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chain鏈出個未來】孫康喬:靠名氣賣NFT是要還的

2022-04-21

Image description The Authority創辦人孫康喬(Eliott)

NFT使用區塊鏈技術,與加密貨幣息息相關。到底頭像NFT是不是又一個鬱金香熱潮,最後會變成廢紙?問到最後,到底我們要怎理解區塊鏈? The Authority創辦人孫康喬(Eliott)是財經人/NFT專業人士,他談坊間NFT,直指99%都是垃圾,「如果用名氣來Cash in,這樣賣NFT是要還的。」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去年跟保利拍賣合作做Andreas Ivan的SMOOCHIES NFT,只有100個,以數十萬至百多萬港元成交。同期作品在金鐘太古廣場展出。

Image description

商業潛質最大
Eliott孫康喬畢業於哥倫比亞大學,曾在高盛工作三年,後來創立自己的投資基金,是財經界人士,家裡也從事房地產及電訊等生意。數年前他創立The Authority,專做區塊鏈技術相關項目,包括藝術NFT,「我們主要做三種項目,一是美術NFT;二,針對幣圈的人士,提升他們對NFT的興趣,用去中心化的元素做NFT,或圖像式演譯去中心化的金融技術;三,我們想利用NFT技術去解決一些商業問題,這是平台最針對的事情,例如房地產、遺產、教育。」

區塊鏈只是技術,Eliott說,第三項(商業)上它的應用潛力其實最大,例如處理遺產,「香港人最大的資產是樓,如果從前父母留下來的合約,因為遺囑在過去30-40年來,有不同的律師參與修改,因此發生爭執──我們常看到爭產的新聞。一紙文件本來沒有爭拗點,為何有爭議性?因為一,可能它寫得不夠好;二,可能有人用了點手段;三,處理時,紀錄流失了。」他解釋,因為區塊鏈像一紙合約,它清楚紀錄了合約在何時何分何秒寫成,記錄了每個修改的過程,然後放了在沒有人能破壞的地方,「即使再過幾十年要翻查,也見到有人寫過這合約,也毋須再驗證上面的簽名對不對。」

Image description The Authority推出的The Solciety NFT頭像,使用Solana幣。共6999.9個,因為有一個只能顯示0.5(50%),一個0.4(40%),所以尾數是0.9。

NFT或區塊鏈可自定合約條件,這是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的優點,「業權上,如果用上NFT技術,可以將業權分成幾份,例如一層樓在約上分成兩個NFT,你手持這NFT就代表50%的股權。以往這些資產,用夾萬、鎖等存放,都有法律上的要求,例如在存放在保險箱內,日後文件的虛實,資產上是否清晰,有沒有更改過,都可以去中心化,長遠來說可省卻好多資源。」

Eliott解釋,別說辨別真偽,即使合約有不同的利益的團體插手,簡單如換了律師,前文後理有斷續都會產生很多問題,很難跟進,「但像區塊鏈,你永遠可以翻查,而紀錄沒法更改。香港有些舊建築,業主過了身,有了區塊鏈也容易翻查。萬一老一輩過身。業權可以轉到仔女身上。」

Image description 周杰倫NFT:周杰倫在1月1日,以自己旗下潮牌PHANTACI開賣自己的NFT Phanta Bear,限量一萬個,標價每隻0.26 ETH(以太幣),結果40分鐘就賣光,七天內在Opensea總榜登上全球第一位。

NFT與鬱金香
區塊鏈的商業潛力最大,但出身財經背景的他如今大力發展NFT,一來因為他自己對藝術有濃厚興趣,也因為 NFT是最容易、最簡單讓人接觸區塊鏈技術的事物,「而且,好多年輕數碼藝術家需要這些機會。」喜歡藝術,喜歡收藏,他也多少受到父親的影響。

Eliott在2016年開始接觸加密技術,他說當時投資加密貨幣,只想賺點錢,到2019年開始觀察到金融去中心化的想法,但同時知悉一些政府未必允許這種做法,「但隨着NFT火熱,令區塊鏈進入了主流,疫情真的改變了世界,它是有潛力的。現在不少人接觸到頭像NFT或美術NFT,才對區塊鏈有興趣,但只有一小撮人明白其原理,所以,我一定會由美術方向入手。」他預測,日後推動起區塊鏈的發展,即使如屋契或簡單如一條酒店鎖匙,都可以用NFT來鑄造,潛力龐大,「在推動區鏈上,我先做美術,再在其他範疇上推動。」

那到底,網上天天瘋傳NFT怎大賣,怎被炒到高價,它到底是不是鬱金香?

「我會說NFT不是鬱金香,但它現在跟鬱金香很相似!因為現在它沒有被好好利用,大家用它來炒作,99.99%都是垃圾,只是利用這熱潮(搵錢)。因為初心不對,它和鬱金香就會很相似。」問Eliott好幾個明星推出NFT都大賺,該怎去理解?「明星借助NFT這詞語,但他Cash in的其實是他的名氣,這些錢賺了日後是要還的,人家相信你才購買,但若日後輸錢,就會一筆勾消。明星不是用NFT賺這麼多,他只是用自己名氣賺了這麼多。」

Image description 杜汶澤NFT:2月發行的「喱DAO」,限量6,600個,每個640美元,結果兩小時內賣光,收入共2,800萬港元。「喱DAO」是一隻青蛙頭像NFT ,擁有DAO的6,600人都是集團CEO,日後可投票替公司作出決策。

