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港片NFT 科技建社群

2022-06-21

Image description CRYPTYQUES海報,一貫夏永康風格。

幣圈和NFT早前大冧市,但不代表區塊鏈已玩完。CRYPTYQUES製作團隊BEAM+ LAB創辦人James是美亞影視第二代,手上擁有數百套港產片。他們找來著名攝影師夏永康擔任創意總監,但出品的NFT竟然並非來自最著名的港片,NFT賣的也不是大熱頭像。CRYPTYQUES不是要搵快錢,他們想建立的是一個影迷聚集的NFT社群。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Desire」NFT:《烈火青春》 (“Desire” NFT Nomad)

別人做不如自己做
BEAM+ LAB創辦人James乃美亞創辦人李國興第二代。據兒子James憶述,當初父親由大陸偷渡來港,身上只有九元。李來港後努力工作,後來進入了影視業,1984年創立的美亞當初發行錄影帶及影碟,後來越做越大,成立了電影製作部門,製作的電影包括有《高度戒備》及《算死草》,公司在1993年上市。James在樹仁讀新聞系,及後赴英再攻讀媒體,回港後一直在美亞工作,他記得的童年,家裡有很多影帶影碟,但他說自己算不上是癡狂的影迷。

近5-6年他在公司做的工作,包括籌備演唱會及電影,原來近年一些韓星來港的演出,他們也有參與。至於電影,美亞近年較著名的製作有《踏血尋梅》。影碟沒落,但美亞仍然從事很多電影的發行,只是談的媒體從影碟變成了串流。

Image description BEAM+ LAB創辦人James (Photo by 何兆彬)

搞NFT負責的Start Up叫BEAM+ LAB,是James和朋友合夥的創投,當中有美亞的投資,卻不直接隸屬美亞,「這個圈子目前都在探索階段,沒有必要用公司資源去做。我在去年12底開始萌生這想法,到今年1月開始找投資者談,看是否有潛力。」原來去年年底,開始有人接觸美亞,看中了他們超過600套片的片庫,想合作做NFT,「起碼有六、七間公司找過我們,都是新公司,我們沒有答應。後來想想,自己做可放心一點。」James花了幾個月了解,最後決定不如自己做,他集齊人馬,開始籌備CRYPTYQUES這NFT系列。

James看好元宇宙/區塊鏈,在於發現新一代很早已依存數碼世界,「朋友的孩子每天都在Roblox探險,現在小的朋友都會約朋友一起去玩。那如果這年紀已接觸,日後會怎樣?他們的生日禮物已不是實體的,而是一對虛擬波鞋,你可想像到它的發展。虛擬世界在未來可能佔據了他們七八成時間。」

Image description 「Desire」NFT:《烈火青春》中的張國榮及湯鎮業 (“Desire” NFT Nomad)

夏永康參與
公司用美亞片庫,又有美亞投資,問James父母了解他在做什麼嗎?「他們不知道。父親說很多人跟他提起NFT,但他年紀不小,跟他解釋有點難。不過他也接觸過類似的東西,他說在九十年代已跟朋友賣月球上的虛擬土地,但當年太早了,沒有人知道他在賣什麼。」

James幾年前開始知道加密貨幣,當時在外地讀書的朋友告訴他,自己在宿舍挖礦。去年他買過加密幣,如今對區塊鏈已十分熟悉,即使近日幣圈大冧市,他仍有信心:「如果大家都會向元宇宙的方向行,而元宇宙是真實世界的另一個鏡像世界,人們會搬進去,那它需要經濟系統,需要貨幣。至於是那隻貨幣還未知道,但它一定會存在。因為近日Luna爆煲,我看不會影響太多,雖然市況不太好,但市場向來有高有低。」

Image description 「Desire」NFT:《殺手蝴蝶夢》中的梁朝偉 (“Desire” NFT My Heart Is That Eternal Rose)

決定了要做,那怎麼開始?
「準備上,首先是心態。」他想的,其實不只是NFT,也不只是買賣NFT,而是建立一個創作平台,「到底將來電影會用什麼方式呈現?未來十年電影院可能數量會更少?雖然近幾年戲院數目多了,但可能是因為租金平了,商場也始終需要戲院引人流。但看看數據,經營上也是困難的。」美亞也有經營戲院,但它們都在中國大陸,「未有疫情之前,容易計數,但實際上不容易啊,」

要做NFT,他第一時間要找一個人統領所有視覺設計,「我身邊有不少電影人,對Visual是有感覺的。但我的Project不大,他們未必有興趣。」他找導演及美指,第一個想找的是與父親熟稔的王家衛,但發現他正在上海忙於拍戲,於是轉而找張叔平及邱偉明(《一代宗師》美指),又發現二人並不了解NFT,「阿叔說要另外再找人幫他,但他不特別了解NFT,做起來有點難度。」

終於,找到了夏永康(Wing Shya), Wing去年跟音樂人周興哲合作推出過NFT,而且他有往績,在國際上又有知名度,「他在亞洲很Top,我相信他在美學上是達標的。我們第一次見面談是在疫情下,好多人無工開,好多人日子過得很辛苦。到底有沒有方法,建立到一個生態,讓不同的創作者參與?」他看的不只是賣NFT,而是讓創作人有別的方式講故事,以此營生。

Image description 「Desire」NFT:《殺手蝴蝶夢》中的王祖賢 (“Desire” NFT My Heart Is That Eternal Rose)

Point Cloud技術
第一批推出的CRYPTYQUES NFT的賣點,除了以《殺手蝴蝶夢》(1989)和《烈火青春》(1982)兩齣名片做創作,首先推出1,320 個「Desire」NFT,技術上重點,是項目使用上了點雲(Point Cloud)技術,把戲中的場景再創作,變成了3D動畫影片,動畫中戲中的著名場面,變成了點點光點飛舞。

