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Silhouette 優雅剪影】踏上夢想跑道-姚潔貞

2019-05-01

馬拉松選手要面對的,不止是 42.195 公里的長度,還有每一段上斜落斜、每一次順風逆風,以至每一個傷患、每一次練習、每一個低潮。姚潔貞放棄薪高糧準的護士工作,轉型為全職長跑選手, 2016 年成為香港史上第四位出戰奧運馬拉松的健將。
去年誕下女兒後,她急不及待積極備戰,以爭取來屆東京奧運的入場券。

TEXT BY CYRIS HU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人物)
鳴謝:香港體育學院

Image description

為女兒挑戰東奧
香港長跑天后姚潔貞原本是業餘的中長跑手, 2014 年辭去護士工作後全心投入訓練,成功取得 2016 年巴西里約奧運女子馬拉松的參賽資格,並以 2 小時 36 分 11 秒完成賽事,創下個人最佳成績,在 157 名選手中排 39 位,實現了她原本以為遙不可及的夢想。如今 2020 年東京奧運在即,她正積極備戰,「今屆奧運改制,入圍人數減少,達標要求為 2 小時 29 分 30 秒,整體難度提升不少。為了爭取參賽資格,我會在 7 月參加澳洲黃金海岸的賽事,選了這場比場是因為天氣比較涼,時差跟香港不大,航程不算很長,路程也好跑。」

去年 4 月她榮升母親,不少人曾勸她應好好調理身體,不宜太操勞,但她反而越戰越勇,產後一個半月便開始為東奧作準備,「一來是人開心了,二來是有了目標。最初回復練習時比較吃力,會擔心自己狀態,不過看到女兒的時候,便覺得自己不能放棄,要成為她的榜樣,想讓她感受到堅持。東奧地點較近香港,女兒和親友都可到場支持,我希望他們能在現場感受氣氛。如今要照顧小朋友,我覺得自己效率更高,會想跑快點,早些回家。」

她指如今狀態已回復至產前約八成,恢復進度良好,今年更先後奪得香港渣打馬拉松半馬冠軍和新潟半馬拉松季軍。「現時不會練習太多,免得出現壓力性骨折或過勞受傷。我本身有跑步底子,而且現在患有輕微的骨膜炎,所以毋需也不宜操之過急,例如今日會練習踩水,康復後才再回復每天兩課練習。」

 

獲家人支持鼓勵
訪問當天,姚潔貞的丈夫、長跑好手兼教練陳家豪帶着女兒瑤瑤探班,已學會走路的瑤瑤開朗又活潑,姚潔貞笑說:「我不知道女兒將來會否喜歡跑步,只希望她起碼會做運動,找到喜歡的,然後做到最好。」她讓女兒自由選擇,但相反地,姚潔貞的母親原本一直不喜歡她跑步,「我成為護士後,她仍不時問我:『你還跑嗎?』她怕我兼顧兩邊會捱壞身體。直至我第一次參加了奧運,她才開始支持我。她知道我想爭取參加東奧,也有鼓勵我投入訓練。我原本擔心要照顧小朋友的話會分身不暇,但得到她和家豪鼓勵,加上女兒現在長大了一些,所以我之後都可能會參加短途集訓。」

Image description

自小喜歡上體育課的姚潔貞,於小學時期開始跑步。「我哥哥讀書成績很好,又會拉小提琴,我跟他無得比,我就彷彿一無是處,感到有點自卑。小學三年級時,知道學校田徑隊徵人,便二話不說報名參加。」升讀中學後她接受中長跑的訓練,中六已勇奪香港渣打馬拉松女子半馬第一名。

儘管甚有潛質,畢業後她選擇成為護士,業餘跑步。「那時香港很少全職運動員,所以我也沒有考慮過這條路。」當年仍是男友的家豪卻着她不妨一試,「他留意到我的成績一直有進步,又見到倫敦奧運的標準,覺得我若果在跑步方面再投入多些時間,可能有機會達標。之前我從沒想過自己有機會參加奧運,聽到他的提議後才開始幻想,然後慢慢計劃和儲錢。」

當年主攻 1500 米、 10 公里和半馬的姚潔貞,原本對全馬並沒信心,「後來日本教練村尾慎悅來港,我很想跟他學習,而他亦贊成我的想法,覺得我只要透過適當訓練便可以達標,所以我便放手一搏,決定辭去護士工作,停工兩年去嘗試。」

她坦言轉型初期的最大阻力來自經濟方面,「我家裡不是很有錢,我媽也想我做一份薪高糧準的工作,而且那時我哥想讀第二個學位,母親雖然尚未退休,可是我仍是經濟支柱。轉為全職運動員後,體院每月發放大約$6000,加上幫家豪教班,有多少少收入,但當然及不上當護士。最初辭職,我沒有跟媽媽說,原本打算取得奧運資格後才告訴她,只是後來有些報導提到我轉全職才暪不下去,她知道後也問我為何先斬後奏,再後來是家豪說服了她。」

要同時面對經濟壓力和母親反對,問她為何仍能堅持下去,她說:「一來是教練和家豪的支持,二來是我自己也很想嘗試。我之前沒跑馬拉松,深知年紀漸長,已沒有太多時間,如果趁後生不嘗試,將來更加沒機會。」

Image description

經歷高低起跌
回想這些年,姚潔貞說最難忘的一場比賽,是為她奪得巴西里約奧運參賽資格的布拉格馬拉松,「賽前很擔心,萬一未能達標,便難以跟家人交代,所以幾辛苦都捱下去,成功那一刻真的很開心。」不過賽後她便跌進低潮,「當時教練的目標很高,他很想我破香港紀錄、爭取名次。試過跑到很累,覺得很吃力,幸好有信仰支持。不開心的時候,我會去做些開心的事情,例如睇喜劇、聽歌、看些正能量的東西。有時體力上支持不到,但精神仍然可以令你捱得過。」

運動員的狀態和成績有起有落,她說總有難過的時候,「尤其是見到別人的成績比自己好,會覺得自己未必能夠做到最 top 。現在我的目標是看看自己可以去到哪裡,時間上有進步已經很開心,有時也有瓶頸位,但知道其他朋友也曾面對過,便會覺得其實也不是什麼一回事,跑了這麼多年都化了。而且跑步已經成為我生活的一部分,反正都會跑,便盡力而為。」近年香港社會對運動員有更大支持,「大家可能覺得運動員形象夠正面,大眾也會認得一些知名運動員。而且女性運動員比較着數,始終不是每個女生都那麼好動活躍和有拼勁,所以我覺得競爭比男生少。」

集世界各地精英好手的奧運會,許多人都覺得遙不可及,然而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姚潔貞如今已在爭取第二張入場券。夢想遠大,成功後更教人感到滿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