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pe & Awakening】連結消費者與女工: 以 VR 開啟紀錄片新時代

2022-02-10

Image description 《MADE VR:在生產線的盡頭遇見她》紀錄片導演阮行恩(右)與楊曉芙Sharon Yeung(左)。

 《MADE VR:在生產線的盡頭遇見她》(MADE: meet me at the end of the assembly line)是兩位香港導演阮行恩與楊曉芙(Sharon Yeung)的最新作品,除了是一套有意義的紀錄片——透過講述富士康女工小武的故事推動生活工資及帶出她對家庭、性別定型等議題之外,更透過 VR 技術,將觀眾直接帶到深圳,當十五分鐘的小武,從而引起大家的好奇心及同理心。科技、遊戲、互動又能否可以帶來改變?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PORTRAIT)

Image description 紀錄片開始時大家置身現實世界的蘋果商店,透過愈來愈「奇怪」的問題如一星期工作多少個小時、你快樂嗎等等,慢慢開啟認識小武的旅程。(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Awakening
假設大家手上的 iPhone 以港幣八千元買回來,你知道製作它的工人可以獲得幾多的酬勞嗎?根據一份 2017 年的報告,只有少於 2% ,即不足港幣 160 元會落到工人的手上,而小武的法定最低工資就只有人民幣二千元。扣除每個月的生活費及家用,小武自稱「月光族」,因此要透過加班至每日工作達十二小時、每星期工作六天,才能夠有些微額外收入,就連六元的豬肉都不是每天可以吃、每年一次回鄉探父母的火車票都要思前想後。正因為發達國家跟小武等女工的實際距離太遠,透過《MADE VR:在生產線的盡頭遇見她》(下簡稱為 MADE),導演阮行恩與楊曉芙(Sharon)作為創作單位 Singing Cicadas 的一份子,她們希望可以藉這個十五分鐘的互動紀錄片令大家代入小武的角色,體驗她的選擇:買三元的菜還是買六元的豬肉?在時間與金錢之間只能二選一的話,你會作出怎樣的選擇?

Image description

Sharon 舉例說「雖然透過媒體報導,可能不少消費者都會知道有工人被剝削、有留守兒童等問題,紀錄片加強議題是重要,但 MADE 的互動性可能幫忙更大,因為參與可以讓觀眾有主動性,覺得自己有力量去控制去改變」,而且在 VR 的互動中,觀眾會被問到大家每天工作多少小時、你快不快樂、孤不孤獨等問題,而且跟着小武的步伐,體驗她的每一分每一秒,更能代入她對家庭、工作、人生、性別定型的看法,甚至跟小武建立關係,去到最後紀錄片會問大家是否願意去幫助小武,「VR 令大家觀察了解到小武的一點一滴,一個活生生的人在經歷什麼。」

Image description 紀錄片其中一幕要大家選擇要錢還是要時間,這個亦是小武的掙扎,從而帶出生活工資的重要性。(紀錄片截圖)

Image description 紀錄片將觀眾直接帶到深圳,可能陪小武上班、買餸、或者坐在小武床邊感受她的狹小卻租金極貴的家。(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在拍攝 MADE 之前,其實行恩一直都關注女工的權益問題,多年在內地做義工的她希望透過 MADE 可以讓更多人一起倡導生活工資,「訪問很多工人時,不少人都會答『我想賺多一點錢』,但再深入去問,『錢』所背負的除了是生活及家庭之外,他們真正想要的是想要時間、想要做到自己想做或喜歡的事情。MADE 的主角小武最啟發到的我是即使她每星期工作六天、每天六小時,在僅餘的一日假期她都會選擇去當義工,因為她想生命有意義。」在這裏劇透一下,在 MADE 完結之前,大家看到小武在面對每天重複又重複的倒模工作、面對傳統家庭重男輕女的無奈、在面對生活的種種壓力下,她無助地問了一句「為什麼我還要生存下去?」相信大家聽到的時候的覺醒都會比一般紀錄片要大,因為當刻,你就是小武:放下 VR 裝置,你可以繼續你的日常,但小武還是小武,改變的力量,在觀眾、在商業機構以至在政府的手上。

Image description VR 紀錄片主角小武

Hope
製作互動形式的紀錄片其實也有很多方法,但選擇用 VR 除了是當年 Google 推出了協助藝術家的計劃,向參與的創作者借出一部二十多萬的攝影機之外,行恩跟 Sharon 都覺得 gaming 這個行業及力量不容忽視。「遊戲不一定只限娛樂,『遊戲』說的是一個機制,入面可能要團隊合作、要解決問題、有懲罰與獎勵,我們透過遊戲這個媒介去帶領觀眾進入一個世界,以角色扮演形式感受主角。」而行恩亦提到「遊戲的行業可能比電影還要大,因此任何一位創作者想推動 social change 的話,都不能忽視遊戲可帶來的影響。」而 MADE 其實只是行恩跟 Sharon 推動的企劃《玩出改變》(Gaming for Change)的其中一個項目,透過一連串的活動及工作坊,她們跟來自香港各界別人士如製作人、設計師、社工等設計出不同遊戲,透過「玩」帶出難民、氣候變化、親密關係中的暴力等各種議題之餘又可以用創意方式帶來改變。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但始終 VR 裝置是一對一的傳播,相比起傳統紀錄片,可能一場放映就可以有數百名觀眾;但傳播速度慢這個限制亦可以變成好處,例如上年 11 月於 Eaton 舉辦的 MADE 發佈會中,同場就有額外的展覽,讓在場觀眾進一步了解小武及其他女工的故事;而行恩亦覺得「雖然一對一是限制,但建立關係、引起同理心的效果是普通紀錄片未必做到的。」接下來要讓 MADE 被更多人看見,行恩及 Sharon 希望可以帶着 MADE 去不同地方做巡迴展覽;加上 VR 裝置未十分普及,因此二人都計劃推出「Exhibition in a Box」,將 VR 裝置、展品、相片等放在一個盒寄到不同學校,而英國及荷蘭等一些早已倡議生活工資的國家亦已經有 NGO 表示對計劃有興趣。除了透過 app及 VR 裝置可觀看之外,其實在 MADE 的網頁(https://madevr.com/)亦有網上 VR 體驗版本。小武的希望,其實就在我們每一個人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