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 & Awakening】得來不易的「無事無事」: 以設計讓不同能力人士被看見

2022-02-07

【Hope & Awakening】
新年伊始,雖然連續兩年的農曆新年裏渡過,但疫症之中我們又學習了一些什麼、得着了一些什麼,從而得以盼望自己以至社會可向一個好的方向作出改變。今期的《Hope & Awakening》主題正想藉着幾位受訪者帶出如此領悟,包括跟不同殘疾人士合作設計各類產品的 「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以靈活方法推動 coding 教學的 Preface、將 AR 技術融入紀錄片拍攝以帶出女工權益的兩位香港導演阮行恩和楊曉芙、及以油畫創造平靜空間的 Kacey Ko,從他們身上,可看出香港人的無限可能性。

Image description 「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創辦人及設計師梁雯蕙(Comma Leung)(左)及「Mosi Candle」的合作設計師蕭偉邦(阿邦)。

得來不易的「無事無事」: 以設計讓不同能力人士被看見
「無事無事」通常都是安慰別人的說話,但對於在 2015 年成立「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的設計師梁雯蕙(Comma Leung)而言,一句溫柔的「無事無事」就好比一個拍肩、一個希望,透過貼心的設計、跟不同社福機構或不同能力人士合作,為殘疾人士改變生活上的不便,讓更多人看到世界的美好。於剛過去的聖誕節,Comma 跟一位自閉症朋友蕭偉邦(阿邦)合作,推出溫暖人心的「Mosi Candle」,由設計過程到推出產品如何傳達希望、以及社會上的每個人又如何覺醒,達到真正的共融。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產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Awakening
「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於 2015 年成立,原本是當時修讀平面設計的梁雯蕙(Comma)的FYP(final year project);成立了七年,談不上資歷豐富,但由這段期間,香港的社會設計(social design)卻進步了一大截。Mosi Mosi 堅持每個企劃、每次推出產品都是有意義的,而且很多時候也是跟不同能力人士合作,就好像這次跟新生精神康復會(新生會)合作,發掘到原來一直在田景庇護工場做餐飲工作長達十多年的蕭偉邦(阿邦)是一位別具創意、甚有哲學頭腦的人才,好像打開了患有自閉症的阿邦的一扇門,開啟了他以藝術形式表達自己的道路;只是短短一年的時間,今天的阿邦已跟上年的他大有不同:眼界闊了、作出了更多嘗試。當然,這也很值得我們去反思,到底一向給予殘疾人士的時間跟資源又是否足夠?什麼才是真正幫到他們的方法?

Image description Mosi Candle 不論在氣味還是插畫,都希望帶給人溫暖,阿邦提醒大家要好好擁抱自己。

Comma 經常跟不同社福機構合作,其中一次在新生會教畫畫時就遇上了阿邦,設計「Mosi Candle」就是延續教學的一個合作項目。雖然發掘到阿邦對繪畫的熱誠,但始終距離可以推出產品的能力還需要栽培,因此在 Mosi Candle 面世的一個多月前,阿邦每個星期都會來到 Comma 的工作室一次,跟 Comma 學畫畫、學設計,而本身熱愛閱讀及看各式各樣電影的阿邦亦甚有創意,例如一開始跟 Comma 一起以企鵝為主題開始畫,Comma 指着二人的畫簿介紹,說「其中一隻企鵝患上了白化病,就好像現實中的不同能力人士一樣,雖然跟其他企鵝不同但卻又可以共存。」阿邦更為畫作寫了一首詩帶出故事的主題:企鵝們跟白化病的兄弟一起生活,最重要的是要看大家內心的優點,而非強調不同之處。

以這次製作蠟燭為例,也是源於 Comma 畢業後贏得 Young Design Talent Award 後到日本工作了一年的體驗,雖然當時的實習是專注於她的老本行——graphic design,但那時候在日本或其後到歐洲旅行時,她感受到的是不同地方對於殘疾人士的共融及鼓勵,其中讓她印象深刻的是一間公司專門收集由不同能力人士設計的產品,其質素之高好比在 MoMA、K11 出售的產品,反觀香港賣的可能是摺紙、膠珠等未必很有美感的物品,「不同能力人士所創製的作品值得有 value,而不只是消費大家的憐憫之心,所以 Mosi Mosi 堅持所推出的產品都要是一些讓大家真心喜歡、說服到自己好想得到的產品才去購買。」阿邦亦十分認同,他懇請大家「不要將憐憫商品化,因為這是最冷冰冰的做法,毫不尊重創作者,是沒有愛心的憐憫,甚至是一個終極的歧視。」所以對於 Mosi Mosi 所製的,Comma 要求都十分之高,「想盡量做得靚一點,可以吸引大家購買,更重要是希望大家從而了解背後創作者的故事。 」

Image description 阿邦是一位很哲學的藝術家,在設計 Mosi Candle 之前跟 Comma 一起畫出心中所想,表達了希望筆下的不論是普通的還是患上白化病的企鵝都可以好好相處。