頭像熱潮快過去
怎樣的NFT有價值,怎樣是只有空殼?他說:「NFT只是技術,把NFT作產品販賣是很危險的。它不是產品,有價值的是它鎖定了什麼在背後,資產本身值錢它才會值錢。但若NFT值錢但背後是空心的,只是靠Marketing堆砌,熱潮一完就會沒價值。要搞清楚,NFT是你的產品還是技術,如果沒有後續,很難支持它的價值。」

他以無聊猿(The Bored Ape)為佳作例子,「你以為它一開始Sell的是NFT,其實不是,他在Sell的是社群。在虛擬世界,產生社群是很大的Utility,無聊猿最初不靠名氣,而能夠一直使品牌成長。」也就是說,NFT販賣的,不是它的本身,還有它背後和蘊藏的價值,「有用處的NFT項目其實好多,例如adidas,它有名氣,你買了NFT日後可以兌換產品,這不是空心的。有價值就有二手市場。」

Image description 劉以達NFT:方丈在臉書連載回憶錄《方丈尋根記》,大受歡迎,同時推出自家的NFT,不是頭像,是他以自己的三首新歌鑄成,包括當中一首向Pink Floyd結他手David Gilmour致敬的〈World’s Dread〉。後來又追加了其他作品,包括《Day in the Sun+再去追尋》NFT紀念音樂,限量36套。方丈的NFT全部是音樂作品,由最低0.15 ETH起標。

人人賣頭像NFT,Eliott說頭像熱潮,快將過去。

「因為太多人做,太泛濫了。它特別在可以換在Whatsapp上,將ego發揮較大。日後頭像NFT不會完全消失,但因為它太容易做,人們會問:我為何還會買?」The Authority也推出頭像,Eliott說是利用它來做教育,教每個買家怎樣進入幣圈,進入他們的6,000多人的加密社區Solciety,裡面有在DeFi (去中心金融)多年的大使分享加幣技術和消息,「我們也在Solana上建立了一個Stake locking功能,例如我手上有一個Lego角色,可以放在裡面進行定期存款,像『收息』一樣,外面如果放30、60、90日,息口都一樣,但我們可以做到三者息口不同,再把這條code做成open source,放在Solana上,讓大家可以copy使用。」

Image description 「無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

頭像NFT(PFP,即Picture for Proof/Profile Pic)本來只是一像郵票大小的圖片,為何可價值過百萬美元?CrytoPunks在2017年率先推出PFP NFT,以24 X 24低像素,鑄造共一萬個每個獨一無二的頭像,全部免費,區塊鏈玩家把它們換成自己的頭像,加上一些頭像被追捧,漸漸被視為收藏品,到了去年NFT熱潮爆發,CyptoPunks的PFP NFT已被炒至數十萬至過百萬美元一個,例如九個外星人頭像之一#7804 ,竟然757萬美元售出。後來者有「無聊猿」(Bored Ape Yacht Club),以同樣一萬個數量鑄造各獨一無二的頭像給會員,同樣大受歡迎,模仿者更多了。

Image description 余文樂NFT:余文樂自創品牌ZombieClub Token NFT,共6,666隻獨一無二的怪獸,每個定價0.666 ETH(以太幣),3月17日開賣,兩分鐘賣光,帳面進帳近一億港幣。

90% NFT流量在opensea
全世界各大品牌都進入NFT和元宇宙,想佔一個位置,Eliott說:「大家明白,現在技術上虛擬世界未追貼現實世界,但大家都知道網民已開始願意付錢買NFT,所以大品牌都會進駐。」

Image description 黃貫中NFT:最新公布:黃貫中也推出NFT,他的新歌〈彗星〉,將以人工智能技術將歌曲變成四個風格:Pop Rock、Trap、EDM、Punk,發行2,000個,價格未定。細節將在Twitter公布。

世界政局動盪,俄烏之戰,影響深遠,很多人透過NFT和加密貨幣捐款到烏克蘭,「這也是我參與幣圈的原因,裡面有很多財富的再分配。談財富再分配,例如現在在菲律賓,有好多人玩NFT,玩贏取加密貨幣的遊戲(play to earn game),每日在賺錢,這突然變成了一種賺錢的方法。另外,在加密世界裡,賺到錢的人也好肯捐錢出來。再者,以往不容易接觸到這些捐款途徑,如今一上網,只要驗證到,大家也願意捐款。」

經歷過這麼一次,他預見到NFT和加密貨幣日後在交易上會更有地位。

「如今有幾個國家正在打擊加密貨幣的流出流入。當熱錢縮窄,加上通脹加息,市場會走向更保守的投資,錢會走向商品,在幣圈的錢也會縮窄。」他說Bitcoin與ETH(以太幣)已被國際大機構所承認,價值早已被肯定,但其他小幣可能大跌,甚至消失。

中國去年開始管制加密貨幣交易,Eliott說,中國歡迎加密貨幣,只是不滿資金偏離它的出入制度,但香港是自由港,資金出入沒有限制,因此不受此限,「中國的BSN Network也炒得火紅熱紅,內地也沒有打擊NFT。」他說大家都在摸索區塊鏈怎樣影響環球金融市場,目前都沒有切實答案。

去年他替保利拍賣做NFT,今年會再做一次,又會建立一個美術NFT平台,稱為NFT發射台,「因為目前90% NFT流量在opensea,而當中有六成都在美國,亞洲交易量不入頭五名,好多藝術家都在美國。」他會仿傚SuperRare的做法,成為一個策展過的NFT平台,將歐美的藝術家NFT引入到亞洲,同時將亞洲的藝術家推廣到歐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