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社會設計的 design collective】荒謬日常化 日常荒謬化 Brainrental 大腦出租探討科技的問題與答案

2021-04-20

為社會設計的 design collective:兩人三人如一人,亦如無人
近年經常探討的一個議題是到底設計師的崗位及責任是什麼?今期《優雅生活》延續這個討論,找來三個由二人或三人組成的設計單位,包括三位八十後本地藝術單位Brainrental,以藝術訴說他們諷刺社會的 hidden agenda;由夫妻檔組成的 Studio Adjective,設計堅守人與空間和物品的平衡,以設計與生活結合,繼而產生出不同的關係;最後就是 CoDESIGN 及 CoLAB,由設計師余志光及林偉雄創立,是 design firm 也是平台,讓自己、讓有意想為社會出一分力的設計師和社企合作。一人二人三人的設計團隊也好,目的大於設計師,他們存在於無形;有責任的設計師重要,亦如invisible。到頭來,正如 Brainrental 說道,人數不是議題,而是意念的分享。亦如 CoLab 所言,大家朝同一個方向進發,商業x文化x社會共融,到頭來為的是社會,設計師就是推動改變的無形之手。


Image description Brainrental 團隊的三位成員:(左起)Roger、Kevin 及 Chu。

荒謬日常化 日常荒謬化 Brainrental 大腦出租探討科技的問題與答案
Brainrental 大腦出租是一隊由三位八十後藝術家組成的創作組合,由當年就讀理工大學時相識,工作了一段日子後更覺需要自己舒適的創作平台,於是三位喜愛漫畫之人就於 2012 年成立了「Brainrental 大腦出租」(BRT)。組合如其名,意思就是三位創作人的大腦可以互借、甚至是其他喜歡 BRT 的人。由插畫開始,到大大小小的玩具及雕塑、pop-up store,到最近於 K11 Art Mall 舉行的(也是團隊歷年最大的)個展「Digital Fitness」健身體驗店,BRT 的創作始終離不開「科技」二字:雖然每人的生活都離不開科技,但卻也製造了不少荒謬的事。BRT三位創作人 Chu、Kevin 及 Roger 都形容自己為機不離手的人,在支配與被支配之間,BRT 又為大家帶來了什麼創作?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RAINRENTAL

Image description 於 K11 chi 藝術館舉行的《K11 Art Mall ACTIVE/IDLE》活動——Digital Fitness 藝術互動體驗館。

觀察/被觀察
Brainrental 最近可說是十分活躍,除了參與了「設計光譜 Design Spectrum」於灣仔舉辦的「PLAY LIVES好玩日日」展覽,拆解「玩」背後的文化意義,更有團隊成立以來最大型的個展:正於 K11 Art Mall 舉辦的《K11 Art Mall ACTIVE/IDLE》活動——Digital Fitness 藝術互動體驗店及 InConvenience Dept. 期間限定店,探討科技與生活的新常態。誠如 BRT 成員之一 Chu 說道,三人對科技的進化及演變尤其敏感,而一向的創作均以「科技」出發,是因為「團隊三人都是八十後,特別之處是大家都是『跨世代』,橫跨了由科技並未普及去到現在連十幾歲小朋友都要有部智能電話的世代,由寫信到 email 再到社交媒體,我們強烈地感受到科技近年在世界的急速進化及演變。」因此,機不離手,或者科技不離手,除了是工作上的需要,其餘時間我們就是浸沉了在社交媒體的世界:拍照不為留念而是求 like、手指不斷重覆地掃電話窺探別人的生活、comment 的意義比一切重要⋯⋯Digital Fitness 體驗店就將 chi K11 藝術空間化身為一個「健身房」,由健身教練 Jimmy 帶領大家練手指、眼球——不是普遍健身房會練或見到的設施,而是專為訓練掃電話要用上的肌肉組織。進說像Jimmy 一樣連手指公有三頭肌不會是將來大家化追求的「美感」?

