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梁家權:逃不出魔掌的愛琴海小紅蝦

2019-06-11

的確曾經下過判語,世上最好吃的蝦,非西班牙紅蝦莫屬。這兩年到歐洲和北非採訪庶民飲食至今已超過100日,8吋長3根指頭般粗壯的西班牙紅蝦,至少有20隻已經落肚,其他蝦種也嘗過很多,自覺對蝦味的認識有點基礎,判語不是妄下,不必收回,但上月與歐洲的拍檔去完希臘聖托里尼島(Santorini),倒要補充一個註腳。

事緣島上一家餐廳女侍應知道我們為採訪而來,熱情地送上一小碟炸蝦仔。未至於感激,但路途上遇到賞心樂事都應該感恩。《聖經》說:「不要叫人小看你年輕」,若這些蝦仔也能說萬人的方言,牠也可能顧盼自豪向我覆述這句箴言。

實不相瞞,夾起第一隻蝦仔送啤酒時根本不當一回事,直至咀嚼兩下,霎時間驚為天人!立即追問蝦仔的來頭。女侍應說蝦仔是當日早上家族中人出海撈回來的,她在我的採訪筆記本寫上蝦種名字「Gabare」,但後來在網上卻找不到這個字的相關資料,甚至在谷歌網上翻譯器也一籌莫展。

Image description 已成年的愛琴海小紅蝦只有這麼大,如幾十隻活剝做刺身,頗花工夫。

彈彈跳跳

相逢自是有緣,她安排我們翌日跟漁船出海。這個海,就是名字源自希臘神話、譯得相當有意思的愛琴海(Aegean Sea)。啟航大半個鐘後來到島外寧靜海域,只見水深約100米的鬱藍海上有一碇浮標,是漁民早些時放下沉籠之處,各人忙碌地把籠拉上來。漁民真正的收穫在未拉上來的拖網,而我的焦點卻只在籠內有零星的蝦毛。16個籠,只捕獲4至5公斤Gabare蝦仔,上水之時隻隻彈彈跳跳。

在希臘明媚的陽光底下,鮮紅欲滴的紅蝦仔就在掌裏,最要命腹中還窩着一包綠色蝦籽……講真吖,此情此境,男人怎可能坐船不亂……歹念驟起,生吞活剝將嬌嫩的蝦肉送進口裏。

曾經在北海道噴火灣盡情享用過紥紥跳的牡丹蝦,鮮味無與倫比,只是硬要人比人蝦比蝦,牡丹蝦肉雖爽兼彈牙,但這等愛琴海小紅蝦,蝦味之鮮甜,我猜噴火灣內無蝦能及!若果用哲學的思維推敲,以小見大,愛琴海是地中海的一小部分,小紅蝦仔尚且有如斯資質,飲地中海海水長大的意大利紅蝦和西班牙紅蝦,難怪有得天獨厚的絕世滋味。

想起那天在聖托里尼小島的燈塔憑崖眺望,天地悠悠,愛琴海的蝦還未盡數征服,別說地中海了,更別說天下的五大洋!

都說吾生有涯,卻奈何食海無涯!

Image description 愛琴海海產並非獨步天下,一方水土一方滋味,所以食遊天下才是享受。

Image description 所謂鮮炸,就是如此這般,漁民不會炸得太透,以免失去鮮冶滋味。