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ckchain鏈出個未來】高重建:鏈上追求三種自由

2022-04-21

Image description 高重建

2017年,當高重建(Kin Ko)創立Likecoin時,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大熱,網絡上還沒有人討論NFT和元宇宙,但這三者都建基於區塊鏈技術,相連性極大。科網人都會告訴你,它們就是未來。

不斷寫作及科普區塊鏈相關概念,高重建說,不論寫加密貨幣或到近日DAO的討論,自己寫來寫去三幅被,自己關注的是三種自由:言論自由、財務自由和民主自由。以上加密三寶怎與自由有關?

TEXT & PHOTO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高重建的作品《區塊鏈社會學:金錢、媒體與民主的再想像》,有推出紙本、各電子書格式,還有推出NFT。

去中心化出版
數年前Likecoin出現,坊間流行的說法,是它為了鼓勵報道及獎賞而出現,為創作/報道者帶來實際收入,而不只是一個個虛無的讚數,這個想法,稱為「化讚為賞」,高重建說這是Likecoin的一個面向,也是他們核心精神之一。但更核心的想法,Likecoin想推動的是「去中心化出版」(Decentralized Publishing),只是在五年前談這個,門檻太高,可不容易令平民百姓理解。

炒作加密貨幣,先吸引了第一波人進入區塊鏈世界,當中不是科網人就是財經人,與創作/報道/藝術毫無關係,誰會想到,自去年NFT大爆發,原來任何文字/畫作/聲音/錄像都可變成收藏品,而且有最嚴格的認證,每一件獨一無二,不可取替,有了這個潮流,網民才回過頭來,理解到任何事物上鏈就不可被竄改,背後的道理就正好符合「去中心化出版」。

Image description depub.space是高常用的其中一個介面,每次post文,都會上鏈。

「一般人用互聯網,都Post在Twitter、facebook,用的都是平台,內容在服務商的伺服器,然後你在上面開一個帳戶,帳戶是你的。平台有權審查你,也有一天可以關閉服務,事情就像你把存款放在銀行,你以為錢是你的,托管在他那裡,但它是有可能因為商業環境被凍結的。」他笑,大家總以為貼在臉書上的東西是永恆的,就像曾幾何時,大家也以為以為ICQ是永遠存在一樣。

他以俄羅斯為例子,說若俄國不喜歡某人,能要求平台將某人封殺,一些網站也可以瞬間在俄國徹底消失。但若然上了鏈,data存在底層鏈上,只要採用不同的介面,內容也依舊能讀寫。

「去中心化出版」源用同一原理,文字一經上鏈,就永久存底,而內容不由平台擁有,它仍然屬於創作者,「平台是面向,你會Hang out的地方,facebook的data是facebook的,但在web 3的世界,data存在最底層,存在鏈上,用戶透過key證明你擁有這些內容,即使平台沒有了,也可以讀到同一筆內容。」

貼文需付一毫子
區塊鏈是所謂的「分散式帳本」,上鏈後內容存放到網上不同「節點」,這些節點,分散在世界各地。Likecoin在香港的節點有七個組織,他們也是驗證人(Validator),「一開始是七個組織,包括已消失的立場新聞,他們不是大公司。特點不是因為它們大,讓你信任,而是因為它們沒有Jurisdiction(管轄權),沒有特定的信仰、膚色、種族、國界,因此不會有一個組織可以勒令它做某些事。」

這些節點,自己有自己的伺服器,因為data分散式存放在各伺服器,分散世界各地,各地都有一份完整帳本,因此不能被同時竄改。驗證人(Validator)提供伺服器,長期運作,付出了成本,但其實他們也像營運一盤生意,因為在鏈上每貼一個作品,都要付費。高重建開着電腦,示範了一次,然後說:「這麼一貼,大概花了我不到一毫子likecoin。」這一毫子likecoin收款人是驗證人,他說,這正是其中一種所謂的挖礦,「法規上,人人都可以做驗證人,但你要有技術,要承擔電費、帶寛(Bandwidth)和儲存,伺服器長期開着,秒秒鐘去做這動作,沒有價值判斷,同時他像立法會議員,大家平常要審理議案,然後投票。」

他形容,Likecoin又像舊式圖書館的索引櫃桶,它記下所有修改紀錄,把它定位。這就是加密貨幣與去中化出版的基本關係,也是高重建一直想推動的事。

Image description 《挑戰者1號》

《挑戰者一號》不是元宇宙
因為有很多驗證人,權力平分,沒有人有絕對權力,採用的是共治的機制。常有人問他,若有人把非法的事物放上鏈,例如兒童色情照,是否也不可以刪除,這就關乎到區塊鏈的共治機制。