Hope
香薰蠟燭已是不少現代家居的必需品,讓自己、讓家人被蠟光、被香味包圍,也是放鬆的一個好方法;但對於阿邦而言,蠟燭的意義更深:像他在蠟燭上設計的圖案一樣,他希望大家可以好好擁抱自己。在介紹 Mosi Candle 時,阿邦煞有介事地說,「蠟燭只是一個媒介,溫暖有很多定義。點燃蠟燭就有光、有熱力,是感受的一種;但大前題是大家要願意接受溫暖。若然每每築起圍牆,無論如何都會覺得寒冷。」阿邦跟 Comma 設計的插畫主角用一張被包著,好好擁抱自己;而蠟燭則用上癒創木、鈴蘭、麝香、琥珀等天然的味道製成,希望帶給大家一點甜。見到 Mosi Mosi 的社交媒體上那充滿笑容的照片就知道阿邦跟 Comma 二人在創作時有多 sweet,「我們真的有試過用布包住自己拍照,再以此為藍本畫出插畫!」在疫症之下,社交距離成為了新日常,所以擁抱自己來得更重要,阿邦就如此說道「雖然可以接受他人的擁抱,但若然不先好好抱緊自己,冰冷的心就難以打開;人最大的心病是難以面對內心深處,若不先接受自己,別人給你再多也是會有『滿足』的感覺。」所以,人要有希望,就先要善待自己,才得以將光芒 pay it forward。阿邦雖然沒有跟家人一起點起 Mosi Candle,但細心的他就提到自己會「靜靜地在家人旁邊守候、幫忙做家務,每個人接受熱情的方法都有所不同,有些人喜歡以言語表達,他跟家人則是默默地守候着大家。」還記得好幾年前的一套迪士尼動畫《大英雄聯盟》(Big Hero 6)裏面的機械人 Baymax 嗎?阿邦就以它作比喻,形容它一直默默陪伴主角阿廣,不同時候以適當的方式表達關懷。

Image description 每次跟不同能力人士合作設計除了有意義之外,Comma 對 Mosi Mosi 所推出的產品要求很高,像中秋節時推出的這個 Inclusive Mooncake,有故事之餘更有美感,對於讓更多人認識不同能力人士的才華亦很重要。

Mosi Mosi 每次都跟不同機構或人士合作,Comma 一再強調這個合作是平等的、是雙方都有所得着的,是邀請不同能力人士共同創作,而不是「給予他們一個機會」的心態去做。就阿邦而言,他今次學到的,是「眼界要闊一點,絕不可以過於偏執;有時候望着蠟燭,都會記得不可以戴住灰色眼鏡去悲觀看世界。」而 Comma 亦透過每一次的合作,從不同能力人士身上學懂「開心要簡單直接一點,要豁達一點。」這也跟 Mosi Mosi 成立的歷史有關,在未有構思 FYP 要做什麼之前,Comma 做的,是先好好觀察自己,每日吃什麼做什麼,以至怎樣才可令自己快樂。「發覺原來開心就是做自己喜歡的兩件事:做手作及幫助別人,所以心想,可否用自己一技之長去嘗試設計?」在機緣巧合下,Comma 認識了一位視障人士,經過多次相處,Comma 知道原來小至「付錢」這個動作都可以是一個很大的困擾,於是就製作了第一個產品:為視障人士而設的「In:visible wallet」,讓他們「看」得見紙幣,「後來有視障人士反映真的因為有了這個銀包而多了出街!沒誇張,因為他們覺得終於可以自己付錢,不用每次都麻煩到別人或讓人知道自己有缺陷。」讓每人都有能力獨立自主,也是給予最大的支持及尊重的一個方法。

Image description In:visible wallet 是 Comma 的第一件設計產品,為視障人士而設的銀包方便他們自主生活,亦是帶動香港各界討論社會設計的一個動力。

七年前,當 social design 在香港還未是一件事,Comma 的「In:visible wallet」好像帶起了社會各界的討論,而不久之後香港理工大學亦加入了這個學科;這個銀包亦啟發了 Comma 的 mindset,想要透過自己一雙手幫到社會,因為綜觀香港的大環境,可以為殘疾人士而設的市場太小眾,或者沒什麼利潤可言所以就很少見到人去做,因此 Comma 就立志要繼續 Mosi Mosi 的理念。讓 Comma 感受最深的,除了是看見原來一件適合的產品可以改變一班人的生活,更大的動力是每次跟不同能力人士合作中見到他們的改變,好像在中秋節跟另一位自閉症人士 John 的合作,因為他的固執除了讓 Comma 更有耐性之外,二人都同時學懂要開放地聆聽別人的意見,放下執着,過程令自己、令他們都很有滿足感。

Image description 「Mosi Mosi 無事無事研究所」創辦人及設計師梁雯蕙(Comma Leung)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新年,Mosi Mosi 亦會推出一系列跟智障人士合作設計的精美利是封。

問到 Comma 在未來有什麼計劃,她打趣地說到 Mosi Mosi 是一個「養你唔肥、餓你唔死」的工作室,得到得滿足感遠比金錢重要;但話雖如此,一來是商業考量,二來只有將計劃擴大發展才可推動更多的改變,因此 Comma 好希望可以說服大型商業機構,甚至是時裝、生活用品品牌合作,引起更大的迴響,讓更多人關注、好好看見殘疾人士的真正需要。普遍來說,香港人缺乏時間、體制下欠缺配套,這次若非 Comma 或新生會的社工,恐怕就會埋沒了阿邦的才華、抹煞了他可以一展拳腳的機會。希望在不久的將來,可以見到一個平等、共融的社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