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之交 藝術開花】Katherine Bernhardt:壞孩子的粉紅豹

2022-05-25

Image description Katherine Bernhardt 位於聖路易斯的工作室,2021(Photo by Lyndon French Courtesy David Zwirner)

她的作品,一見難忘。Katherine Bernhardt常以粉紅色為主調,作品上畫有她喜愛的事物:粉紅豹、她的E.T.電話、甚至是炸玉米餅、咖啡機,都是她日常喜愛的玩意們。她也畫喜愛的名人,Kate Moss、Gisele等等。
Katherine Bernhardt很年輕就在美國畫壇闖出名堂,被稱為「女性壞孩子」,這些畫作歡樂、任性又放縱。

TEXT BY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Katherine Bernhardt, Warrior II, 2021 Acrylic and spray paint on canvas 243.8 x 304.8 cm © Katherine Bernhardt Photo: Carmody Creative Courtesy the artist, David Zwirner, and Canada

上帝是彩色的
Katherine Bernhardt 1975年在美國聖路易州出生,18歲時先到了芝加哥藝術學院,然後再轉到紐約,一住就22年。Katherine成名很早,但其實她在當初也被藝術兩個字嚇怕,不知道自己到底要畫些什麼,才符合藝術的高尚,那年她遇上恩師Michael St.John,他說:「停下來!去畫你愛的事物,你眼中所見的,以及你身邊的一切。」自此她改變風格,開始放任地畫自己的粉紅色。

「是的,我曾就讀紐約大學的夏日課程,我的宿舍位於華盛頓廣場公園,當時單單走在紐約街頭已很好玩。St. John是個很好的老師,當時的課室在聖馬克廣場(St Mark’s Place),我讀學士學位,之後我再到了紐約市,視覺藝術大學(SVA),開始展出作品。」

她的作品被認為是她人生的延伸,她只用自己喜愛的顏色──主要是粉紅色,去畫自己身邊的事物,而這些事物,部分相當日常,包括了香蕉、西瓜、雀鳥,也有她的Nike球鞋、加菲貓、粉紅豹等等。

這些粉紅色及鮮艷的顏色,對她有何意義?「我愛顏色,有次在看到一幅塗鴉上面寫着「dio es color」,意思是上帝是彩色的。上帝是彩色的,我相信這說法!」

她的畫風多少帶着童真,不重技巧,因而帶着一種童趣,你畫的,可也是自己的童年?「我想是吧。」她說過,那年代對她來說很重要,「我總是想回去,它對我很重要。」

Image description Katherine Bernhardt, Crescent Lunge, 2021 Acrylic and spray paint on canvas 243.8 x 304.8 cm © Katherine Bernhardt Photo: Carmody Creative Courtesy the artist, David Zwirner, and Canada

半小時畫一張
她的畫作都很巨大,據Katherine自言,是她開始事業不久時有一個畫商跟她說,作為女性藝術家,如果要成功,必須把畫儘量畫大,自此她的作品越來越大。Katherine習慣把畫平放在地面,調好顏色,就大剌剌的在上面狂放的着色。她畫得很快,每張大概半小時就畫完(她說準備時間很長),有時會用噴油先畫出輪廓,着色時顏料有時稀釋如水彩,她就隨它們在畫布上染色流動,風格帶點狂放。她的早年作品顏料較厚重。

這些充滿童趣的畫風,根源及藝術影響來自哪裡?「我喜歡像Chris Ofili、Mary Heilmann、Laura Owens這樣的畫家,我的藝術影響也來自八十年代,Swatch的手錶設計、Benetton和ESPRIT。這些正是對設計、建築、顏色和旅遊的喜愛。」

她畫美國生活的日常事物,例如漢堡、籃球、薯條,又如小粉絲的去畫自己喜愛的明星,她愛畫粉紅豹和E.T外星人,她說,當年看史提芬史匹堡的《E.T外星人》時只有7歲,自此對它很著迷。三年前,她的新展覽中甚至有11幅新作,都是畫E.T的。

她說繪畫這E.T.是因為她剛找到兒時購買的貼紙書,上滿貼滿了E.T、百事可樂、士多啤梨、Yoda和星球大戰。
作品是作品的延續

這種心態,是否來自畢卡索說「我花了四年去畫得像Raphael,但我花了一生去畫得像個孩子」?她答:「所有繪畫和作品,都是我的繪畫和作品的延續,它們會進化的。我一直有新的興趣,就會把它們融合在作品之中,或有時我有新的想法,就會試試。」

有人看到Katherine的作品,總會說那像是小孩畫的,我也能畫到,但Katherine可是在美國成名已久,很受追捧的畫家。對於這些酸民酸語,她也回應過,「我聽到覺得很搞笑,畫E.T.有點傻,但不然你畫什麼?繪畫它們,其實有點像自畫像。」她說,常有孩子來到看展覽,說自己喜歡這些畫作,「我很高興他們喜歡,也代表了每個人都能找到聯繫。

十多年前,她開始畫下大量名人,包括那些超模,因為風格特異,頗為惹起討論,也有人問她是不是憎恨這些名人?「不,我不恨他們,我對他們很着迷。」

她的作品,追求一種歡樂而懷舊的心態,不求深度,卻多少顯示出美國流行文化Icon的再演繹,畫壇追求個性畫家的趨勢。她只繪畫,也不談什麼藝術理論。有記者問過她畫那麼多日常用品,這些東西在她眼裡,是一件件消費品,還是純粹一些影像?近年她說,自己已不畫具像畫了,她筆下的都是圖案。

有人把它演繹成畫作帶環保意識,她也不反對,「這些東西也許是潛意識的,我想着的是我們的日常生活,我們每天使用的產品。」

但她不想把它們說得高大上,她說:「最好的畫家只管繪畫,不會自己去把東西學術化的。」

*Katherine Bernhardt作品將於Art Basel Hong Kong中David Zwirner展館中展出

Art Basel Hong Kong
日期:5月27-29日
地點:灣仔會議展覽中心

久違了的藝術月,你不能錯過的:https://bit.ly/3yUj6Q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