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無極原髮妻 創綜合藝術先河

2019-05-03

「媽媽是個主見很強的人,在推動抽象藝術方面不遺餘力。她不但影響了爸爸的創作,也影響了她的第二任丈夫馬賽。媽媽有一次和我說:『我造就了一個畫家,也造就了一個雕刻家,可是現在我自己還什麼都不是。』這番話成為了我的動力,驅使我把媽媽的作品要介紹給更多觀眾認識。」謝景蘭與趙無極兒子趙嘉陵先生說。

TEXT BY PATRICK CHIU         PHOTOGRAPHY BY 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

Image description 1948 年,謝景蘭與趙無極一同前往法國,定居巴黎蒙帕那斯附近的綠磨坊街,作為有獨立品格和才華的新女性,她不甘心只做為丈夫紅袖添香的隨從。(網上圖片)

謝景蘭( Lalan,1921-1995 )的第一任丈夫是蜚聲國際的藝術家趙無極,第二任丈夫是法國天才音樂家、雕塑家范甸南 ( Marcel van Thienen)。謝景蘭出生於貴州一個書香世家,小名蘭蘭,母親系出貴陽名門。外祖父姓樂,不僅家境富裕,更是當地著名的讀書人。蘭蘭出生後不到一歲,便由父母抱著離開了貴陽。一家人先是居住漢口, 7 歲時遷往上海。14歲時,謝景蘭憑藉天然妙喉考上了離家不遠的杭州藝專,主修聲樂。同時考上杭州藝專的還有來自江蘇南通的銀行家的兒子趙無極,他主修繪畫,與蘭蘭同齡。

Image description 謝景蘭( 1921-1995 ),坐在趙無極 1952 年的作品《月光下的船隊》前。

1941 年二十歲的謝景蘭與趙無極在香港結婚,七年後一同前往法國,定居巴黎蒙帕那斯附近的綠磨坊街,與賈克梅蒂( Giacometti )為鄰。與常玉、 Georges Mathieu 、 Pierre Soulages 、 Sam Francis 等藝術家成為好友,亦結識對他們藝術發展有重要影響的名詩人亨利.米修( Henri Michaux )。謝景蘭就讀於巴黎國立音樂學校,與大師米沃( Darius Milhaud )及米西安 ( Olivier Messiaen )學習作曲。

Image description 《伸延的肢體》 1963 至 1967 年作,油彩畫布, 113.5 x 146 x 2 公分。

與趙無極移居法國後,謝景蘭作為一位有個性獨立和才華洋溢的新女性,不甘心只做夫唱婦隨、紅袖添香的隨從。所以,當她明白如天籟般美妙的歌喉不能帶來成就,便轉學舞蹈,後來又學作曲。 1952 年,在一次聚會上,謝景蘭初識了法國音樂家范甸南( Marcel van Thienen,1922-1998,以下簡稱「馬賽」)。素有音樂神童之稱的馬賽,破悉了謝景蘭眼中的憂鬱密碼,並瘋狂地愛上了這位黑髮美人。 1956 年,謝景蘭回國,想讓馬賽冷處理這段令她悲欣交集的愛情,卻聽到了他殉情未遂的消息。謝景蘭為馬賽真情打動,最終轉投馬賽懷抱。

Image description 《日出》(三聯作) 1972 年作,油彩畫布,每屏 40 x 40 公分。

儘管趙無極做出了最大努力來挽救婚姻,但謝景蘭去意已決。她要破婚姻而重生。 1958 年,高大英俊的馬賽終於迎娶了讓他魂牽夢繞多年的謝景蘭。巴黎才子癡情地愛著這位東方新娘,更可貴的是,他還十分尊重她的個體獨立,鼓勵她充分發掘自己的藝術潛能。這讓 37 歲的謝景蘭感到久違的自由。婚後,馬賽便把小提琴鎖起來改行做雕塑。而謝景蘭更名拉蘭( Lalan ),開始創作抽象畫。承襲不定形藝術風潮中的抽象精神。蘭蘭以女性獨有的敏銳,揉合其在音樂和舞蹈領域中的深刻領悟,繪出意境悠遠的抽象作品。

