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中大社會系講師黎明 任人詮釋盼換同理心

2017-10-27

九七前,來自北京的樂壇天王黎明,可大唱「I was born in Beijing」,今天內地背景卻變成一種負擔。來自上海的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系講師黎明因海報風波爆紅,藉着大家聚焦自己時道出心聲:「不要因出身和身份局限思維,不要因立場局限想法。」

香港社會只剩A餐B餐,無其他選擇。「我讓大家看我生命的轉變,代價則是讓人詮釋我;希望每個人都開放自己讓別人解讀,大家學會尊重他人,或在解讀別人時多一份同理心和理解。」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她希望香港人好好利用言論自由,建立更多元化的社會。(吳楚勤攝)

有內地背景的人,大都經過痛苦的轉化過程,黎明更不容易。「我爺爺參加抗日,是真心相信黨,也把理想實踐了。我爸爸對黨和國家的理解,很多時來自對父親的理解,再投射在國家理解上。所以,他也是真誠去愛這個黨。」黎明說。

父親義無反顧愛國愛黨,女兒卻在時刻觀察。2009年美國導彈炸毀中國駐南斯拉夫大使館,14歲的她走上街頭喊「打倒美帝國主義!」上海灘激情卻帶着暗湧,「示威時有人問我哪個學校,翌日校方就找我談話。」她因年紀小成了目標。

內地大多數運動都如此,官方號召群眾演員上陣,天真的黎明認真過頭。黃浦江日夜奔流,再滙合滾滾長江出黃海,熱血初中生轉眼復旦大學畢業,她擔心一找工作就注定一生,於是來到香港中文大學讀碩士和博士。「才22歲,不想太快定下未來,想出去看看。」

Image description 自從海報風波過後,黎明(右一)出席很多訪問和講座,她把握這些機會說出自己的心聲。(受訪者圖片)

常被紅爸爸「照肺」

紅爸爸再開通也擔心女兒受資本主義荼毒吧?記者問:「你父親肯定很掙扎吧?」她說:「我想是的。他可能很有信心我回來會反省。(覺得會重返祖國懷抱?)沒想到一去不返,我想他有那種失落。我跟他都在學習,如何在這問題上相處。」

她每一次回上海,爸爸都會找她單獨「照肺」,做「思想工作」,希望女兒回頭是岸,可惜每次都說不過女兒。「我說任何東西,他都覺得我被外國勢力洗腦。我的角度會是:哎啊!你看那麼封閉的訊息,如何肯定人家被洗腦?哈哈!」她全程講流利粵語。

雨傘運動期間維港染得又黃又藍,國安部也在上海敲門找黎爸爸,就因女兒在網媒發表幾篇文章。這讓記者很詫異,如果是著名異見分子或歌星黎明也罷了,發表文章就有國安上門?當局要把這種「無微不至」用在改善民生,而不是控制人民上,黎明也許就不用來港。

「國安說我是佔中的幕後文膽,還當爸爸的面開我的Facebook。爸爸不相信香港可以自由在傳媒發表意見!他們就是想透過各種方式要你收聲。不過我爸爸很理解他們的想法,所以我不擔心他會被壓迫,他可能覺得與國安聯手很光榮!哈哈!」她調皮地說。

黎明總算懂得如何與爸爸溝通,但香港的內地人面對的困難很多。首先是思想上的轉變,她2008年來港用了3年反洗腦,「那3年把以前所有認知重新檢視和思考,很痛苦的。」幸好,那時候中港矛盾未起,很容易和香港同學交流,與現在校園內中港生交流的情況大為不同。

近年中港矛盾日增,社會的對立更劇烈,這令黎明很痛苦。「我們要保護言論空間外,還要懂得好好運用它,不要改變別人跟自己一樣,在A和B之外,應該還有其他更多選擇。」不是愛國就是港獨,很多香港和內地人都如是想。

如今的意見領袖也陷入這樣的迷思。「他們有種找立場的心態,鞏固自己和同樣立場的人的connection,然後攻擊其他立場!哎啊!這跟內地守護一個國家民族身份的思維一樣,就是要在社會找到一個群體,透過我跟他們講一樣的東西,來排斥其他立場,從而找認同感。」

