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之交 藝術開花】黃詩慧:無人之境

2022-05-25

Image description

香港的國際航班仍未回復正常,今年的Art Cental,因為種種原因,香港藝術家的比重將會大量增加,其中,有首次舉辦個展的黃詩慧。她早年受工筆國畫訓練,近年以混合素材繪畫,東西混合的風格,在香港這擁擠的小島,畫出一幅幅無人之境。

TEXT & PHOTOGRAPHY BY何兆彬

Image description Black sheep 黑山羊_70x100cm 2022

愛壁畫
像很多年輕藝術家,1990年出生的黃詩慧花了不少時間尋覓個人風格。她畫過工筆畫,但今天的畫風帶點國畫、日本畫味道,又糅合壁畫、國畫、西畫等技巧。朋友叫她Four的她喜愛壁畫,尤其喜歡敦煌壁畫,受其影響,總愛以不同技巧洗刷畫面,令其帶有歲月殘留的味道。約一年前畫廊Contemporay by Angela Li,把她羅致旗下,本來一直在教畫的她,決定專心一致,嘗試做全職畫家。

畢業於中大藝術系,她不像很多師兄師姐創作純概念當代藝術作品,兒時畫漫畫的她,念中大時喜歡的是國畫,「當時我喜歡國畫、篆刻、書法,受到水墨的影響較多。其實我當時習的是工筆人物畫,喜歡畫人,當年畫工筆的人也不多,連我只有三人。」

畢業後她一邊全職教畫,一邊創作,但不久就把工筆畫完全放下,換了風格,「後來我發現這媒界不適合自己,之前我喜歡它,只是因為我在逃避現實,畫工筆不用思考,你就一直在畫線條,後來我發現這樣其實頗為壓抑。」天天教畫,年輕的心一直想闖蕩,她不想過重複的生活,有天她受不了,辭掉工作,不想教畫,「我覺得人生要點衝擊,我喜歡莫高窟壁畫。」她把工作辭掉,先去了雲南學畫唐卡,一去三個月。

Image description The missing operator 消失的管理員_120 x 200cm 2021

畫唐卡很壓抑
「教畫是很老實的工作,期間我有畫畫,但總像乏缺什麼,爭點什麼,需要一點改變。」
她去雲南時遇上旅遊淡季,天氣很冷,遊人很少。為了省錢,住在一房十二個床位的旅館,每月租金只要700人民幣。那三個月,她像上班一樣,每天朝九晚六都在畫唐卡。

人生要知道自己要什麼,往往先要知道自己不要什麼,她形容畫唐卡想冥想是個很好的經驗,但每天重複地繪畫,卻又感覺到更加壓抑,「它有很標準的樣式,很規律,不能改。但畫唐卡你也很壓抑,例如你不能改掉畫裡手的位置,不能更改其顏色,否則就是對它不尊重。」

回港後再一陣子,她再去了保加利亞旅遊,過程中看到很多共產年代留下來的建築,覺得十分吸引。她從來喜歡舊建築和被人遺忘的空間,回港後嘗試尋找香港那些破落、建築遺址,同時全職攻讀中大藝術碩士,這段日子,她開展了全新的繪畫題材及風格,一邊到處探索香港的建築遺址、被遺忘的角落,在現場寫生或拍照,把它們先紀錄下來,另一邊回去整理,用自己實驗得來的𣂛技法,畫出一幅幅奇風異景。

因為對敦煌壁畫着迷,她在創作上也會參考壁畫技法:她愛先在畫布上以福粉打底,再使用敦煌土做出質感。此時畫布可吸收水性顏料,她再混合使用國畫礦物顏料、廣告彩、水墨等,開始作畫。從前受國畫訓練的她,又愛用罩染技法,以墨色層層染出層次。為了造出殘破感,她總在畫上大量拭抹及磨擦,造出層次。完成的畫作表面啞色,質感有點像紙本。色調上,灰中帶紅、青藍在上面跳躍,帶點古風,又頗現代,頗為獨特。

安放自己的地方
從前天天畫工筆人物畫的她,畫中是一個個半想像的荒廢風景,畫中偶有動物,卻再沒有人。她說自己從來都喜歡沒人的地方,像旺角人頭擁擁,就不愛去。

「這批作品是想畫一個好靜的地方,尋找一遍寧靜沒人的地方,以安放自己。這些城市的角落,能否成為現在變化這麼快的地方的一種抵抗?」

這種風格在她攻讀碩士時漸漸成形。畢業時她剛遇上疫情爆發,卻在畢業展時賣出第一幅作品,「我好震驚,從來不覺得會有人買我的畫。但賣到一張不等於賣到第二張,那次可能是僥倖。」及後她被邀請到不同的聯展,再一次又一次賣出作品。不到一年前,Angela邀她簽約成為全職藝術家,替她辦個展。本來打算在畫廊舉辦的個展,後來改成在Art Central展出 ,但因遇上第五波疫情爆發,展期一推再推,她再創作了好些作品。

展覽主題叫《消失的管理員》,它來自她的其中一幅畫作,此作是她所有新作中尺幅最大的。詩常畫荒廢景物,主題上關乎人的記憶,風格上有點國畫/日本古畫味道,同時又有點超現實,「我從小就常做夢,又常記錯事情,記憶很混洧,有點像Déjà vu。」漸漸她發現,這些一直困擾她的問題,就是她最關心的主題。

第七屆Art Central
日期:5月26-29日
地點:灣仔會議展覽中心
(* 黃詩慧「消失的管理員」將於個人項目 #B14展出)

久違了的藝術月,你不能錯過的:https://bit.ly/3yUj6Q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