Image description 《無題》, 1970 至 1975 年作,油彩畫布, 60 x 81 公分。

蘇富比剛在 4 月香港春季拍賣中刷新謝景蘭的拍賣紀錄*,並即將於即日起至 18 日在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行「謝景蘭:舞躍抽象」展售會,為法國五月之聯辦節目,精選這名傑出華人女性藝術家三段創作時期的油畫及紙本作品,重現箇中永恆的前衞精神。蘇富比亞洲區行政總裁程壽康表示:「蘇富比很高興蘭蘭是我們藝術空間在 2019 年春天展出的第一位亞洲藝術家。在那一個中國女性還是相對保守的年代,蘭蘭勇於用前衛和抽象的方式表達其情感和內心世界。我們希望藉本次展覽,與藝術同好分享這位傑出女畫家的藝術成就以及她的情感世界,深入了解她多才多藝、能歌善舞的藝術人生。」

Image description 《無題》, 1982 年作,油彩畫布, 160 x 80 公分。

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策劃總監黃傑瑜表示:「近幾年,我們看到國際博物館界對女性藝術家持續關注,發掘不少二十世紀被忽略的女性藝術家。對華人藝術界而言,女性藝術家一直不多,謝景蘭可說是其中最受注目,卻又因為是趙無極的前妻的身份關係,而最易被忽略的一位。蘇富比在四月份春拍中剛刷新了蘭蘭的拍賣紀錄*,足證市場對她的重視。而這次『舞躍抽象』將以展覽形式,以全景式方法,展現謝景蘭的創作歷程,看到她獨立及前衞的藝術風格,絕對是一次難能可貴的經驗。」

Image description 《無題》 1993 年作,複合媒材紙本, 64 x 49 公分。

說到繪畫,謝景蘭實屬後發先至,卻統攝了視覺藝術中的書法和繪畫、以及表演藝術中的音樂和舞蹈,其跨度之大、元素之多,在當時堪稱前衛。 1957 年蘭蘭與趙無極離婚,遷居巴黎北郊聖瑞鎮( St. Ouen ),開始繪畫,一個獨立持行的女性藝術家悄然而立。 1960 年,她於巴黎 Creuze 畫廊舉行首次油畫個展。 1970 年起,她開始在個展上播放自己創作的電子音樂,在畫作前跳著現代舞,開啟音樂、舞蹈、繪畫合一的「綜合藝術」之先河。由早期的畫法線條、到中期的山水風景,再到後期顛峰時期的純抽象作品,在巴黎男性藝術家主導的世界中,蘭蘭創作出一道又一道獨特的風景。

Image description 謝景蘭的作品統攝了視覺藝術中的書法和繪畫、以及表演藝術中的音樂和舞蹈,其跨度之大、元素之多,在當時堪稱前衛。

第一階段:書法動勢 懾人心魂 ( 1957-1969 )
對蘭蘭來說,藝術是個人情懷的書寫和實踐。這時期的她喜愛用白、黑、藍、紅和棕色,且從不吝使用單一高純度的亮色或暗沈的重色。加上在中國水墨影響下,她亦常用上黑色的寬體線條,賦予畫面澎湃質感。她以女性獨有的敏銳,融合其深厚的音樂和舞蹈底蘊,以手運心,外化內在情感。

第二階段:遊心於物之初 言有盡而意無窮 ( 1970-1983 )
蘭蘭的抽象創作至 70 年代遇上瓶頸,遂置畫筆於一旁,回溯母體文化,潛心鑽研老莊的道家哲學,並且從中國傳統山水畫的美學觀之中,尋找創作靈感,心態亦漸變平和。相較前期創作中情緒迸發的直率表現,蘭蘭在 70-80 年代初期的創作無論在用色、線條或結構上,均可見明顯的柔化。

第三階段:心手合一 回歸抽象 ( 1984-1995 )
自 1984 年開始,蘭蘭重新把創作焦點放回純抽象藝術。晚期創作的構圖比以往更熟練圓滿,鮮亮跳躍的顏色潑灑於畫面,層次更豐富而且更具立體感。畫面靈動而富音樂性的線條,猶像藝術家心中的電音律動,可見藝術家多年以來在音樂和舞蹈範疇的深刻領悟,均轉化騰躍於畫布之上。

*註:在 2019 年 3 月 31 日香港蘇富比「現代藝術晚拍」當中,謝景蘭《遮掩的月》以 6,775,000 港元成交,刷新藝術家拍賣紀錄。

「謝景蘭:舞躍抽象」展售會
日期: 5 月 3 日至 18日
地點:香港蘇富比藝術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