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君如:香港電影 死完又返來

2022-05-10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焦點影人,是吳君如。
談吳君如,首先想到的是她的喜劇,但她會直認不諱告訴你,當初她根本不想演喜劇,因為演的必是丑角,年輕的她很抗拒。「係唔鍾意㗎。」但商業上又很成功,反過來把她定型,因此當她下決心,自己投資拍片,想轉型,結果蝕了一屁股債。由玩屎尿屁的丑角,到變身文藝片女主角,後來再演喜劇,轉到幕後變身電影監製,老天爺總跟你開玩笑。回顧三十多年的演藝生涯,她語調時而無奈。

TEXT & PHOTOGRAPHY BY 何兆彬
STYLIST BY PADDY CHAN
BRAND BY TOM FORD
VENUE BY SHAW STUDIOS
BLACK JACKET & DRESS CREDIT BY TOMFORD

一定要轉型
吳君如不喜歡喜劇?不,她不喜歡是的初入電影圈,常演丑色,然後成功了被定形的喜劇歲月。
1982年由父親穿針引線,進了無綫藝員訓練班,吳君如83年開始簽約成為TVB藝人,八十年代後期進軍電影圈,九十年代甚至出過三張唱片,及後進了電台開咪。

「我自己沒想過要做喜劇,但做做下,做了這麼多年,自己都唔開心。自己不開心, 觀眾怎會開心?」雖然她化醜妝、用下腋吃龍蝦,在戲裡被嘲笑被糟質大受歡迎,但年輕女演員,目標也和其他女演員一樣,穿美美的衣服,做女主角,和俊男談情說愛。

九十年代中港片市場急速滑落,反而成了她轉型的機會,「當時已拍了好多所謂爛片,我不想見到自己一輩子都做這個位。以一個女仔來說,出道以來一直做不到女主角,一定會有心結。」之前的成功成了她的束縛,「拍了幾年喜劇,也算成功,戲都賣錢,但去到一個位,你明明是女主角,但……我不想拍拍拍,然後開始做茄喱啡角色。既然我在喜劇處於這個位置,它不算很高,但我怎麼保持它呢?當時我跟自己講,一定要轉型,如果要,一定要把外貌也轉了。」

Image description 《四面夏娃》1996

簽Cheque夏娃
轉型的轉捩點,竟然是《家有喜事》,戲中她演的程大嫂,蓬頭垢面,不修篇幅,到了被丈夫拋棄了,才開始修身扮靚,最後令捨棄她的丈夫大吃一驚,「當時我還未減肥,但我把長髮全部剪短,程大嫂最後變靚是短頭髮的,她令我有新的感覺。但我還未的起心肝轉型。」

轉型的動力,來自失戀,「失戀是很大的原動力。我拍了太多喜劇,要轉型了。當年很多人找明星唱歌,我那幾張唱片不大成功,但它把我帶到另一個形象。」演員被動,每天等待別人來找你演出,不是辦法,「你等一個月,再等又一個月,不是好多機會會找你,因為你之前在拍喜劇嘛!咪自己去創作一部電影出來囉,那是1994年,那就是《四面夏娃》。」

《四面夏娃》由吳君如自資,她找來甘國亮、葛民輝、林海峰三人,各執導一個短片組成,上映日期是1996年10月31日,電影被形容為充滿實驗性,票房及評論毀譽參半。

「大家覺得它很實驗性,但電影得到行內人、觀眾的尊重。一個女諧星要轉型是很辛苦的。我得到一些提名(按:提名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是很好的轉捩點,當然票房唔得,蝕到攤攤腰。」翻查資料,電影票房收1,300多萬,以今天標準也絕不失禮,「我當時替自己改花名叫『簽Cheque夏娃』,成日都在現場簽支票,拍完要簽Cheque還債,一殼眼淚。但現在回想,當時都幾傻,又浪漫……」她笑,陷入回憶之中。

電影死咗
1992年的香港,有多達十八齣吳君如電影上映,1993年六部,1994八部,1995年一部也沒有,1996年她自資拍《四面夏娃》。那是港產片迷失的日子。

「因為沒什麼戲拍,沒人找你,95年我和張衛健去了台灣!我又跟Wyman做了三個月電台節目,那節目叫《娛樂性騷擾》,反應好好,但我自己還沒有想過做電台,因為它很困身,每天都要返工,固定時間,還要返一至五。其實我還想拍戲,無戲拍之嘛!」去台灣,是因為當地有人找她去做綜藝節目,當時她連國語也不會講,但電視台說沒有所謂,大家看了你那麼多喜劇,見到你會很開心,「我沒有做過,又幾好喎!當時我每星期就飛台灣,留兩三日錄兩集,看電視學國語,這樣子做了兩季。」

Image description 《洪興十三妹》1998

1997年《古惑仔》爆冷大賣,現在回想,幾乎像迴光返照,港片向下之勢沒有停下來,在演出《古惑仔》的同時,吳君如繼續實行自己的轉型之路,拍文藝片,做女主角。那幾齣文藝電影,包括《茱麗葉與梁山泊》(2000)、《洪興十三妹》(1998),也成了不少影評影迷心中最好的吳君如電影。

