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伊朗名導阿斯加法哈迪 國外拍攝去除自我審查思維

2019-04-23

伊朗電影人一直戴着腳鐐跳舞, 在這個以伊斯蘭教統領、對電影製作發行有嚴格審查的國度,誕生了不少優秀電影人。但他們往往踩着鋼線,作品未必能在本國放映,可以上畫的也會被修改或被輿論冠上污名。阿斯加法哈迪(Asghar Farhadi)是少有同時在伊朗和國際都享盛名的導演,作品兩度奪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其對人性的深刻探索、對伊朗社會矛盾的刻畫等,都能超脫文化隔膜,讓觀眾代入其中。

法哈迪曾在其他國家拍攝,新作《人盡皆知》便是一套純西班牙電影。他說未來仍以製作伊朗電影為主,但在外拍攝,卻能讓他可以暫時超脫自我審查的慣性,反思更多。

伊朗電影人,最被關注的就是如何應對審查問題,而法哈迪被認為是在其中最游刃自如的導演,他在不觸及犯禁題材下,拍出最根本的人性與社會矛盾,享譽國際。早前法哈迪應香港國際電影節之邀來港參與放映會與大師班。訪問當天偶有陽光,大部分時間都是陰霾,在冷白的陽光照射下,法哈迪的疲累更是明顯。談到中國的審查制度時鬆時緊,他表示伊朗也同樣,無時無刻他都要學習適應,在不斷變動的規則中嘗試不碰底線。

Image description 阿斯加法哈迪在伊朗和國際都享盛名,作品兩度奪得奧斯卡最佳外語片。(吳楚勤攝)

「審查就像夏天的天氣,早上起床,或許像現在一樣(無風無雨),下午卻可以瞬間驟變,但你住在裏面,總會找到方法克服它,而不僅僅是屈服於它。外界總以為審查勢力非常強大,電影人總是很被動,這不是真的,很多時電影人總能超脫審查制度而行事。我總是想在這些限制內找出一種富有創意的表達方式,有時候成功,有時候不。」

他的電影常聚焦家庭主題,以衝突帶出各人的性格和陰暗面,以及社會對男女雙方不同的壓制。「在家庭中,有男人和女人,有孩子、中年、老人,而且比起社會中的交往,人們在家中的自我保護更少,更能開放展露自己。家庭就是社會的鏡子。」

在他的作品中,女性角色雖然脆弱,在突然巨變中卻總有反思自己的勇氣,去想尋求和解,相反男主角總是想着復仇和戰鬥,說到這點,他笑說:「雖然我不太會把角色分成男或女去看待,但我電影中的女人總是比較積極行動,因為我相信,女性總是想尋找變革,相反男人則喜歡穩定和維持原狀,兩者之間的衝突總是存在。而我們對於想推動轉變的角色,總是會覺得較親切。」那他會傾向同情女性的角色?「不只是在電影裏,在生活中,我也相信女人多於男人,如果世界上政治家都由女性擔任,國際狀況應會更好。」

在西班牙準備製作《人盡皆知》時,他同時也在伊朗拍出得獎作《伊朗式遷居》,他表示其實兩個作品風格上並無差異。「《伊朗式遷居》多與社會有關,反映更多伊朗實況。《人盡皆知》則更多關於人性。」伊朗的審查制度,西班牙的文化隔膜,都有不同挑戰。「伊朗縱然有審查及其他限制,始終是讓我覺得比較舒服的地方,我在那裏長大,對一切熟悉,更容易隨心而行,但當在外國拍攝,需要更多用上大腦思考。」

Image description 《人盡皆知》是一套從裏到外都是純西班牙的電影。(劇照)