Image description 復旦大學畢業後思考去向,黎明(左二)不想太快定下人生,於是來港求學。(受訪者圖片)

兩地學生會迥異

的確,幾乎所有社會事件都以同樣的軌跡運行,教育局副局長兒子輕生、曹星如22連勝……「你為蔡若蓮的兒子說句公道話,就被人當作建制派,幫政府打壓言論自由;但同樣,同情蔡若蓮的一方,也是用道德高地說他們冷血;雙方都沒促進溝通,應該整合來看。」

很多人都覺得香港愈來愈像內地,都變得很集體意志,缺少了個人意志。記者不明白很多內地學生,不管到哪裏讀書都依舊跟着黨走,她卻變成「迷途小羔羊」?她透露來港時也加入學生學者聯誼會,組織主要管理學生,免受荼毒。

「我在復旦時也是學生會幹部,觀察到團委管理學生會,學生會管理學生,一些部長會罵下面的學生會幹部,也看到會長、部長如何拍團委老師馬屁、幫忙拿包等。我心想我們到底是否為學生做事?」

香港的學生會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與學校對抗,這令黎明十分好奇,也對聯誼會更加反感。「我看到他們的溝通模式……我就想:好不容易逃出那樣的環境,來香港體驗全新生活,怎麼又回到那樣的生態?之後我就沒再參加他們的活動。」

黎明用自身經歷解開記者對內地留學生之謎,「很多在外國的中國人,會繼續看過去的新聞來源,跟差不多背景的人一起。我不知道這是不是跟過去所受的思想有關,覺得全世界與中國為敵,接收西方媒體會荼毒思想……我這種人就算是被荼毒了。哈哈!」

Image description 蔡元雲醫生(左)當年鼓勵黎明(右)來港求學,看看更廣闊的繽紛世界。(受訪者圖片)

被批評變世界女

其實,既然外國思想污染如斯嚴重,何不乾脆留在天堂一般的祖國?但更矛盾的是像黎明這種擁抱民主自由的內地人,往往變得兩面不是人,愛國人士摑他們左臉,還要忍受部分香港人打右臉,甚至出現「溝淡」的講法。「這次中大校園海報風波,有內地人感謝我說出心聲,也有人說身邊不支持民主的人,會嘲諷:『看你幫他們?他們現在在罵你!』」

很多像她捱過催淚彈的內地人都很掙扎,他們把民主希望寄託在香港,如今卻發現愈來愈不對路。黎明自己也有親身經歷。「有人說我紅了,就變成世界女,想討好所有人;有的會說我變得囂張,竟掉轉槍頭罵他們!不要忘記將來民意向你關門的時候,就沒人聽你說!」他們都在尋找自己的代言人。

黎明明白香港變得立場行先,而不是直接了解你的話,所以沒奢望永遠得到掌聲。「我從來不期望人們永遠關注我,我知道很快會過去。但我希望在大家看我時,讓大家明白我可以跳出框框去生活和思考。經過那麼多掙扎和多重身份後,你會擁抱一個事實:世界很多東西都充滿矛盾,邊界也不清晰,如果你有獨立思考,就不會輕易從一個群體找認同感。」

「我從站出來(說服欲掩蓋港獨海報的內地生)那刻,就不強求任何人對自己有充分的認識或完全正確的認識。我敞開自己,讓大家看我生命的轉變,代價則是讓別人去詮釋我。人們的解讀永遠不會依照你所預計的線,但只要每個人敞開自己任由解讀,就會學會尊重,或在自由解讀時擁有同理心和理解。」

她像拿自己做實驗,從勸告內地學生開始,然後網民為她歡呼,發現「英雄」原來是上海人……不過,這位持有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證的黎明,其實早把自己視作香港人。

Image description 黎明生於紅色家庭, 爺爺曾抗日。(受訪者圖片)

Image description 9歲那年和父親在海灘玩水,她很感謝父親的開明和包容。(受訪者圖片)

黎明小檔案

籍貫:上海

職業:香港中文大學社會系講師

學歷:上海復旦大學社會學畢業、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博士

 

Image description 她和父親經常談論政治問題,可是大家都說服不了對方。(吳楚勤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