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爐金馬獎影后 為惠英紅喝采

2017-12-08

今年在台灣金馬獎及香港電影金像獎中,惠英紅分別以《血觀音》及《幸運是我》贏得影后寶座,她以爐火純青的演技演活兩個截然不同的角色,獲絕對認同,連同之前所奪的女配角獎,所有女性演技獎項她俱拿到手,可謂實至名歸,那就值得為她喝采。

惠英紅早前憑《血觀音》首度奪金馬獎影后,今年即為她從影以來的豐收年,年內已先後奪得6個影后獎項,然而,她慨嘆其實有名無利,她一向重義氣,經常為朋友拍膊頭演出;她在頒獎禮時透露,她採用非常手段,才得以贏到《血觀音》棠夫人此一角色,她聲稱其實原非首選:「我近幾日才知道,原來我是在好多人之後的備選而已;當時我就有此預感:此片或可替我打入金馬獎,從而問鼎影后寶座。」

Image description 惠英紅上月底憑《血觀音》首度奪得金馬獎影后。(中新社圖片)

12歲當舞藝員

話說惠英紅於1960年2月2日生於香港,她為滿洲正黃旗人,滿洲姓氏為葉赫那拉氏,她的父親原本為山東大戶人家,帶同妻兒逃難到港,共有兄弟姊妹8人,由於家貧,所以較年長的兄姐俱被賣掉而學習京戲,她4歲之時,就到灣仔駱克道叫賣養家,及至12歲起就上午上學,下午則到美麗華夜總會充當中國舞藝員。

惠英紅於1982年憑劉家良執導的電影《長輩》,贏得首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此為金像獎史上唯一憑武打片而奪影后殊榮;及至1988年,她28歲時,自資赴巴黎拍攝全裸寫真,備受諸多負評,從此事業就陷於低潮,直至40歲,改演配角及次要角色,因而患上抑鬱症,自此絕跡銀幕多年。

雖然她的片酬叫價約為300萬港元,但《血觀音》的片酬僅收約50萬港元,有時她為朋友或支持低成本電影而不計較片酬;在《血觀音》一片中,她飾演工於心計的女人,出色演技贏得評審一致讚賞。或許可從8年前說起,她2009年在電影《心魔》中飾演母親,在此片中,她為兒子掏耳、剪髮、洗衣、備餐以外,更為兒子解決生活中所有麻煩的事情,基本上,此名母親就是為兒子犧牲而活。

她在2010年再憑《心魔》贏得第16屆香港電影評論學會大獎最佳女演員、第4屆亞洲電影大獎最佳女配角、第29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女主角、第10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最佳女主角、第10屆中國長春電影節最佳女主角、俄羅斯海參崴國際電影節最佳女主角及優質華語電影大獎最佳女主角,共奪得8項大獎。

在《心魔》一片末尾,兒子需要逃亡,她遂被偵訊,最後一分半鐘的長鏡頭詭邪得很,從而展露出畸形的母親之愛──當中的恐怖感,令觀眾聯想到希治閣(Alfred Hitchcock)的《觸目驚心》(Psycho)最後一幕,安東尼柏堅斯(Anthony Perkins)面對鏡頭微笑;她遂於2009年憑此片奪得第46屆金馬獎最佳女配角。

其實《血觀音》與《心魔》截然不同而大異其趣──她在《心魔》飾演為兒子付出所有的母親,而在《血觀音》裏則飾演另一母親,是為名媛棠夫人,原著劇本可謂厥功甚偉,從而一舉擺脫自邵氏電影時代以來的演出框架,將外表賢良淑德骨子裏卻充滿心計的女人演活了,讓觀眾感覺到,她就是如此的一個女人,那才是恐怖之處。

Image description 惠英紅在《血觀音》一片中她飾演工於心計的女人,出色演技贏得評審一致讚賞。(劇照)

愛亦為最恐怖

她帶領觀眾目睹畸形如修羅的母親角色,最後當她笑臉盈盈,說出「愛,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情」之際,也讓觀眾看見原來愛亦可能為世界上最恐怖的東西,由是此縷鬼母形象的幽魂,棠夫人遂成為未來觀影經歷難以超越的恐怖母親代言人。

導演楊雅喆憶述來港找惠英紅試鏡的情景,在會議室等10至15分鐘,她在外面不進來,其後來她穿全身紅,還是那種大紅,她當時連鞋子、嘴唇及指甲俱紅,她雙手抱在胸前說道:「我是惠英紅。」他笑言看她全身紅色,以為她瘋了,但她充滿夫人派頭,此所以就決定角色非她莫屬。

惠英紅遂有此說法:當宣布獲獎的一刻,她在台上暈一暈,要扶一扶才能致謝詞,在片中她靠高超手腕與柔軟身段在複雜的政商關係中生存,為此片付出不少,特別花數萬元學唱歌,她笑言如果不力挺新導演,故事或許就無法完成了。

撰文 : 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