拍攝重心留在伊朗

在西班牙拍攝雖然比伊朗自由,但對文化不熟悉,他也只能選擇一些基本題材。而在外拍攝,也是讓他思維鬆綁的重要過程。「伊朗審查制度限制你拍的每個題材、每套電影,受審查久了,你會被自我審查限制住,偶爾在伊朗外拍攝也是必要,幫我去除自我審查的思維,如果我要在伊朗拍《人盡皆知》,需要更改很多劇情。例如我安排被綁架女兒有兩個父親,一個是虔誠信徒,另一個不是,從而帶出矛盾,但要在伊朗拍出這一點就很難,很多設定都要改變。」

然而他無意將創作重心遷移到外國。「伊朗始終是我的家,我愛她,在那裏也有不少朋友。就如媽媽生病了,你總要留下照顧她,而不是就此離開。」

他的電影常密集地製造衝突,一直維持緊張氣氛,每個善良的角色因為各自的難處彼此折磨,在謊言與真實中,在顧此失彼中,面臨道德的掙扎與考驗,最後讓事情推向更壞方向。這令觀眾看得坐立不安,無法冷靜地旁觀,而是代入角色中去思考當中的兩難情景。

「我相信,觀眾都可以是積極主動的,我不喜歡一般定義、只會坐着看戲的觀眾,當戲中角色要下一個決定時,我很想讓觀眾思考:如果你是他,會如何做?我相信,每一套戲都有兩個舞台,一個在枱面,一個在觀眾內心。」他認為電影的目的正在帶出問題。「要讓觀眾投入電影的世界,關鍵是如何帶出問題,而讓世界發展的關鍵,同樣也是從提出問題開始,我的所有角色都是圍繞這個問號而產生。」無論是《人盡皆知》還是《伊朗式遷居》,除了有人性掙扎,同時也聚焦社會階級衝突,以及由此而生的社會怒氣,到處存在卻無可宣洩,最後將人推進困境形成悲劇。他認為那衝突是世界性的問題。「雖然在表面上看不到,但當你深入一些,那階級衝突很容易就被看見,這是嚴重卻常被忽略的議題,並且將會製造更多嚴重的問題。當世界不同地方都不斷被資本洗刷,這現象將無可解決。這不僅是經濟的,也是思維和心理的東西。改變不會在短時間內發生。」

Image description 《伊朗式遷居》聚焦人性,講述一宗意外後夫妻兩人如何應對。(劇照)

階級不公義變嚴重

他不相信有天世界所有社會階層都不存在,而核心問題也不是階層,而是其衍生的不公義。「在世界各地,階級不公義愈來愈令人震驚地嚴重,而更危險的是許多人都選擇接受,覺得這很平常,貧窮和富有,其實都不是『自然』發生,卻在每個人心中『自然』化。」他電影中的每個人都總為這不公受苦,「不公讓不同階層彼此憎恨,在社會每個層面,都有隱藏的衝突,隱藏的戰爭。這也是《伊朗式分居》的主題,低下階層和中產階級的家庭從相遇開始,就開始仇恨彼此。」

他總是將電影中的角色置放於困境,在道德難題前無法自控,失去平日的善良,他可相信,人最終可做出善良的決定?而人又是否可以完全自由?「我相信人都是傾向於做道德的決定,但環境和周圍的情況往往會影響人往相反方向走,無可否認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決定負責,然而環境卻不斷將人從個人的道德決定推走。」

他相信,人最後也能做出符合善意和道德的選擇,但許多事情都難以劃分絕對正確或錯誤。「我只希望人們知道,一個人做的任何決定,總有自己的理由,如果你明白,就會開始對其他人有更大的同理心,這個世界也將變得更好。」

Image description 阿斯加法哈迪在《人盡皆知》放映後出席大師班講座,吸引不少觀眾捧場。(香港國際電影節圖片)

阿斯加法哈迪小檔案

英文名字:Asghar Farhadi

出生年份:1972、出生地點:伊朗

曾獲獎項:柏林國際影展金熊獎、金球獎和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康城影展最佳編劇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早前阿斯加法哈迪應邀來港,分享拍電影的種種心得。(香港國際電影節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