「我們有一個Content Moderation Team(內容隊伍)管理,由他們去判定要刪合不合理。我也認為鏈上需要有Moderation的需要,它和審查其實是一線之差,但它不是一言堂,它由群眾參與,由群眾去制定準則,它是個共同體,是沒有大台下的共治機制。區塊鏈不是沒有管治,只是沒有大台管治,它是共治。雖然這樣效率不高,但民主的強項向來不是效率。」

把以上的區塊鏈概念擴展,建立一個自給自足的網上世界,就是熱門的話題元宇宙。當初大眾談區塊鏈和元宇宙,都提到史提芬史匹堡的《挑戰者一號》(Ready Player One),但高一直批評,電影裡的世界根本並不元宇宙,他說Metaverse的meta原有後設的意思,並不次等於現實世界,因此電影中史匹堡仍傳遞中心化管理的思想,電影結束,新的主持人要Oasis每周休息一天,都是中心化管理,有違元宇宙的基本概念。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Matrix)較接近元宇宙,它有趣的地方,是寫我們這物質世界是假,進入的世界為真,把概念調轉了。元宇宙後設於現實世界,因此是凌駕於現實世界,像剛才談到的去中心化出版,它不是某個Jurisdiction可以話事的,如果你用物理世界為本位,例如Facebook改名為meta,則永遠不能稱它為元宇宙。」
他很抗拒臉書改稱meta,說要進軍元宇宙,「它說自己是元宇宙,但它從來是個Closed Garden。meta這公司,你要有fb帳戶才能進去,美國政府不想見到的事,它都不會存在,其實它就是Ready Player One!」

DAO把協作由物理世界解放
為何談區塊鏈都談到三種自由?高重建說,因為它把資產從物理限制中解放出來了,「現代人很難想像沒有互聯網的世界,我在1993年首次接觸到互聯網,我們是所謂Digital Immigrant(數位移民),而現在九零、零零後是Digital Native(數位原住民)。其實互聯網將世界由物理解放出來,打破了瀏覽器,那裡都可以去,當時大家意識不到它多有力量。現在,區塊鏈那麼重要也是一樣,它把資產從物理規限解放出來。」

沒有鏈的世界,人受物理限制用的是港幣/美元,他形容,就像未有互聯網之前只會接觸到身邊資訊一樣,「如今有一件事是前所未有的,你可以輕易地捐款給烏克蘭。它才告訴你資產從地理上解放,讓它流動。」

把這概念推演,近日發行的DAO,他解釋就是從物理限制解放出來的人類協作,「從前我們只能跟身邊人/接近的人合作,現在不再這樣,只要找到共通點,就是共同體 (Community,社群這字太虛)。共同體,就是同呼吸共命運,DAO不只是打通了物理上的共通,也可以是興趣、信仰、某個追求(Cause)的共通。」主流的DAO像風險投資(VC),為了尋找利益,「它可以是追求盈利,也可以是追求真相,紀錄歷史,也可以是集郵、攝影。再進一步協作,我稱為民主自由,就是跨地域方式去尋找共識,為了你的追求而努力去做某一些事。」

Image description 《廿二世紀殺人網絡》

不擔心Bitcoin被禁
因此有了出版自由,創作自由流動,而且創作者可以擁有這些內容,「你可以持有資產,也可以發行資產,從前沒有發行資產這概念!從前我們認為只有政府可以發行資產。因為不能驗證,但有了區塊鏈,就有辦法知道。」

談了這麼多區塊鏈潛力之大,但政府似乎在上面沒有角色,這也許是一些政府不歡迎它的主因?「我由始至終,都不視區塊鏈為取代政府、法定貨幣的想法,它是補充關係。法定貨幣有它的界限,只能針對衣食住行,不能針對上行價值。法定貨幣有它的價值觀,例如有人說陳奕迅賺人民幣,那是說他遵守了中國的邏輯,而在元宇宙更明顯,裡面有共通的Cause,正是這幣的價值觀所在。」

加密貨幣在一些國家被禁,但高完全不擔心人力可阻擋它的發展,「我不會擔心Bitcoin被多國封殺,因為國與國有競爭,A國不做B國不做,其他國家會接,近日一間又一間非常出色的Crypto公司離開香港,有些去了新加坡,某地的Jurisdiction不友善,它阻擋到的,只有自己。」

雖然他認為鏈是大趨勢,但未敢樂觀。早陣子看着一些媒體消失,人們爭相把資料上傳到區塊鏈作永久保存,他認為該發展的鏈上媒體,卻仍未出現,「我希望未來向這方面走,但世界不一定如此。曾經人人都嚮往開放經濟、歐美式民主,但現在已不是這樣。其實我不那麼樂觀,或盲目地樂觀,這些技術給了希望人類社會,但它也不是必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