「係嘞,因為我減了肥,有這齣戲(《洪興十三妹》)。當時是九十年代尾,電影已在沒落中,開始失去台灣星馬賣埠市場。我們拍了好多賭片、武俠片,但不知道怎麼,它們都在失去觀眾中,觀眾都在罵,那是大家常在罵電影人拍爛片的年代。」她說:「《古惑仔》系列爆出,拍了一集二集三集,其實十三妹的角色很細,但他們說不如平平地拍一部《洪興十三妹》。」這是你重要作品吧?「梗係重要啦,因為電影死咗。大家無錢拍,要好平拍,好多曾經是大明星的都減價拍,大家眾志成城想推高香港電影,那幾年大家都好徬徨。」

合拍片後片酬回升
1997年她開始了在電台工作,《洪興十三妹》那幾齣戲,都是一邊在電台開咪,一邊拍攝的,「1997年尾陳輝虹找我,說我進電台,他說:『97過後,每晚有把好熟悉的聲音陪伴大家,是否很安樂?』哈哈,很陳輝紅的說法。我說好啦,大家都在摸索階段。」

她的電台工作一開始就大受歡迎,「越做越成功,做得好開心,我在電台斷斷續續做了十一年,到2008年才離開。這十一年學了好多,因為緊貼社會脈博,與事並進,雖然不是講政治時事,但要知道每天發生何事,每天早上讀報,訓練到自己笑聲好開心,反應好快。」

Image description 《茱麗葉興梁山伯》2000

她的開咪時間是每晚11pm-1am,開咪前拍電影,開咪後又拍電影,「《洪興十三妹》、《梁山伯與茱麗葉》、《江湖告急》、《金雞》啦,那幾部好Cult的電影都是在電台期間攝罅拍的。那年頭,拍電影真的沒錢。」有了合拍片後她回去演喜劇,發現市場大了,「片酬又回升了一些,在演員工作上搵番少少錢。」

Image description 《江湖告急》2000

近年吳君如繼續演戲,也做監製,第一部監製作品是2014年《金雞SSS》,然後有去年的《媽媽的神奇小子》,及今年仍未上映的《闔家辣》。

「做幕後的契機是因為演員好被動,女演員更被動。電影世界所有事情,通常是男人主導,高片酬是男人,男人總是主角。有幾齣戲可以由女人孭票房?上了年紀戲路更窄,不是演阿媽就阿嫲。」她說做監製的契機,就是要化被動為主動,「契機就是自己搵機會,我拍了多年電影,咪試下囉。」

96年她拍《四面夏娃》,出錢出力,但真正學習整齣電影過程的,其實是《金雞》,「金雞第一集我不是監製,但我學到很多度劇本的過程。好多東西是每階段的累積,陳可辛由宣傳到Marketing,對電影有多大Passion,所有事情,你會見到都是多年來累積回來的。」到了2014年,她覺得經驗差不多了,跟陳可辛說:「我可以自己話晒事,我的直覺,可判斷這齣戲賣不賣錢,你畀我揸莊一次。」

她想把金雞召喚出來,變成純商業喜劇,「頭兩集不商業,我甚至覺得有點太Arty,它角色上挖得好深,而票房都不好,其實阿金是悲劇人物嘛。我說你畀我用噱頭一點,把它變成商業電影。」

陳可辛卻說:「你仲想蝕多一鋪呀?《四面夏娃》蝕你,如今蝕我喎。」君如堅持:「我說你唔好理。」陳可辛也就範:「好啦,你要做我就Support。」

她想到替阿金用特技化妝賣巨胸,由年輕演到老,影圈各方好友齊來相助,「我跟自己說係得嘅。」結果那年《金雞SSS》票房過4,000萬,「唔知係咪好耐無賀歲片,如有神助,票房大賣。當時我開始覺得自己懂得做監製,監製要有一股Spirit。」

香港電影,死完又來
問吳君如何時認定演戲是終身志業,何時覺得演戲是嚴肅認真的,她說一開始的戲雖然胡鬧,但已很嚴肅,「人家畀兩句對白我,到肯加我到四句對白、六句對白,每個角色我都很認真,都在想這角色好不好笑?觀眾喜不喜歡?」如果要跟當年的自己說些什麼,她會說「你已經做得不錯。」

從前沒有playback,她說演戲只憑感覺,或由導演告訴你得或唔得,「現在你演完不斷回看,不斷推翻上個take,那好不好?沒有好不好,就精益求精。」

演了幾十年,她說也會沒有靈感,每次自己沒有靈感,就看蕭芳芳,「當年演《我愛香港開心萬歲》,我找了林亞珍在片場的那段戲來看,模仿她,直情是對這場戲的致敬。」

如果要將自己介紹給沒看過吳君如的外國觀眾,會怎介紹?讓他們看什麼作品?「我梗係介紹我是拍了無數喜劇,香港人非常熟悉的女演員啦,我Bio都咁寫。」她大笑:「《望夫成龍》絕對是一個里程碑,然後是《家有喜事》、《金雞》,是《洪興十三妹》。」所以她定義自己,判斷自己,還是以喜劇作定位。

那影迷拗生拗死,說香港電影工業到底死了沒有那個辯論,她又可有答案?「梗係未死啦係咪呀!對我來講,死咗好多次啦,在我三十多年的生涯來看,死完又來,死完又來。這兩年,我發現還有好多年輕人好喜歡拍電影,以我的年資,我應該盡一分力,陪他們一起,跟他們合作。」

她說本以為《神奇小子》票房只有一千萬,結果收了三千萬,訪問早於第五波疫情爆發前進行,她說:「香港電影票房近期不錯啊,那你說,死不死?」

*第46屆香港國際電影節將於2022年8月15日至31日舉行,將放映吳君如參演的十部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