苦和堅韌的抗逆力。宣明會目前在阿富汗800多條村落工作,為受乾旱影響的人提供緊急救濟,並支持受衝突影響的人,例如為社區建造太陽能供水設施、為村民提供食水和灌溉水源;也教導他們學習抗旱防洪、集水建設、保護土壤,改善生計和提高抗災力。

Image description 宣明會的流動醫療隊,為偏遠的社區帶來健康和希望。

多方位改善工作

2018年,北部赫拉特(Herat)地區有數千人因長期乾旱離開了家園,流徙到偏遠地區,要遭受疾病和營養不良的困擾。他們必須步行64公里,或者騎驢或電單車才能到達最近的診所。宣明會建設了安全飲用水的供水設施,利用逆滲透方法過濾食水,以及修復太陽能和水泵。孩子們減少患上因飲用污水而生的疾病,全家受惠。

宣明會在這一地區成立了3個流動健康與營養小組,為170個村莊提供服務,包括流動健康與營養小組,由助產士、營養護士、疫苗接種者、醫生和健康促進者組成,每個小組每天拜訪120多名患者。到診所求助的大多數兒童患有腹瀉、營養不良及包括肺炎在內的急性呼吸道感染。

班娜只有14歲,已經是一名母親,她一家因逃避旱災而到一個營地暫住。因為貧窮,父親為3000美元的禮金賣了她,她說:「我以為我是去有趣的野餐。那時候我才被告知,這就是你的丈夫。你將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家人了。」

班娜有一個18個月大的兒子,並懷有第二個孩子。她說:「我看到同齡的女孩在玩,但現在我與自己的孩子在玩。」她來到宣明會的孕產婦保健流動醫療部門,正在接受產前保健,並學習有關營養、避孕和健康懷孕時機和間隔的知識。她唯一的希望是女兒可接受教育,有機會過上比她更好的生活。

另外,宣明會在巴德吉斯(Badghis)推行了養蜂計劃,提供訓練、蜂箱和蜂蜜加工設備予200名婦女,令許多婦女能養家餬口,亦令家庭的性別更加平衡。35歲的薩哈有21個蜂箱,每個蜂箱每年生產20公斤蜂蜜。她的業務蒸蒸日上,可以負擔女兒法里達的生活必需品、電費和醫療費用。薩哈說:「我希望法里達能接受教育,實現我小時候從未有過的機會。」

圖片提供:宣明會

撰文 : 杜滄文_宣明會高級傳訊主任

Image description 水是阿富汗極珍貴的資源,可惜很多孩子每天要長途跋涉、耗費大量體力,去取用這生命之源。

Image description 薩哈自豪地展示她的蜜蜂,因為牠們代表了她的生計、事業和自力更生的能力。

Image description 班娜接受孕產保健檢查。宣明會在阿富汗對母嬰健康尤其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