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MONTH 2021】明式家具第一把交椅

2021-05-24

中國人說:「誰誰誰穩坐行內第一把交椅。」意指這人物在行內排行第一。此說法由來已久,《水滸傳》第五回裏,李忠說「他留小弟在山上為寨主,讓第一把交椅,教小弟坐了,以此在這裡落草。」但交椅其實是什麼模樣?說這句話的大都並不知情。

其實交椅是從前宮庭、貴族裡使用的一張摺椅,他們每到戶外打獵、宴席,就由下人搬出沉甸甸的木製交椅。交椅按階級而列,能坐第一把交椅,自然身份非凡。在收藏市場上,過去二十年明式古董家具價格飛升,其中交椅是稀有的珍品,現存只有三十幾張。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明末清初 黃花梨麒麟紋圈背交椅 來源 北歐私人珍藏,1910年代入藏 紐約佳士得,2002 年3 月 21 日,拍品編號 24 赫維寧漢莊園珍藏

傳世只餘三十多件
談明式家具,一定先會談到椅子,當中以官帽椅最為具代表性。明式古董家具已經是珍品了,但珍品之中的珍品,就要數到交椅。

交椅其實就是古代的摺椅,戶外專用。每當大戶人家、高官、皇帝要出遊,舉辦活動,就由下人負責搬動,讓它們亮相。在這種場合上,能坐在第一把交椅上的,就是這裡最重要的人物了。

既是高官或重要人物,交椅都由上等木材製作,不是紫檀木就是黃花梨,重量不輕。而由於搬運出入,加上交椅用上金屬關節,椅上還有不同紋飾,下有腳踏時有損耗,現存世的黃花梨交椅只餘三十多件,相當珍貴。物以罕為貴,想想能成為現存三十多個古董黃花梨交椅主人之一,自然也是非富則貴,「交椅數量稀少,在家具收藏的類別裡,它一直是最夢幻的。」

Image description 十七 / 十八世紀 紫檀交杌 來源 前美國加州古典家具博物館 舊藏,紐約佳士得,1996年9月19日,拍品編號95紐約佳士得,2013年9月19-20日,拍品編號 1580 赫維寧漢莊園珍藏

這次出現在佳士得春拍的「赫維甯漢莊園珍藏中國古典家具專場」,一共26件藏品,當中25件為中國明清家具。赫維甯漢莊園(Heveningham Hall)位於英格蘭東部沙福郡,建於18世紀早期,這批家具多為佳士得早年釋出,部分早見於上世紀40年代《中國梨家具圖考》,來源紀錄清晰。部分早於1910年被北歐藏家購入,較晚的在2003年於佳士得拍出。

估價800-1,200萬
我們先了解一下中國家具史。中國人自古席地而坐,唐代人就是直接坐在地上的(這習慣傳至日本,保留至今)。出現坐椅是宋代的事,椅子是由外傳入的,專家說:「中國人由席地到坐在椅上的歷史,沒有被詳細紀錄下來,但從歷史上可見,它是由西域,因為佛教等傳入來的,當時中國人開始交叉盤腿,坐在器具上面,由交杌、胡床,漸漸演變成後來的家具。」

是次拍品,黃花梨麒麟紋圈背交椅,背板乍看是三攢式,實為一塊整板雕成。麒麟補子在明為公、侯、駙馬、伯所用,在清朝為一品武官用,級別很高,可見當年此物主人地位非凡。近十年明式家具價格屢創新高,因為市場供應所只有這麼多,不可能增加。佳士得表示,藏家最初都追求紫檀木,近十年更多人追入黃花梨,有經驗的藏家對於增購藏品,有相當的要求:款式、木紋、顏色,最重要是品相和稀有度,若然全部達標,他們願意出到天價競投。這次交椅,估價是800-1,200萬港元。

沒有椅背的摺櫈叫「交杌」,它屬交椅的前身,其歷史可追溯到東漢時期,也是傳自外域,佛教的傳播對其有促進作用。傳世的黃花梨交杌只有十餘件,紫檀製者更小,把是次出拍的這件計算在內,只餘兩件!它本屬美國加州中國古典家具博物館舊藏。同場椅具,還有黃花梨高靠背南官帽椅,為古董商馬科斯.弗拉克斯舊藏。

Image description 清十八世紀 黃花梨四合如意團螭紋圍子六柱架子床 來源 陳勝記,香港,2015 年 4 月 赫維寧漢莊園珍藏

愛明式家具的藏家,還會買床。明式的架子床,分四柱和六柱兩種設計,六柱多為侍女使用,多出的兩柱位在床沿,只要掛上床幃,形成一個私人空間。侍女出嫁時,大床也會隨她成為嫁妝。四柱架子床較為簡單,通常是文人在書房使用。是次拍品中包括了三張黃花梨架子床,其中一張黃花梨攢卍字紋圍子六柱架子床,床座四面平式,腿足扁方,正側差別較大,為他床少有,正側不同的四面平榫結構,甚為罕見。此床造於十八世紀清代年間,雖然重量不輕,但整體以活榫裝嵌,搬運時可以完全拆開。雖然年代久遠,搬運裝拆多次(主人多年前在香港購入,運到英國,這次再搬到香港拍賣)整體結構還是相當牢固。大床的床舖為新淨竹席,可見已稍稍經過復修。床的四周雕以四合如意紋,喻意婚姻美滿,造工相當精細。

但床蓆下沒有床褥,對呀,古人怎有床褥?當它被運到英國莊園時,原主人把它安放在客房裡,上面放上現代床褥一張,以款待客人。

赫維甯漢莊園──珍藏中國古典家具專場
預展:即日起至5月27日 10am-6:30pm
地點:香港會議展覽中心
拍賣:5月28日(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