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乜代宗師》爭論03 相隔17年黃子華自編自導自演表現如何? │ 何兆彬

何兆彬 | 2020-01-15

(*寫好了才讀到原來電影因取不到大陸批文,英皇決定撤資,但劉心悠已訓練了數月,劇組等已經埋班。子華見形勢如此,才決定賣樓拍戲。相關新聞大家可找來一讀。)

很少賀歲片辦首映、試片,《乜代宗師》今夜同開兩院,相信片主是信心十足的。

相隔二十多年再做導演,我一邊看完Trailer不敢期望,但也同時心裡想會不會子華密密練功,會有驚喜。可惜沒有,它仍然是一齣黃子華水平的電影,頭十五分鐘比《棟篤特工》好,但整體仍不理想。

我討厭《棟篤特工》,它有片主蕭定一(China 3D)一貫的投機取巧,迎合年輕觀眾/網民的調子。中間好一大段劇情混亂,演出胡鬧,劇情交代含糊不清,笑料硬滑稽得令人尷尬。《乜代宗師》由黃子華/鍾繼昌編劇,沒有了扮年輕,中段開始的Gag卻是老套得令人尷尬,節奏明顯地比前作慢。在角色塑造、敍事技巧等基本功上,它仍保持黃子華水準(乏味的水準),雖然電影是他一生的夢。

Image description

這幾天不斷有人說《棟篤特工》是維穩,貶低傘運及抗爭者,寫的不少是我朋友,但我絕不同意。看看子華的告別棟篤笑《金盤哴口》談甚麼:香港的黃金年代、香港有甚麼寶貴不可取替(法治)、替弱勢(妓女/陳冠希)說話,這個騷像既是他告別,也悼念往昔香港一樣。我一直的理解,黃子華就是一個哲學家/藝術家/左翼份子,他從來關心的是基層、同志、在天台貧窮沒冷氣要吃社區飯的婆婆。左派最重公平,最期待社會(基進地)進步,你硬是用自己的解讀去說他在貶損抗爭者,有欠理據之餘,也並不公平。

《乜代宗師》的意識、訊息老套但明確,絕不可能是籃絲綠絲會寫的:子華演的馬家雷拳傳人,身懷八百年前傳下來的絕技,那知道一打之下,被一女子狠狠地教訓。電影有點令人想起洪金寶《敗家仔》(最佳詠春拳電影),馬師傅之所以不知道拳術不可使,是因為徒弟一直跟他打假,一直讓他。老式功夫全都夾好格擋,遇上西洋拳完全無法可施。電影主題是真假,假的東西可令你喪命。戲內一次又一次提起「上善若水」,甚至引用李小龍的名言“When you put water into a cup, it becomes a cup",卻故意抽起Be Water二字不提,寫馬家拳八百年歷史流傳下來,只有頭幾十年是真的,越傳越失傳,後人只靠死背祖先套路,就是在說中國文化在當初是真功夫,但流傳下來不隨時代進步,固步自封,最後變成只有空架子的假功夫,一碰上真功夫,馬上破功。要進步必須百川匯聚,追上時代。這樣反民族主義、反口號、反形式主義的訊息,送檢合拍片不過,是理所當然的。

《乜代宗師》感覺不怎年輕,但帶父母過年去看,可博一粲。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女主角劉心悠

//
一連幾篇寫到杯葛藝人/電影,再補幾句。

數年前有朋友見我們大讚《樹大招風》,當初也說有興趣入場,但想了想,最後說太討厭政協陳小春而作罷。消費是個人自由,不由他人評論,但若這是一個思潮、一種運動,就必須考慮更多。

我常跟推廣素食的朋友提到兩點:一,別一味用負面訊息推廣(eg 告訴肉食者你們是殺人犯),二,別把入門門檻提得太高。如果把素食門檻提到Vegan(不吃蛋、奶、蜜糖),那只會越來越少人吃素。你享受道德高地,很是過癮,但你知道嗎?從前佛教有個支派認為吃植物也太殘忍,他們只吃成熟到自然墮下的水果,結果這宗教自己淘汰了自己,這是真真正正的畫地為牢;基督宗教有支派喜歡自殘,製造聖傷,把人釘上十字架巡遊,今天這些教徒又餘下幾人?

要支持港片,又要純黃色的搞 #黃色影視圈,根本不必,也不可能。娛樂圈本來就黃藍共處,數年前許鞍華的《明月幾時有》在香港上映前,突然傳出電影在上海電影節的首映取消。訪問時我直問導演,她嘻嘻笑的答:「係自己人就不要問啦!」傳說因為電影由葉德嫻主演,戲在傘運後兩年(2017)上映,惹起了麻煩。她怕的是回答一個問題戲就上不了,其實作為記者我也怕,怕一個問題就毀了別人幾年心血。

如果用法西斯式的方法檢視,《明月幾時有》有許鞍華、葉德嫻,但同樣有(都很可能是藍絲的)王苑之主演,馬上變成不可看。

因為影視作品都是團體之作,不說話不是怕死,而是要保護作品、保護團隊。中共治下,要管起來都用連坐法,誅連跟你合作拍檔、你的家人。

去年,一名出名黃的導演有作品快要上映,導演的一名好友,在上映前幾星期私下問我,要不要訪問一下。我思考了一陣,whatsapp了導演,但提出作為記者我必須提問兩個問題:一關於港導演北上(詳情不公開了),二關於金馬獎(中國電影全面退出)。

隔了半天,導演打了一通電話給我,大家直直白白的談了半個小時。導演老實的告訴我,不能受訪,而且不是不能接受我訪問,而是全部香港訪問都要推卻,因為時間太敏感了。我有點驚訝,但理解、明白、同情。對於處境艱難的香港影視圈,對於很不容易的香港創作人,對於那些少數有良心的香港明星,別用放大鏡去檢視他們的言行。放大鏡下,你自己也沒有那麼乾淨美麗的。

我自己就沒有。如果我家有警察(eg 謝安琪),我是公眾人物,我也說不出 #黑警死全家。

記不記得耶穌是怎死的?

Image descrip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