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只加密貨幣咁簡單】香港製造NFT

2021-09-03

Image description 吳少英《繁花系列》(圖片由藝術家及方由提供)

本地畫廊Ora-Ora的NFT嘗試
Beeple的NFT賣了五億多,同樣是藝術,本地畫廊方由美術(Galerie Ora-Ora)早前在Basel推出的NFT,價格就偏向低價,而且Ora-Ora放棄了NFT作品的全面擁有權特性。吳少英作品《繁花系列》,NFT以外,同一個作品本身還有大檔案版本出售,而且比NFT更昂貴。為什麼?

TEXT BY 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彭劍《柳成蔭 X #1/5》(圖片由藝術家及方由提供)

「我們跟吳少英合作了十多年,她一直做video art,越做越大,我覺得跟她合作NFT很適合。未做NFT之前,我們也有賣她的作品,通常是賣一隻USB,上附一張合約,合約上是寫上很多條款,但用了NFT就可透過smart contract(智能合約)來處理,這些檔案達2-3TB一個,購買的客人有些是大機構,他們買下了,可以在巨大的銀幕上播放,反而用NFT因為不容許這麼大的檔案,我們要把它縮小一點。」Ora-Ora畫廊創辦人Henrietta說,之所以要做NFT,因為想針對更年輕的族群,令藝術變成更易負擔,因此NFT價錢只是吳少英平日作品的三分一,反而更便宜了。由於便宜,同一件作品,還有另一個2-3TB的原版檔案出售,購下NFT,並不擁有作品的全部版權。

「Beeple賣出的NFT,附有一個大的檔案給收藏家,但我們不是,其實NFT的條款任你設計。由於我們不想用人去處理這些交易,不想在中間做很多聯絡,想做到全部交易都自動由系統處理,所以選擇了這個做法。」同期他還找了中國當代畫家彭劍,把畫作拍成錄像,再化成NFT。兩位藝術家的作品,都利用智能合約做到永久版稅(perpetual royalty),日後作品再轉售時,都會有若干百份比的收入,落入原作者手上,這保障原作者日後仍有一定收入。

Image description 本地畫廊Ora-Ora創辦人Henrietta(梁徐錦熹)

Henrietta認識區塊鏈是早於2016年,一年前開始了解NFT在藝術界的應用,跟不同的科技公司傾談合作。到了作品成功拍賣,總結經驗,她說:「經驗是Tech人和Art人是兩種人,大家仍然有很多東西需要磨合。我們看到很有潛力的市場,但要做起來也很困難,並不是想像中那麼容易,例如我們決定在opensea開設marketplace,也不是每個tech guy都會同意這做法。」

至於拍賣結果,也大出意料之外,因為拍賣前那段日子,加密圈價格波動太驚心動魄了。「2020年至2021年三月,貨幣一直在升,但在Basel前,就在拍賣前加密幣突然大跌了四成!由於NFT是由以太幣(ETH)結算,變成了拍得藝術品的客人,藝術品價格便宜了四成,ETH後來回升了兩成。波幅大很好玩,但這也影響了藝術家的收入!之前我還覺得大拍賣行的定價是以美元結算,實在太保守,現在我們也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