Image description 以荒誕去表達日常,想像未來的「運動」文化。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這個互動裝置就正好說明了 to see/be seen 的日常轉換。

由 Digital Fitness 體驗館的玻璃窗望出去就是連接港鐵站的人來人往隧道,而 BRT 當初有意將這個藝術空間變成「健身房」就是源於其中一個日常的觀察:大家經過灣仔一條行天橋有否留意旁邊正是一家健身中心?Digital Fitness 體驗館都有這個特色,就是遊走在 to see/be seen 之間,Chu 亦坦言這是他們的意圖之一,「參觀者由走入體驗館開始,先是以觀察者的身分欣賞兩邊牆的畫作,但由 locker room 開始,再進入就成為被觀察者了,除了被玻璃窗外的人或者場內人士觀察,原來去到最後一個體驗時就會發覺每個裝置都裝有錄影鏡頭, 大家在每一個裝置前的反應及一舉一動都被『看』着。在這個『cage』裏就可看到每個鏡頭下的畫面;想說的是,在觀察與被觀察之間,去到最後是想讓大家都意識到自己被看着的這個事實——體驗看似荒謬,但其實在日常生活中每分每刻都在發生。」科技為大家帶來方便,但隨之而來的就是科技的「副產品」,「每件事都有好與壞,我們只是希望在體驗館裏可以製造到這個氛圍讓大家去認知這件事。」

荒謬與日常
即使 BRT 的創作多元化,但像這次 Digital Fitness 體驗館包含如此多互動性的裝置也可說是第一次,「我們在創作時沒有局限自己的表達方式,而來到這個項目,我們認為互動性是關鐽,會讓這個體驗有價值得多。」就例如窗旁的「跑步機」,要讓軌道運作,不是像平時一樣叫大家在上面跑 ,而是在鏡頭前眨眼,眨得愈快就「跑」得愈快,軌道上面的「news feed」就碌得愈快「當很荒誕地練眼球的速度時,有趣的同時都希望大家去想一想,是否真的『練』到?還是愈看愈眼花?」說到社交媒體就一定會談及「like」,除了「呃 like」,其實給讚的人又是否真的覺得「好」?Roger 又提到另一個體驗「The Power of Like」,「大家要出盡氣力拉一個像健身房的划船機,拇指才會豎起,就像 Facebook 那個 like 的圖案一樣。我們是想帶出即使是讚別人的 post,都要花力氣、花心機才能真正欣賞對方;平時的一個 like,可能連你自己都不知道是否真心覺得好。」

Image description Jimmy 是這次體驗館的吉祥物,以健身教練的身分帶大家遊走體驗館。

看似荒謬,但 BRT 都提到社交媒體的角色改變了生活,「為什麼人的習慣可以變得如此快?由以前搭車人人手上一份報紙,到現在大家都低頭看電話。」對他們的工作其實亦有所影響,「以往別人找我們合作可能會用 email,但現在用 Instagram 的直接對話功能可能還要有效率。」BRT 就是在日常之中,透過觀察,尋求最好的模式去呈現。「可能大家在社交媒同見到展品會覺得很好玩,但來到現場才感受到它的荒誕;我們之間都有反覆討論,但更想的是希望大眾會有更多體驗。」將現實現象,以有趣方式呈現,大概就是 BRT 一向所做的。

知其不可為,大家卻仍甘心情願使用科技,是因為學 BRT 而言,「我們都不可能脫離科技。大家要在社會上生存,就要順道而行,」但就 Roger 提到,有一句說話可以概括 BRT 的中心思想,「要有意識地去利用科技,而非讓科技壟斷生活。」Digital Fitness 可說是 BRT 上一個個展的延續,2014 年時,三人在深水埗舉辦了一個名為《尋常行為——Ordinary Behavior》的展覽 ,部分展品亦於現正舉行的《PLAY LIVES好玩日日》展覽見到,包括幾個小型雕塑:在電話上玩遊樂場、在電話上去廁所等,諷刺大家去到什麼地方都不會留意,反而只是低頭看電話。「既然我們脫離不了科技,不如就尋找一個如何去應對的解決辦法。正如 K11 Art Mall 的主題 digital wellness,科技必然是避免不了的,倒不如想一想如何才可擁有健康的數碼生活。」意識是很重要的,大家要選擇要支配科技、還是被科技支配,大家選擇由自己主宰生活、還是被告知要做什麼?要懂得作出這個選擇,首先亦是最重要的,是有意識。