用新浪潮是Wing Shya的想法,James引述Wing說,以新浪潮電影作第一炮,在國際上可帶來迴響。那怎麼會找這兩齣電影開始,怎麼會用上Point Cloud技術?我們問問夏永康。

「其實美亞的片庫之中,新浪潮電影不是很多,目前這兩齣已是比較著名的了。」Wing說:「我認識的新浪潮是八十年代電影,目前的氣氛,似乎有點是八十年代電影在Come Back。而對一些觀眾來說,它們也是新的,九十後根本不知道什麼是新浪潮。」

籌備時,團隊討論了良久,決定CRYPTYQUES不只是針對本港市場,而是國際,「一開始談就不想只Aim亞洲,不如Aim國際。其實,當年的香港電影都幾威,又多產,即使如今仍然不少人會看些舊片。香港的新浪潮曾經是一件事,對外國人來說,解釋後也會了解!」

雖然Wing有參與過NFT,但他說上次自己只提供攝影作品,不屬於自己的創作,他說直到如今,自己仍然沒有Wallet,不算了解NFT和區塊鏈,「我到如今都不熟悉NFT,因為你沒有得參考,不像攝影。既然沒有參考,不如別理人怎樣做,當它是玩耍!不如做一個新的Art Form(藝術形式)。」

他了解的NFT,是不管什麼數碼資訊,都可鑄為NFT,這給予創作者很大想像空間,自由度大到不得了,「有人拿地圖來做NFT,原來也可以這麼虛擬,既然如此,不如全部都虛擬,而不是拿片段來做。而且拿新浪潮的舊片來做NFT,創作上也只是舊東西,那不如試試新意,把它變成藝術品。」他相信NFT是藝術,而Point Cloud是這年代才有的技術,兩者混合,帶來新意。

用電影來學習情緒
6月推出CRYPTYQUES第一批Desire NFT,其實他們已在創作第二批Fear,而且用的不再是Point Cloud技術,Wing:「Point Cloud其實是做室內設計的朋友會用到的,用它來做新浪潮電影,我覺得不錯。但設計師跟我說,Point Cloud都唔係好勁啫!不如再玩別的。」他表示,第二個系列玩的是功夫片,系列全部用上3D模型製作,「用了3D來做功夫片,做出來的3D模型可以360度轉動,你也可以以360度來看那場戲。」

老闆James做NFT,着重的是社群,他可不是想拿公司的著名影片,推出一個個頭像賣錢就算,他想建立社群生態,讓創作人發揮,讓影迷聚集,「社區是NFT最關鍵的,它支撐NFT的價值體現,社群會給你很多答案,例如你在思考下幾步,社群已會給你反應。其實在傳統商業上,談的也不過是供和求,但它已在告訴你自己需要什麼。」

James預算的元宇宙世界,有點大同,他說理想中每一個User的貢獻,少至派Like或觀賞,在鏈上都有貢獻,都應該收到獎賞,「那麼,是否能有這麼一個機制可以做到?你看看音樂的NFT之所以要做,也是因為它們的圈子裡,有些事情沒那麼公平啊。」

團隊以記憶碎片作概念,共創作了60多頁的劇本, 故事裡User像一個初生嬰兒,要透過這些電影NFT,一步步去學習什麼是情緒,CRYPTYQUES首個系列中有「七情」,包括「Desire」、「Fury」、「Fear」、 「Joy」、 「Bitterness」、「Loathe」和「Love」,Wing說:「一開始你不知道什麼是憤怒.用電影片段來學習,用Desire來學慾念,第二系列做功夫片,用功夫片來學Fear,愛情片用Love。它共有三個階段,當你知道自己是什麼角色,學習了情緒,就創造了自己。第三階段,再去學怎玩這角色。」James解釋,故事線跟使用的電影沒關係,它有點等於是,故事中某一幕,角色在裡面看《烈火青春》。

他們已寫好了Roadmap(路線圖),想透過社群來建立IP,再形成一個生態,團隊有電影編劇,已寫好劇本,「逐步逐步,看是否能有一日搬到去大銀幕。」而對Wing Shya來說,它的未來可能是一款遊戲。

瑪雅曆法PFP
CRYPTYQUES會做頭像NFT嗎?Wing說,頭像會做,但不是大家想像那樣。

「我們是用七情來設計頭像,如果有天它變成了一個遊戲,是到了遊戲時才出現角色。」而這背後的概念,竟然來自瑪雅曆法,「瑪雅曆法之中,每個人出生是知道自己最強做什麼的,它共分成64個印記,我們就用這64個來做設計頭像。如果未來真的做遊戲,屆時你可以用自己的出生日來找回自己的印記。」

他說相比起賣周星馳、周潤發NFT,用瑪雅曆做的這模式,先定好了整個宇宙的架構,可不是隨便胡來賺快錢的,「這樣比像戴面具來玩更大,更有根據地去做。況且,外面做頭像的設計師也很多。」這個想法,倒很想他一直

來對生命的看法,每個人來這世上,都有自己的強弱,你要找到自己的角色。

Wing說,單單這樣,自己已玩得好High,覺得好好玩。

「CRYPTYQUES」 互動展
開放日期:即日起至6月26日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六(9am-8pm)、星期日(9am-6pm)
地址:中環安蘭街 9 號Haus of Contemporary
「CRYPTYQUES」將於 2022年6 月18日
在官網(cryptyques.com)以盲盒形式首次發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