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樂樂 Conrad:每位跑友背後必定有一個令自己跑起來的故事

樂樂 Conrad | 2017-06-19

Image description 圖片來源: teambeyondsport.com

香港人近年對運動的熱誠度和關注度每天也在提高中,如果跟朋友以運動或跑步打開話題,大家一定會傾到沒完沒了。

小弟五年前開始跑步,到目前為止,暫時完成過四個海外全馬、兩個海外半馬和兩個本地半馬、N個十公里長跑。

很多朋友都一定以為我很喜歡跑步。相反, 直到這一刻為止,我最討厭的運動首選仍非跑步莫屬。從小至大,從未跑多過一公里,因為怕悶怕辛苦,還記得當年在加拿大讀寄宿學校時,學校每年都會舉辦一個叫Terry Fox Run的跑步活動,大概要跑四至五公里,當時並不知道這位Terry Fox是何方神聖,和這個慈善跑背後的意義,每年會用盡所有方法去逃避這個「災難日」。

Image description

又記得若干年前的一個星期日,我駕車途經中環,當天正值是渣馬日,我看到一班跑手向着銅鑼灣方向氣來氣喘地喪跑。我當時還向身邊的那位説:「D人都傻嘅,有事唔做攞苦嚟辛,都唔知為乜,我呢世都唔會做呢D傻事。」Never say never,誰知若干年後的一個渣馬日,自己同樣地做緊這件當年以為很傻的事,氣來氣喘地向維園終點方向喪跑。

那究竟在什麼驅使下,令到一位如此怕辛苦又怕悶的人跑起來,仲傻到今年開始向三項鐡人進發呢?? 以下跟大家分享我的小小經歷。

人生總會遇到高低起落,話說小弟七、八年前曾經遇上過一次人生低潮,事業、家庭、婚姻都跌進了谷底。除了輸掉積蓄外,更重要的是,我輸掉了自信。當時整個人感到前所未有的徬徨,完全失去方向感,想法很負面,很想逃避,曾經試過很長時間龜隱在家裡不見人,或寄情酒精麻醉自己,或找借口離開香港,總知什麼事也不想面對。事後回望返,其實我的所謂挫折,比起其他人的經歷簡直是小菜一碟,可能從小至大比較順風順水,遇上小小挫折時,一時間不懂得去面對。當時的體重飊升至二百多磅,臃腫難分,懶到由天后去大坑短短五六分鐘路程都要搭車。

Image description 跑步後 vs 跑步前,正所謂:沒有最肥,只有更肥。

Image description

直到有一年的生日的一個早上在睡床上望着那幅殘舊天花板問了自己一條問題:「假如我有80歲命,今天我已行了一半,我是否準備下半生仍然繼續這樣子,要不請找個方法讓自己再站起來。」當決定從深淵谷底爬返回地面從新振作後,我跟自己作了解一次坦誠的溝通:「既然重新出發,我就要有所不同,我要改變,我要把一些老毛病改掉。」

我用了一個最old school的方法,把自己從前的缺點和最不喜歡做的事寫在一張白紙上,例如:媽媽從小就說我做事欠缺毅力、沒有恆心、 自視過高、 太多抱怨,比較負面,整天以為個社會欠了我、 欠缺耐性,其中「跑步」亦榜上有名。我決定給自己一項特訓, 我要減肥,我要跳出舒適圈,我揀了人生中最憎,最怕面對的一項運動去克服他,那就是「跑步」。因為, 我認為如果連自己最憎,最難堅持嘅事都可以克服,將來無論遇上任何難題或挫折,都應該可以從容地去面對,我要把跑步變成我生活的一部分,我要不斷面對它和警惕自己,我不要再會回到過去的黑暗。

Image description

當初的計劃只是想挑戰一次十公里,為了不讓自己退縮,我還報了一個三個月後的十公里的慈善跑賽事。 還記得第一天跑完兩公里後已經想call白車, 之後三公里、五公里、六公里、八公里慢慢的累積地練上去 (好明顯是新手練法。) 最終也“甩甩漏漏”地完成了人生的第一個十公里長跑賽。【跑步,讓我把失去的自信逐少逐少地重建起來】

完成第一個十公里後,發覺原來自己是有這能力的,同時亦開始習慣了每星期跑三課,所以決定繼續跑下去。我開始撿討自己有那裡做得不好,那裡需要提升,上網搜尋一些關於長跑訓練的資料或視頻,期間不停的參加長跑賽事,鞭策自己之餘亦可累積經驗。經過數次賽事後,開始掌握了一些長跑賽的技巧, 例如: 開跑時不要跟隨別人的步速亂了自己的節奏、中段如何保持均速和呼吸,令自己的體能可以挨到去終點、當身體開始出現痛楚時, 腦海要開始諗一些其他事分散自己的注意力、到最後五百米時如何爆發,剷到終點,等等。到了可以從容地完成十公里後,腦裡已經閃出挑戰半馬的念頭,到了可以完成半馬後, 腦裡已經訂好挑戰全馬的藍圖。【跑步,讓我樂於跳出舒適圈,不停挑戰自己】

Image description

未開始跑步前曾閲讀過一些文章,說運動/跑步能把一個人徹底的改變。當時心諗:「痴線」長輩常說:「三歲定八十,性格是天生的」

但不能否認,跑步令我改變很大,做事變得比以前更專注更堅持,看事物比以前更正面和樂觀,喜歡跳出舒適圈嘗試新事物,面對挑戰時,是想如何把它變做「可能」,而非給自己借口變做「不可能」,最重要的是,跑步令我學懂謙卑。所如果宜家聽到朋友說:「唉,我嘅性格係咁㗎啦,改唔到㗎啦,都係做唔到㗎啦」之類的怨言,我都會鼓勵說:「性格可能是天生不能改變,但我們絕對有能力去改善性格,只要肯踏出最艱難的第一部,無事是不可能的。」

試過跟幾朋友聚舊,他/她們説看到我的改變,讓他們也開始跑起步來。
聽完之後覺得很感動,雖然未去到以生命影響生命咁誇張,但是,從來都未有想過自己有能力去感染其他人,那種感覺是奇妙的。

用了兩年時間,逐少逐少的把自己重拾起來,一步一步的走回人生正軌。
雖然我仍然不太喜歡跑步,但我要學懂與它共存,跑步已變了我生活的一部份,只有它能令自己繼續提升,繼續進步,所以,我仍然會繼續跑跑跑!!!!!! (已訂好目標,今年十二月前會再完成多兩個「海馬」和一個海外三鐡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