Digital Fitness 體驗館的每個互動都很有趣,但有趣的背後,BRT 未必是想大家都「開心」地離開體驗館,「應說是我們都控制不了大家的反應,可能有人會覺得好玩、嘻嘻哈哈地走;相反有人可能覺得很多反思,很 dark;之前我們的作品被人形容為很『冷』,因為所呈現的是一些觀察,而非個人情感。我們不會定義自己的創作為開心或憤怒,好玩的地方是風趣、幽默、荒誕,而非特意讓人感到開心;我們反而有興趣去觀察每位參觀者的反應。」說不定 BRT 的這個 peoplewatching 會成為他們下一個創作靈感呢。

Image description 除了玻璃上的貼紙,每一筆每一劃都是由 BRT 及小幫手們親手繪畫。

Image description

堅持手製,等價交換
BRT 形容自己為說故事的人,說故事模式不限;但若要尋找他們的identity,他們又會怎樣定義?Kevin 就提到,除了 Digital Fitness 體驗館的插畫,每個項目都是由三位親手繪畫(尤其是 Chu 及 Kevin 主要負責插畫部分),就 Kevin 而言,「這是一個可以觸摸的世界,人與人之間就是要有接觸,所以才要有實體展覽而非網上;大家提到的 digital fatigue 亦就是說明了雖然科技會令生活方便,但太依賴的話亦會產生一大堆問題。」流行的說法是手作品有它們的溫度,Roger 就說其實這份手繪的堅持可說是三位的 hidden agenda,「即使體驗館進場時兩幅牆我們花了半個月時間才完成繪畫,還未計上起稿的時間,但我們認為是值得的:我的幻想是,團隊花了多少時間去創作,觀眾就會花相應的時間去欣賞。這是一個等價交換的概念。」雖然我們不能夠站在 K11 藝術館整整半個月,但他們的心血,相信大家都有目共睹,因為手繪的製成品就會有「瑕疵」,「我們不會說是畫錯,首先因為沒有對與錯,誰又知道原本的草稿是怎樣的?我們永遠都有方法『執生』;其次就是即場繪畫的好處就是,可能當下我認為這樣畫才會比較好。」

Image description 2017 年,BRT 為 Hermès 於香港國際機場創作櫥窗,化成航班資訊牌和行李安全檢查站的大型紙雕。Project: Hermès Artist Window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圖片由 Brainrental 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Project: Hermès Artist Window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圖片由 Brainrental 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Project: Hermès Artist Window (Hong Kong International Airport),圖片由 Brainrental 提供。

花了額外的時間,大家是會感受到的,就好像團隊於 2017 年為 Hermès 於香港國際機場所創作的櫥窗一樣,他們大可以電腦草稿後直接將裝置印出來,但他們就選擇了人手製作,「另一個原因其實是我們一直對自己、對定義的疑問:到底插畫跳出平面的框架,在立體上出現,它又是否繼續是『插畫』呢?」既然 Chu、Kevin 跟 Roger 三位都熱愛漫畫,到底插畫可以帶他們走得多遠?日常又可以怎樣將插畫延伸到不同的創作?BRT 就是會為細節而執着的人,因此愛馬仕那個裝置可說是非常成功,因為在機場一個如此急速的環境下,仍然可以吸引遊客駐足,在急急腳的步伐下剎掣,欣賞三位的作品,欣賞當中由他們親手繪畫的線條及細節。配合愛馬仕當年的年度主題《物之本意 Object Sense》,BRT 將品牌的櫥窗化成巨型紙雕,製成航班資訊牌和行李安全檢查站,亦即兩個在機場內大家會花最多時間的地方。

Image description BRT 於「PLAY LIVES好玩日日」聯展中亦有展出 2015 年的作品《The Roamers》及一些紙雕,探討科技與日常。(圖片由 Design Specturm 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雖然 Chu 笑言 BRT 還未算十分成功,加上三位在 Instagram 都很「摺」,所以得到的注意可能還未算很「爆」;但回想當初三位成立 BRT 是為了讓自己脫離沈悶的工作而尋找讓自己舒適的創作空間,至少他們都做到了——BRT 至少可以養活他們之餘,他們又可以在別人賞識的情況下親口親手說出他們想表達的故事。對於科技,可能BRT 或大家都未有答案,但可以 #IRL 找到三位願意將自己大腦出租的#BroForLife,這個日常也不錯。

Image description Project: NIKE HK Headquarter, Feature Walls,圖片由 Brainrental 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Project: NIKE HK Headquarter, Feature Walls,圖片由 Brainrental 提供。

Image description Project: NIKE Program 270/REACT - Clash Lab,圖片由 Brainrental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